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72)

一朵心

文/玄宝

开了将近一夜的车,终于到了一个离穗城不远的小城,找了个当地好一点的酒店,刷卡进去,锁好门,连澡都没洗,脱掉外衣,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有些昏沉地醒来。起来洗过澡,叫了餐,喝了杯速溶咖啡,祭完五脏庙,出走的那三魂七魄逐渐归了位,脑子才慢慢清醒过来。

陆匀之裹着随身带的旧浴巾,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黑眼圈严重,皮肤黄暗,刚吃过快餐还没擦嘴,一嘴的油,形象简直太可怕。在拖箱里找出一块面膜敷上,二十分钟后才觉得好一点。

这一个月来也是疯够了,放得出去的心,也要收得回来。心里的千丝万缕扯清楚了吗?并没有。但并不妨碍她继续生活,带着痛和泪,不管前路是星辰大海还是万丈深渊。

收拾东西退房,退房时前台说本市不远处有个南华寺,古朴庄严,香火很盛,很多人去求福求姻缘,很灵验。

陆匀之低头收好钱包,温和地笑了笑:“是吗?菩萨有没有给你启示?”

前台小妹笑嘻嘻地:“菩萨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叫我一心向善,就有好福气了。阿弥陀佛。”

陆匀之听得这话,猛得抬头,像是似曾相识,一转眼,那个前台小妹又去帮另一位客人,脸上依旧带着嘻嘻笑意。

加满油后,陆匀之在市区开车兜了两圈,被那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扰了心神,思来想去,还是打开导航去了那个很灵验的南华寺。

的确是庄重宏伟的严华宝刹,一进门,心乱如麻的陆匀之竟有全身松懈的感觉,似乎压在她心头的往事和计较,都一一剥落在这里。门口那迎客的弥勒佛笑眼眯眯,看尽天下装着心事和心愿的香客,来者不拒,如此宽宏包容。

请了香,陆匀之随着一众善男信女绕着菩萨宝殿走了一圈,最后在佛主底下往上仰望,周围上香的人闹糟糟,每个人似乎都要佛主菩萨帮扶一把,双手合十碎碎念个不休。大殿上雄伟高大的佛主低垂着眼帘,用大慈大悲的眼神并没有直接与芸芸众生对视,只留双耳,一一听了进去。

殿中案台上供奉着鲜花瓜果和香油,边上站着一个敲木鱼的黄衣僧侣,正闭眼念经,底下是黑压压的一片,披麻戴孝的世人,在做规模宏大的法事。

陆匀之看向佛主的眼神,那些嘈杂的心事似乎在这一刻不敢浮上来,唯恐亵渎,向右走去把手上的香插好,不小心被旁人的香火烫了一下手,她吹了吹,往旁边一个菩萨偏殿走过去。

右手偏殿里供的是观世音菩萨,一身雪白,有两位童子在两侧侍奉,和佛主一样,都是低垂的眼帘,怀以慈悲心,渡红尘男女。

她找了个空垫跪下,合起双手,望着眼前的菩萨,这一刻无所求,外面的夕阳斜射进来,笼罩在她身上,渡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陆匀之内心涌动,最后在菩萨面前默默诵了那篇抄了成千上百遍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曾经这是她心灵的寄托,这寄托帮过她许多回,今日终于有机会来感谢菩萨。

当默诵完一句“...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陆匀之的眼睛滂沱雨下,诚心诚意,不带一丝杂念地拜了三拜,“谢谢菩萨宽宥,信女陆匀之敬上。”

一抬眼,菩萨仍是那个悲悯的姿势看着她,可陆匀之心知,她身体里有一部分已经逐渐死去,另一部分正慢慢生长。

出门时她掏出身上面值最大的一张纸币,塞进了随喜箱,又对着佛主的方向拜了拜才走。
站在南华寺的门口,陆匀之有重新做人的感觉,大片大片的广阔田野,斜阳微风,对面那头的暖日,发出寒冬里的万丈光芒。

陆匀之掏出手机,按下那个熟悉的电话。

家明跟家里人在夜里长谈过一次后,第二天一早就去律所申请了休假,周律师沉吟一会儿后,说:“家明,你年轻,操之不能过急,来日方长。”这句话说得没有主语,但又似乎包含万千。

年轻的许律师点头,不急不躁地交接手头工作。

他回家躺了两天,自己动手收拾家里,那束枯萎的玫瑰已经扔掉,他想了想,还是留了个空瓶子放在那里。瓶子是陆匀之买的,她才是主人。

他躺在床上给许张文竹打电话,从不煲电话粥的他,竟然充着电,开着免提,用手机聊了整整两个小时,期间徐英年也不时插话进来,一家人的氛围很好。

“爸、妈,我想把中山路的那套房子收回来。”

