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忘把酒祝东风,清平乐且共从容。


最近在看一部古装剧《清平乐》,先被正午阳光精致的服化道所吸引,后被北宋独有的风土人情和文人风骨所迷倒。

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提起宋这个朝代,脑海里便自动出现的是“陈桥兵变”“澶渊之盟”以及字字血泪的“靖康耻”,而这部剧从另一个维度让我对宋朝仁宗时期的历史有了新的兴趣和感悟。

电视剧以北宋皇帝宋仁宗赵祯的一生为线索,既讲述了他身为帝王之于天下苍生的仁爱与治国理政的承担、克制与权衡,也将史书上平面化的故事以及风起云涌的朝堂真实展现出来。同时,也将众多我们从书本里、诗词中学习到的历史人物生动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欧阳修、范仲淹、司马光、苏轼、王安石等声名显赫的文人大家,通过电视剧让我们见证了他们的人生轨迹,抱负与作为,向观众展现出一幅雅致、繁盛又壮丽的宋朝画卷。

整个剧的基调其实是略带忧伤的,剧中每一个人物可以说都是带有悲剧色彩的,上至帝王将相,下至白丁百姓,无一不被时代裹挟着,被他人牵绊着,但又都那么努力的抗争着,不甘于折服于命运。

看似天下共主的皇帝,宋仁宗赵祯仁爱开明,一生清明统治的背后,是无数个人欲望的牺牲;把持朝政的太后刘娥,看似权倾朝野人人敬畏,费心竭力“辅佐幼主”,朝臣虽然认可她的政绩,但也时刻提防着她成为当代武则天;而作为治世能臣的范仲淹政绩卓著,文学成就突出,看似十分受皇帝喜爱和推崇,但也改变不了一生三度贬谪的史实。

都说人类的悲喜是能够共通的,这话没错,我想很多人在追剧的时候一定会在某个瞬间,隔着屏幕似乎都能看到自己那些不如意。每每看到剧中人身不由己的时候,我都深有同感,我相信每一个曾被现实毒打过的人都会明白,人生啊,的确就是会有那许许多多的无可奈何。

但真正触动我的,却是剧里大人物们在这些无可奈何背后高雅的“抗争”。晏殊已经预料自己将被贬谪后,手握签筒,独自漫步雨中,吟唱一阕《浣溪沙·小楼重帘有燕过》“小阁重帘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通透又豁达;范仲淹贬谪桐庐,日见青山,作《潇洒桐庐郡十绝》“使君无一事,心共白云空”,洒脱又高远;欧阳修起起落落,被贬滁州写下了名篇《醉翁亭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何等狂放不羁;还有韩琦“酒阑何物醒魂梦?万柄莲香一枕山”、苏舜钦“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蔡襄“天际乌云含雨重,楼前红日照山明”......

文人雅士寄情于山水天地,言志于诗词歌赋,“庭院深深深几许”“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些我们曾背得滚瓜烂熟的名句,皆出自于这个风华绝伦的时代。小时候的我们曾为课本里的“背诵全文”困扰不已,长大之后,我们才发现,那些诗词中的古风情韵,潇洒智慧,是如此令人神往。

也许无论是居庙堂之高的上位者,还是处江湖之远的俗世人,面对生活中的千磨万击,面对坎坷难平人生路,大都从未想过直接放弃吧,有人选择与命运抗争,也有人选择隐忍下来,努力追求平衡。而这自我与生活的搏击抗争,就是我们活着的本意吧。只是诗人们善于将这一团泥泞,信手拈来化作繁花,也让我们这些平凡人多了几许勇气和诗意,得以能够巧妙化解生活中的那些“不顺遂”,而不向生活轻易妥协。

我想,我们和孩子,都需要这样高雅的“抗争”,来安放自己的心,抚去疲劳,让人平静柔软,让人积蓄更饱满的力量,在那暮色到来的一刻,仰望星空,能够静下来与自己对话,也能安然享受一切热闹、狂欢与追逐,而时光也会为此驻足。

第十二个5.12,永远24岁的老五,我们一起念首诗吧:“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