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还是闲扯蛋儿

清晨散步时经过路边一棵很有个性的树

(1)

前几天在简书发表连载故事受挫。

审核一部连载故事其中的一篇,竟然花费了几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不厌其烦。

这算什么事儿呢?

第一时间关注我的朋友肯定都错过了!一气之下,把简书里发表过的故事全部都撤了下来,在这里做一个说明哈,以免朋友们会误会简书太不厚道。因为已经有朋友在为我打抱不平了,以为我在简书发了点牢骚,简书就锁定了我所有的故事。(笑)

这是根本就没有的事儿哈!(大笑)

简书里所有能看到的故事,无论是短篇小说故事,还是连载残留下来的部分故事,全部都是我自己撤下来的。留在私密的空间里自己看,这也是简友给我出的主意,应该说是不谋而合,也算是正中下怀吧。与其被简书锁定的七零八落,还不如自己撤下来看着快活。早就有朋友这样劝过我,天下无处无芳草,既使是喜欢讲故事,也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和家里领导商量好了,趁此机会休息两天,画上几张画轻松一下,省得成天纠结演变成郁闷。领导这次也说的非常直白:

“就你写的那点儿破玩意儿,反正我也看不懂啥,都是些糊弄鬼的东西。”

“不如趁着你自己还能动的时候,画上几张自己满意的画,你走了也能够给我留下点儿念想......哈。”

卧槽……妈蛋儿!

这不明明是在诅咒我吗?笑得我自己都差点儿就岔气了。其实我自己心里真的很美,美的是不行不行滴!早就有画画的愿望,希望能够画上几张自己满意的东西,挂在墙上自我欣赏呗。

领导说,没准儿死了以后还能值上两钱儿呢,总比那些胡说八道和胡思乱想要来的实惠多了。

我表示严重赞成!(泪面)

当然结婚几十年了,反对领导动议的时候还从来没有过。如果评选当代妻管严的话,我肯定是当之无愧的金牌得主吖。

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哈!

哈哈哈哈哈哈

我骄傲鸦!

(2)

我这个人办事一向雷厉风行。

既然得到了领导的批准,我这个人也比较自觉,马上跑到外面买回来一张两米见方的雨布,铺到屋子里就开干了。这不干不知道一干还真就吓了一大跳,自己十分珍爱的意大利式画箱,早就被家里的领导掰巴地七零八落了,不该掉的螺丝也掉了,不该掰弯的部件也被掰弯了。我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哪儿来地这么大的力气。光是修理整理这些画具,就占用了我大半天的时间。这跟简书审核故事的行为和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心里的火气一下就涌了上来,对于简书我可能没有一点儿办法,但是对付自己家的领导,我还真的有这么两下子损招儿。(坏笑)

第二天早晨给她热的牛奶,干脆就没有端给她喝......

她一向躺在被窝里吃的煮鸡蛋,也没有送到她的手里边,就放在厨房的桌子上了.....

我心里话了:

哼,我让你嘚瑟吧!

劳资今天就不伺候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领导躺在床上,很快就忍不住了。

“哥,我醒了。”

并且一连说了三遍,我无动于衷,就像没听见一样。说不动就不动,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我怕谁呀?

没想到领导倒先笑了:

“我这是又在哪儿得罪你了……?”

“我的哥~!”

卧槽!

该喝的还是给她喝了吧,该吃的还是让她吃了吧,不然就显得我这个大男人太小气了。家里的领导喊了我三四声哥以后,我还是单方面就妥协了。不过我并不是举手投降,就是单纯的顾全大局,当然完全是为了维护我这个大男人自己的面子。

“男人就不能跟女人一般见识!”

这就是我自己心里的潜台词,反正心里的火气也早就没有了。(嘿嘿)

只剩下偷着乐了......

报复计划也就简单地破产了。

因为我是男人!(很牛掰的样子)

(3)

其实我只画了两天画就后悔了。

太累了!(香菇的赶脚)

从身体的疲劳程度上看,自己真的是不年轻了,只在房间里圈了两天,浑身上下不该疼的地方都疼了起来。再想体会年轻时候写生的愉快,看来是万万不可能了。(特么蓝瘦)

画画的时候还算可以,基本可以保持全神贯注地投入,晚上躺在床上可就不一样了。第二天早晨居然开始懒床了,这是让我说啥没有想到的事情。懒床的事儿那还是在小学时候的事情吧?这已经是十分久远的回忆了。

我的天!

今天到底还画不画画了?这实在让我有些骑虎难下……(表情尴尬)

没想到天赐良机,领导首先发难了。

“你这也太埋汰了。”

“你还是拉倒吧,朕表示收回成命了,赶紧给我收拾好了,要想画就出去画风景吧。”

“我可不伺候你......!”

领导简直就是大发雷霆。

在屋子里,她当着我的面儿,把拖把和扫帚敲得是叮当乱响,我根本就无法集中精力。

哈哈,劳资正好借坡下驴。我马上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假装不情不愿地收起了自己确实脏乱差的行头。

不是我自己不努力,摊上这样的领导,让我这样的宝宝如何努力?(呜呜呜)

我是满腹委屈地,结束了自己临时策化的宏观伟大的绘画工作。

嘚,还是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胡思乱想吧,写文章要比绘画轻松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机会再出去写生吧。

我当然应该不会忘记,自己的专业还是一个画画滴。

至于讲故事和胡说八道,那只是自己在玩票而已。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奇葩,在学校应该专心致志钻研画技的时候,自己却喜欢成天地在操场踢足球。在有充分的时间继续自己专业研究的情况下,我倒又开始喜欢码字和写文章了。仔细认真地总结一下自己的前半辈子,可能也就是这三个字:

不着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个老东西根本就管不住自己,所以一辈子都得服从领导的管束。

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妻管严也是应该滴......哈!

呜呜呜呜呜


2021年四月末与日本高知

胡说八道的老顽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