“我跟你爸也是这么考虑的,前两天已经叫人去办了。”许张文竹的声音很平静,似乎是意料中的事。

许家明想了想,又把从前的趣事说了一遍,大家都大笑,从前的好日子似乎一直跟随他们,从未丢失。许英年退休前做领导做惯了,言语间仍有教导的意思,家明这一次听却没那么叛逆,而是怀着巨大的耐性和宽容听他一字一句地说,不时还会点头附和,许英年大概也觉得儿子长大,训导到后面,语气又逐渐平和,以示自己对成人儿子的尊敬。

这一来一回,父子母子之间,缓和下来的,也不是一点两点。

后来,后来一些话题聊重复了,电话也还在继续,家明迷迷糊糊睡着了,十多分钟后醒来,电话已经挂断。

家明起来洗脸后驱车出门,他约了顾沁宁吃下午茶。顾总最近很忙,约吃饭得提前排号预约,晚饭没空,只好将就一顿短短的下午茶。

半路上嘴淡淡,在红绿灯口处等红灯时,家明摇开车窗,点了根烟,缓缓吐出烟圈,拿起手机,手指无意识翻到相册里跟陆匀之的合照,看了又看,有些挪开眼。若不是后面的车鸣笛,他大概忘了自己还在路中央。

陆匀之的电话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他一手挂挡,松开刹车,往旁边的车道靠过去停住,定定神,看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即使把她的号码删掉了,那一串数字却是刻在他脑子里的。他不敢接,手机铃声却固执地响个不停。

终于按下接听键,他没开口,怕惊醒一个梦。

“家明,你来接我吧。”

远远的,是陆匀之的声音,空空的,好像伴随着一点风声,在这个冬日下午,从遥远的地方,响起在喧闹的城市街道,传到他耳朵里。

陆匀之见到许家明的第一句话便是:“家明,我等你很久了。”

许家明不言语,下车帮她把那个小皮夹抬上后尾箱,在夜色中往穗城开去。

陆匀之在副驾驶位上醒醒睡睡,模糊间,家明似乎往她手上套了个闪亮亮的东西,她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又闭眼睡着了,手却无意识地护着,生怕不见。

家明一路开车,沉稳有力。

回到家,不等行李放下,便一把抱起陆匀之,往房间走去,往日的斯文体贴一概不见了,向陆匀之扑过去的,像是一只猛兽,撕扯着她的衣服,不给她开腔的机会,见她哼疼也没轻点,要她,只是不停地要。

这一次,他没有戴套,存心的。

陆匀之最后躺在家明的怀里,家明始终不发一言,只是握住陆匀之戴着戒指的手,吻了一遍又一遍。

从今天起,他们都没有了惶恐,因为都已经吃死了对方。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71)
下一章


昨晚开始看王石的《大道当然》,居然是胡舒立写的序,看了两遍,真是好文采,各种信手拈来,又充满了信息。
王石在写到登山的感受里,有一段这样的话,我觉得很有感染力:

“登山经验很特别,不仅混杂着虚荣心、自我不满足、好奇心、冒险精神、个人英雄主义,还有面对恐惧不断挣扎所体会到的东西,一种令人刺激、恐惧和抑制恐惧之间的冲突,使你处于一种极度的专注、兴奋和充满创造力的超验感受。一旦品尝到这种感受,就很难抵制重返雪山的诱惑。”

这本书才看了前几章,我是学管理的,其中的管理案例,对我来说十分有诱惑,看得很清楚透彻,觉得很有意思,边看边做笔记,发出感慨,啊原来还可以这么操作。
后续文章不知道会不会更有趣,很期待继续看下去。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坐在许家明家里,陆匀之有一丝紧张。 紧张或尴尬的时候要微笑,于是她一直保持着微笑,像是在跟自己的客户开会...
    玄宝阅读 63评论 4 10
  • 经前悬谈 ◎一九六九年宣化上人讲述于美国加州三藩市佛教讲堂 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
    宣化上人开示全集阅读 1,562评论 1 6
  • 亲子日记(65)周日不上班,孩子不上学就没有紧张状态。上午清洗衣服,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孩子跟老人赶集,我在家收...
    gal2017阅读 20评论 0 0
  • 很简单的题.有多种解法. 注意最后的 p is qis称为同一性运算符,用来比较判断两个对象是否相同,在这里只有p...
    xiaoyaook阅读 7评论 0 0
  • 昨晚小伙伴在群里做经验分享,感觉他们一个二个都是些大牛。从他们的分享中,我学到了很多。 雨盈姐是第一个分享的人。他...
    小鱼记事录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