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和我一样,也正在练习如何读书写作

无戒老师说看书就看自己爱看的书,她喜欢安妮宝贝的书,现改为庆山。如果不是无戒老师提起安妮宝贝,我想我不会知道她,更不会去关注她写过哪些书,这样看来不论是当代的文人还是当代的文学作品我都知之甚少。

我没有看过她的书,百度了一下:一九九八年开始在网络上发表《告别薇安》《七年》《七月安生》。其中《七月与安生》制作了电影,而我却亦未能看过。我就像是遗落在某个年代的人物,对一些新生的事物总是不能融入。

其实我有时也会试着去贴近当下,可我总是在接触过后,有所抵触。一如我听歌一样。我喜欢听的歌也是些年代久远的歌。如刘若英的‘原来你也在这里’,许茹芸的‘独角戏’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等等,我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也没有特别厌恶的东西。只是喜欢的东西觉着舒服,不喜欢不去理就好。

我活这么久,就没有什么事情让我执着过,我也想执着一次,对于写作的执着。既然是要执着那就从自己喜欢的文人和作品开始热爱吧!以前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会看一些书,还能记起都是看的什么书。

中师一年级的时候,我爱看的是琼瑶小说,整天沉浸在琼瑶阿姨编织的凄美爱情故事里。除了能记得一些书里的故事,其他的也未能记住。早知今日,写作能成为我的人生目标,我想多少也会用心记住文中富含诗意的人名。

二年级的时候,我更偏爱于杂志,看得最多的要数《读者》。《读者》现在还在出刊,可见这款杂志是能经得起时光变迁,岁月轮回的。杂志里的一些现实的故事,总能让人感受到世间的人情冷暖。看的时候感情丰富,泪眼婆娑,现世里却又想不起一件来。可见当初看书只能算得上是一种娱乐罢了。

三年级我已经在看世界名著。为什么看,是可能为了顺应时下看书的潮流吧!人人都在看名著,那我就也非看不可了,可见我也是众生里人云亦云的凡人。回望历史,能让自己记住的只有书名了。就连记住书名也并不是因为真心的喜欢,只是想证明自己曾经有看过这些名著。

毕业以后,更难得看书了,最好也只是闲来无事,翻几页杂志解解闷。直到去年我又开始能看一些文字了。我想不起我是如何邂逅张爱玲的。我想是因为她的名气吧,很多人都说张爱玲是文学上的奇才,却又说她的许多不是。我读书我一向都不关心作者是谁,但我却对张爱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因此我看了好几部她的作品,有些作品我还看了两遍,比如‘红玫瑰与白玫瑰’‘倾城之恋’‘金锁记’。我想是有些喜欢她的作品了。她的作品让我看到了人性的本质,人性的本质是那样的矛盾。

金锁记里的曹七巧,你无法去评论她的是与非,你说她恶吗?可她又不是那样的恶,娘家哥哥来看望她,她早已准备已久的物品送给哥哥嫂嫂。你说她不恶吗?她又是那样的恶,她的两个孩子都毁在了她的手里。她打着为他们好的旗帜,把身边的人一个个推向深渊,可她却浑然不知。

她制造着身边人的悲剧,而她本身也是一部悲剧,这似乎又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可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由源头的,没有人生下来就注定要承受生命之轻的。


我喜欢文章里的这种充满矛盾体的故事。《第一炉香》的女主葛薇龙也是一个矛盾体,她知道自己在那些人眼里只是一个替他们赚钱的工具,可是她却怎样都逃不开,依然照旧的去牺牲自己的色相。


今天我已经看完了肖辰的《醉花阴:张爱玲传》,这本书让我对张爱玲的一生大致上有些了解,这让我更加的喜欢上她。有人说她无情无义甚是狠毒,我不知世人的眼是否花了,耳是否鸣了竟说出这样不合理与的话。我倒认为她是人间少动真情之人。

正如她写给胡兰成的一段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这也是为什么在胡兰成背叛她感情之后,她亦能寄给30万新币给他。

看完后,想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无奈自己才疏学浅,以免轻视了她。最近一直都写不出像样的文字,每天就这样自说自话的写着。心中也亦是烦恼但我又想得开。这样没主题,没架构的写,倒是我愿意做的事情。

许是自己一直随性惯了吧!但又觉不好,看着别人通过一件事,一句话,立马就能成文,心中不免也会懊恼自己的。难道我的思考总是那样的慢?有人说不想着进步的思想本身就很危险,那意味着妥协。但我现在的能力着实是只能敲打一些这样的文字。

老师说的话我当然记得,想写一篇好的文章首先你要确立好主题,然后围绕着主题去写。我知道要确立主题呀,可是我总不能确定主题。主题都不能确定,我写的东西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没有意义,纵然我写出来了,我想也不能称之为文章。读者的眼睛可是睁着的呢。你看今天的日更我还是不知道写什么。唯独写得自得其乐的就是这样的随笔,没有拘束也没有牵强只有随心所欲,不成一文。

每每想到要写有立意的文章,我就像被会施魔法仙女的魔法棒给定住了一样,端坐在电脑前一个字也打不出。我的日更怎么办呀!不是说好了日更吗?说这话的时候也不想想自己有那样的底气吗?

昨晚为了日更硬生生的憋出了一千多字。写这一千多字的过程就和难产一样,憋在肚子里半天下不来。写这样的随笔就不会了,我写得很嗨!因为写得嗨,打字速度都提高了不少呢。

《成为作家》的作者布兰德不就鼓励我这样写作吗?锻炼随时随地写作的能力,而我现在就在锻炼这种能力,先不管自己写的是什么,只要是能写就好。我想我要放好心态,也许我现在对写作的理解还不够深,无法从一件事物中酝酿出我要写的东西。

无戒老师说文章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我想这一定是无戒老师在写作中悟出了此话的道理,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想随着我对写作这件事有了更深的理解时,我也能说一句:文章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

最近一直都在做有关于写作的努力,也不知与我有没有益处,但我觉得这样的练习都是由心而起,即便没有益处但也是遵循了内心。


注:无戒训练营第十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