我的狗生(八)抑郁了

开朗的人会抑郁吗?会!抑郁的人会笑吗?会!我怎么知道的?妈妈看的书上写的。狗狗会抑郁吗?会!抑郁好了还会抑郁吗?会!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抑郁过!

有一年夏天,妈妈带上爸爸和姐姐要去参加同学聚会,一大早就把我送到宠物店,我以为像平时一样,晚上他们会接我回家。

到了晚上,我眼巴巴瞅着门头,盼着他们来接我,我想家了。我望眼欲穿,也没等来他们,等来的是店主“当啷”的锁门声,我才意识到他们不来接我了。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在外过夜,我很害怕,屋子里漆黑一片,我被关在笼子里,虽然还有几只狗狗,但我不喜欢他们,也许他们习惯了这里,一个个乎乎大睡,丝毫没有一些害怕。

我使劲叫着,咬着笼子,我想离开这里,可一切都是徒劳,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时间长了,那些狗狗不乐意了,嫌我影响了它们睡觉,都冲着我叫。

没办法,我赶紧闭嘴,但咬笼子的行动一直没有停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把笼子咬开一个洞,我成功出笼,我跳到沙发上睡了一晚。

第二天,我心情烦躁,宠物店开门后,老板娘看我在沙发上,训了我一顿,把我又放进笼子,我趁她不注意,又开始咬,一天换了三个笼子,晚上老板娘走时,把我放在一个大笼子里,她冲我说:“我看时你往哪跑?”

老板娘低估了我的倔强和耐力,那晚我把大笼子又咬破了,我也付出了代价,把一颗重叠的牙咬掉了,嘴也疼得厉害。

我又在沙发上睡了一晚,早晨老板娘来了气得哇哇乱叫,说再也不留我过夜了!那天店里不太忙,店员一直抱着我,一放下,我就开始叫,他们拿我也没办法,嘴里一个劲儿嘀咕“快让主人接走吧!”

下午,听到店员接了个电话,好像妈妈打来的,那时我正在店员怀里,只听他说:“你今天一定要节奏,不管多晚回来我都等你,你知道它有多麻烦吗……”反正说我一堆坏话,一刻也不想接我。

听说妈妈要来接我,我心跳加快,终于能回家了。可看到妈妈的那一刻,我觉得好委屈,我老想哭。。回家的路上,我紧跟着妈妈,生怕又把我丢下,回了家,妈妈给我洗了脚。我一下放松了,但我发现自己不对劲了。

我直接趴在平时最不愿意去的窝里,无精打采,回了家,我应该高兴,可是我啥也不相干,只想静静躺着,姐姐给我拿出好吃的,要在平时,我一定会和姐姐抢,可那时我看都不想看,姐姐逗我玩,我也不理她。

我蔫蔫的样子姐姐心疼了,对妈妈说,是不我在宠物店又阴影了,妈妈说我抑郁了,反正我感觉自己像病了,身体没有不舒服,反正心里怪怪的。

这个样子持续了大概一星期,一家人竭尽所能哄我开心,我的样子他们很担心,好在我在爱的包围下又恢复了活蹦乱跳,我的抑郁也好了。

第二次抑郁时间短一些,那是妈妈心血来潮,让美容师给我剃光了浑身的毛,当时的我要多丑有多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都嫌弃。

丑不说,还天天被他们嘲笑,他们一见我便说“好丑啊!”气得我不想理他们,我又抑郁了。那是爸爸最早发现的,后来他告诉妈妈和姐姐,以后要说“佳佳好漂亮,不能说丑!”

每天沉浸在言不由衷的赞美中,加上我的毛很快又长长了,那个帅帅的佳佳又回来了,我的抑郁也好了,之后再也没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