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羌戎牧地甘肃夏河的藏传佛教拉卜楞寺和桑科草原   李俊仪

夏河县地,商代至汉初为羌戎牧地。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拉卜楞寺建立,周边寺院陆续归附,原受各寺院控制的部落亦成为拉卜楞寺的属民,青海、四川的部分寺院、部落,就连循化厅附近的蒙古亲王辖区的寺院亦依附拉卜楞寺。

感觉自己一定是自带乌云……

现在的夏河县城正在尽情沐浴着大雨。

昨天下火车以后就在客运中心买了今早7点半到夏河的车票,还暗自庆幸着不用跑到遥远的汽车南站去买票了;事先也确实没做过什么攻略,不知道“夏河县”和“夏河县路口”中间差着30多公里的距离……

我和另一个哥们就这样在下高速的地方被扔下了,站在路口一脸凌乱,感觉自己被卖了……

所以,不要图方便去客运中心买票,一定要去南站买到县城的!买到县城的!买到县城的!

重要的话说三遍……毕竟都是泪。

从兰州出发经临夏到夏河,原本以为昨天的“古典风”清真寺只是一个异类,今天却惊觉临夏州沿途散落的清真寺里,这种飞檐样式的仿古建筑并不在少数,若不是顶端伸出的鎏金星月标志,全然看不出来是清真寺——不知这种“杂糅”的情况是否是这里的地方特色?

兰州到临夏的路上山势大抵平缓而低矮,很多山体都被满眼青翠所覆盖,山脚下种着庄稼。而随着远方突然开始出现连绵不绝的山脉,大巴一头扎进去后,两侧的山峦骤然就高大了起来,车辆似乎是在山谷间穿行,谷底的河流湍急而清浅,而山体也渐渐退却了绿色,稀疏的青草掩不住棕黄色的岩石,大块大块地裸露出来。(这岩石露头还真是不错啊。

就在进入崇山峻岭之中后,山间的房屋也几乎是一瞬间便出现了浓郁的藏式风格,中间夹杂着白塔和风马旗,就连隧道名称的标注都变为了藏汉双语;虽然仍有零星的清真寺掺杂其间,却已全然不是主流。似乎是一个呼吸间便跨越了一道无形的藏回分界线,蓝天白云下的高原就是藏族的标志。

虽然和一个哥们一同被不幸撂在路口,不过这倒也直接促成了我们的同行。吃罢午饭便结伴去了拉卜楞寺——我不得不吐槽一下拉卜楞寺的管理,按理说完全没开发的话倒也是好事一桩,然而既然收了40块钱,服务却是如此混乱……-_-进门要走好远才能找到讲解,一个讲解要负责几十人的队伍,委实拥挤;而讲解员的普通话……咳咳,一开始我以为我在听外语。

几乎没有开发的地方,看的就是原生态;然而既然已经收门票安排讲解走了商业化的路子,这种不完善的情况高不成低不就,最是令人头疼。对比一下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成熟的商业化也并非要弃之如敝履,它往往也会带来完善的服务和更省心的旅游体验。

——而不是在寺庙里一脸懵逼地找讲解啊!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去的时候是淡季吧-。-

不知道是因为我之前看的藏传佛教寺庙都太金碧辉煌了么,布达拉宫大昭寺松赞林寺什么的……拉卜楞寺没有想象中的惊艳。寺院建筑的分布相较而言比较零散,向游人开放的地方很少,不知道是因为我穿了短裤还是寺庙里正在举行活动啊=_=好多地方都不让进……唉。

向游人介绍讲解的地方都差不多,散发着浓郁气味的酥油灯,释迦牟尼塑像,宗师塑像,八大金刚,和汉传佛教迥异的弥勒佛造型,etc.不过倒是看到了肉身塔和舍利塔=^=虽然外表看上去还是和那些白塔是一样的造型……

拉卜楞寺的一大独特之处应该在于它还是一个佛学院吧,或许是赶上了下课还是什么?经过一处门前时,刚好有一群僧侣鱼贯而出,里面不止有成年喇嘛,更有许多裹着红袍还在嬉闹的小男孩。有的估计只有六七岁?语言都自带屏蔽功能……

后面和人去桑科草原,简直就是个杯具。

草原的看点无疑是需要蓝天来映衬的,缺失了蓝天的草原就如同画龙却少了最关键的点睛一笔。出发时便赶上了雷雨,辽阔的视野更显得空中大块翻滚着的乌云像要压下来;走出室外就看到树枝状的闪电横亘天空。草原显得灰绿灰绿的。

只是藏餐确实算实惠,一人20块钱,奶茶,酸奶,面包和糌粑,还可以续杯。糌粑的味道挺不错,像是蘸湿了的芝麻糊;酸奶真是太酸爽了。于是最后大家都爱喝奶茶。老板娘不会说普通话,大概只能听懂诸如“奶茶”“骑马”这些关键词,以及一句“听不懂”-。-

希望明天别再下雨了。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我是不是把武汉的雨给带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