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深夜11点下班,同行:这么早!

1-一厢情愿的码农

前段时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程序猿朋友,在深夜11点下班后感叹道:

想到以后分分钟转行,我练技术是干啥?

这位朋友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就职于某著名互联网企业。

在我们看来,他技术高超,薪水丰厚,典型的朋友圈成功人士。

然而他最近却连连感叹,说自己是朋友圈里混得最差的。

一开始我也以为他是在装比,直到我看到了IT界一位大神早已下过的那个定论:

对于那些月薪三万以下,自称程序员的码农们,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把他们归为我们程序员的队伍。他们虽然总是以程序员自居,但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罢了。

想想,貌似他的月薪离三万还是有差距的……

所以我在他某条说“天天累得像狗一样”的感叹下评论道:

你错了,其实狗并没有你那么累。

这位朋友的收入在我们朋友圈中绝对属于高等,这是无毋庸置疑的。

但是说到累成狗,哦不,应该是比狗还累这一点上,他也是遥遥领先啊。


2-表面的光鲜

那些底层的码农们,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在一般的朋友圈中光鲜亮丽。

毕竟这一行的薪资水平足以让大多数的普通人仰望。

只要他们一味展示丰厚的收入,而不去揭那午夜梦回的伤痕。

底层的码农,今后该何去何从?

“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干什么。”

“感觉自己的未来看不到希望。”

他们在那个层次上做得再好,也还是处于食物链的底层。

当年纪渐长,青春饭吃得见底了,猛然发现,新来的小王、小陈们并不比他们差多少,而且人家对薪资的要求低多了。

老板不想用年轻力壮的精英,还想用渐渐衰弱的老鸟吗?

你当老板开公司是为了情怀吗?

他们精力早已不复当年,即使做得再好,在岁月这把杀猪刀面前,多年的经验还是那么地苍白无力。

无论需要用到多么牛x的技术,这毕竟同时还是个体力活。

大批大批的码农,到头来难免要自愿或被自愿转行。


3-苍凉的无奈

底层的码农,看起来当然要比工地上搬砖的民工要光鲜亮丽得多,但到底,也还是民工吧。

以前在网上看到过一张民工的工资表,可以看出,搬砖的民工收入并不低,可以秒杀不知多少的普通白领,但那都是人家辛苦付出体力劳动,挣来的血汗钱。

而底层的码农,更是承受着体力与脑力的全面压榨,用生命在战斗,挣来的是血、汗以及吞回来的泪水钱。

一般不理解他们的人,以为他们是在无病呻吟,收入那么高,还整天在那里哭。

你们看不到以后,他们三十多岁时的危机,那是一种多么苍凉的无奈。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问题是码农除了干这个,其他的好像什么都不会。

虽说一般人总还有相对做得来的其他事业可做,虽说不会可以学,但是在经典的码农思维里,除了打代码,其他东西都是不会的,也都是学不会的。

也许是码农这个职业限制了想象力吧。

可惜码农不像医生,不懂得别的事业没关系,只要精于医术,就会越老越值钱。

他们本是凭着微弱的本领,做着微小的工作,吃着青春饭,只是无意间被披上了光鲜的外衣,最后终要退幕,哭晕在无人关注的角落。


在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所发的深夜感叹下面,有他的同行评论道:11点就下班了?这么早!

你的身边有没有

月薪三万以下

自称程序员的码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