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桐城派之四--修辞之法:澄清无滓

96
河滨散人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4.5 2019.03.23 07:40* 字数 893
                            前言
煊赫有清文坛两百余年的桐城派,被新文化运动几位骁将挑落马下一百年后,近年又有死灰复燃之势。我,作为一个桐城人,作为一个古文爱好者,作为一个自诩为桐城派门下走狗者,浸润乡贤之作久矣。现将读书偶得,略为钩玄提要,简述概言之,以飨同好,并求教于大方之家。
    我说桐城派之四
              --修辞之法:澄清无滓

郭绍虞先生曾谓:“桐城文素以雅洁著称,惟雅故能通于古,惟洁故能适于今,这是桐城文所以能为清代古文中坚的理由。”

何谓“雅洁”?雅即高雅不俗,纯正不杂,与俚俗相对,指语言风格的古朴典雅;洁即简约清爽,精炼纯净,与繁冗相对,指作品结构和字词句的简明扼要。雅与洁相依相从,不洁则不雅,雅则必洁。

方苞在其所编选之《古文约选》序例中说:“古文气体,所贵澄清无滓。澄清之极,自然而发其精光,则《左传》《史记》之瑰丽浓郁是也。”澄清无滓即雅洁也,滓为何物?方苞谓之小说语、注疏语、尺牍语、时文语、佻巧语也。为使古文语言纯洁而排斥诸多语体,未免矫枉过正,亦为后人所诟病。

我们当前写作不必如此苛责 ,当以开放包容、雅俗共赏的心胸,吸纳古语、俗语、外来语、网络语,使作品生动活泼、形象传神。但也不可过于媚俗求俚,使文章语言驳杂不纯、不伦不类,让人不堪卒读。

又说到方苞经典名篇《左忠毅公逸事》,赏其选材至精至严,用词简约传神,全文不足五百字,人物刻画淋漓尽致,是雅洁之典范。前篇已述,此处不赘。其他名篇鉴于读者了解不多,不做举例说明,有兴趣者自求之。

自桐城派始祖方苞提出“雅洁”文学观后,其后续众多作家代代相承,一以贯之,要求语言雅正简洁,深得《左传》《史记》之精髓,并在创作中以身作则,使其文章言简意赅,简洁凝练,赏心悦目。其作品文从字顺,合乎语法规范,别具汉语韵味,许多经典篇章如《狱中杂记》、《左忠毅公逸事》、《登泰山记》等,进入中学语文教材,成为数代人学习、鉴赏的典范。

当前语境下的写作,流弊甚多,单从语言而言,俚语网言,其雅不存;丰乳肥臀,其洁何在?(注:此四字已犯不雅之忌)不一定要古色古香,但必须言洁意丰。只要你发布出来的文字,既要求全于己心,又得求洁于人眼。故散人有不情之请:多读古典,多读名著,严于律文,其心无愧。

红袖添香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