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圣戒 - 草稿

一、魔戒降临

“杨泽晨!”突然传了的一句话将一位站在一家琳琅满目的地摊旁边的相貌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一身英姿飒爽之气,更有几分出尘气质,长这一双深蓝色的大眼睛的青少年惊醒,那位青少年疑惑并有些生气道:“吴詰,干什么呀?!”被那位青少年称为吴詰的人悲哀的说道:“星辰饭店今天居然没有开张。”杨泽晨用着奇怪的眼神仔细打量了一下吴詰巨大的体型,说:“你都这么胖了,还整天想着吃?”吴詰尴尬一笑:“好不容易来一次星辰岛,自然要去星辰饭店了,不然多对不起人生了啊!还有你在干什么呀?”杨泽晨说道:“没什么,买个东西。”随后不再与吴詰说话,转向店铺老板指这一个上面刻有奇怪符文的木戒指说道,“请问这个多少钱?”店老板头也不抬一下,好像已经猜到杨泽晨要买什么似得说:“一万。”吴詰吃惊叫道:“一万!您没说出吧!?”杨泽晨则么都没说直接把一万元放到木戒的旁边,店老板这才抬起头,惊奇之色从眼底深处瞬间即逝,看了杨泽晨一眼说:“不用掏钱了,就当我送给你。”杨泽晨说道:“谢谢,不用。”便拿走了木戒,走向旅馆。

“杨泽晨,你没病吧?花一万元买这么个破木戒!”吴詰边走边疑惑的问道,“还有他都说了送给你啦,你还非得掏钱!”杨泽晨则好像并没有听到吴詰说的似得,只是盯着木戒上的符文。吴詰却也好像没有发现杨泽晨只是一心注意这木戒,仍旧喋喋不休的说着。

到了旅馆,杨泽晨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木戒,放下时还深深看一眼木戒上的符文,才躺倒床上。杨泽晨刚躺倒床上,门就突然的响了,传来嗤嗤的声音,随后没过多久就进来了一个一身黑袍的人。杨泽晨刚看到黑袍人进来,就觉得胸口被狠狠的锤了一下。便后立马拿起木戒向离黑袍人远的地方跑去,可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杨泽晨想都不想直接大喊救命,却又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丁点声音。而那位穿着黑袍看着杨泽晨的动作,嗤嗤的笑了几声便不再看杨泽晨了,转头看向杨泽晨身边的木戒,嘴里念了一串杨泽晨完全听不懂的咒怨便慢慢走向木戒,看似慢慢的走向木戒,却实际上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走到木戒的旁边了。可正当黑袍人碰到木戒的时候,木戒的符文突然发起光来,木戒本身也好像脱了皮似得从原来的绿色变成黑色,与此同时黑袍人则因为木戒的奇异变化而直接倒飞了出去,杨泽晨则是因为木戒而可以动弹。可木戒却持续变得越来越亮直到空间似乎都要被撕碎时瞬间进入了杨泽晨的体内,黑袍人也跟随着木戒的消失而同时消失,杨泽晨也因为木戒的原因而昏了过去。

第二天,杨泽晨醒来后发现房间居然除了木戒消失以外没有一丁点变化,正当杨泽晨以为昨天的一切都是梦时,木戒又一次出现在杨泽晨的右手食指上,木戒也变得有些黑绿,散发着一阵阵令人难受的气势。杨泽晨这才完全确定下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正当杨泽晨走出门时遇到了吴詰,吴詰一眼就看到杨泽晨手上的发生变化的木戒,便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把木戒都带在手上了,还有那个木戒怎么变颜色了?”原本吴詰就没想杨泽晨会回答,可杨泽晨却一反常态的回答了:“我也不知道木戒到底怎么了。”听到杨泽晨的回答吴詰也不再问了,因为吴詰也不笨,从杨泽晨的话中也可以听出杨泽晨确实并不知道。吴詰便和杨泽晨去星辰岛的一座较为著名的星焱山玩去了。

刚到星焱山杨泽晨和吴詰便注意到一个人,不注意都不行啊,实在是那个人太奇怪了。身穿一身蓝衣,腰带旁挂着一把木剑,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实在是太英俊了,他看上去有些瘦削,但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鼻梁高挺,嘴唇纤薄适度,整个人都给人一种异常挺拔的感觉。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风吹过,隐约能够看到,他这一头湖蓝色的长发居然足足长至腰际。杨泽晨和吴詰殊不知早在他们注意起哪位人时他已经就注意起杨泽晨与吴詰了,他的注意力更是集中在杨泽晨手上的木戒与吴詰本人身上。杨泽晨和吴詰见到此人后没多久,那个人就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可正当杨泽晨与吴詰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时,此人却又凭空在杨泽晨与吴詰面前出现。可这次出现却令杨泽晨如昨晚一般胸口好像被狠狠的砸了一下,可吴詰却丝毫没事,杨泽晨却也顾不得疑惑马上大声对吴詰叫道:“快跑!”便拿住吴詰的手向后去,可那人却一瞬间又出现在他们面前,杨泽晨见状便马上护着木戒,挺身而出站在吴詰的前面对那人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那人却连看都不看杨泽晨一眼直接对我家说道:“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弟子?”吴詰听到那人问的后愣了愣,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愿……”那人打断道:“你并不用立刻回答,明天你再给出答复。”说罢便瞬间消失了。

下山后杨泽晨终于忍不住问道:“吴詰,你为什么不愿意成为他的弟子?”吴詰回答道:“第一,我并不认识他。最重要的是他无视了你,我很生气。”听%了吴詰的回答杨泽晨一瞬间心里暖洋洋的。因为刚刚那件事杨泽晨与吴詰连玩的心思都没有了,便直接回了旅馆。刚回旅馆杨泽晨就被一个人叫住,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因为叫住杨泽晨的人就是哪位卖给杨泽晨木戒的店老板。杨泽晨很快就平静下来问道:“这个木戒到底是什么东西,昨晚那个黑袍人和今天的哪位蓝衣男子究竟是谁,还有为什么我看到他们胸口如同被狠狠砸了一下而吴詰却丝毫没事,哪位蓝衣男子为什么让吴詰成为他弟子,最重要的是你究竟是谁。那味店老板听到杨泽晨所问的问题笑了笑说道:“刚见面就问怎么多的问题,我现在就暂时回答你所问的三个问题吧。哪位黑袍人就是这片大陆上的三大组织的邪灵组织,而你口中的蓝衣人与我则是邪灵组织的对立一方圣灵组织,哪位蓝衣男子其实是“极致天冰”冰凝天,而我则是“灵雷之主”麒晟輝。而你手上的木戒其实是这片大陆上的十大圣戒中的魔戒。”

二、吴詰拜师

杨泽晨听到麒晟輝的回答后沉思了一道:“那为何冰凝天要让吴詰成为他的弟子。”麒晟輝说道:“这个问题你以后自然会知道,我也说了我只回答你三个问题。”杨泽晨听了后心想:“他肯定也不知道,不然怎么可能不回答。有可能他只知道刚刚回答的三个问题。”麒晟辉好像知道杨泽晨心中所想便笑道:“你又如何知道我究竟知道多少问题呢?”杨泽晨听后有些恐吓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麒晟辉有些骄傲的说道:“我身为‘灵雷之主’,雷又有穿透灵魂的能力自然可以看出你心中所想。”杨泽晨又说道:“你尽如此厉害,那我问你吴詰到底到底要不要拜冰凝天为师。”麒晟辉笑笑道:“想套我话,好,我就告诉你的朋友吴詰到底要不要拜冰凝天为师,其实不管是冰凝天还是吴詰而言这件事对他们而言都是这件是都是一个极为大的人生转折点,而且都是往好的方向转折。所以我建议吴詰拜冰凝天为师。”杨泽晨听后说道:“谢谢。”便向吴詰的方向跑去。

“吴詰!”杨泽晨大声叫道:“我有件事情要给你说。”吴詰低声说:“杨泽晨什么事啊。”杨泽晨又道:“关于你拜师的事情。”说罢拜直接走进门,很明显一开始吴詰听到杨泽晨说话时便打开了买。杨泽晨刚进门吴詰便直接说道:“我不会拜师的。”杨泽晨也不多废话单刀直入道:“你拜师就当是为了我。”“为了你?”吴詰疑惑的问。杨泽晨指着魔戒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不就是十大圣戒中的魔戒吗吗?”吴詰很平常的说道。杨泽晨又说:“那你应该知道知道它会引来一大堆人过来抢夺。”吴詰沉思了一会道:“好我去拜师但是你给我一起去。”杨泽晨爽快道:“好。”

随后吴詰和杨泽晨便来到麒晟辉面前,吴詰刚见麒晟辉就问道:“倘若我拜冰凝天为师,那杨泽晨在哪?”麒晟辉笑道:“当然是拜我为师啊!”杨泽晨与吴詰极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道:“拜你为师!”“这不明摆着的事吗?”麒晟辉理所当然的快速回答道,“怎么,难道你不拜我为师?”吴詰心中暗笑,连忙接到:“拜呀,怎么能不拜啊!你说是不杨泽晨。”杨泽晨狠狠的盯了杨吴詰一眼,转脸对麒晟辉苦笑一声,道:“好,我拜你为师。”说罢便跪下对麒晟辉行拜师大礼。“好,如今你就是我的首席弟子。”麒晟辉一反平常的笑意严肃的说道,“我现在便赠送你于三样物品。”说罢手中不知从何出现三样东西,转眼间又平稳的出现在杨泽晨手中。那三样东西分别是十大圣戒的介绍于用法和以前的持有人,第二样是摘星之术的招谱,的三样则是一个铁球。杨泽晨看后正要询问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和谢谢麒晟辉赠送此三样物品时,却被麒晟辉摇手而打断并说道:“这三样物品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不要一味的问我。这样反对你以后的成长没有帮助,会令你对任何事物的得之不易而没有感觉,也会使你对我产生依赖感。”杨泽晨听后便知道了麒晟辉为什么一开始只答那几个问题,原来是让我自己去寻找答案。

晚上杨泽晨便开始修炼摘星之术,摘星之术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神通,乃是一位强大了一个世界的传说人物所创。据说这那人物已将摘星之术修炼到了以天为体、以星为气,以月为心,以阳为魂。和他交手就像与漫天星空对抗。而麒晟辉让杨泽晨第一个修炼摘星之术则是因为摘星之术一开始是炼体、炼气、炼心、炼魂的,如果不将此三者炼好又怎能承受的了漫天星空的力量了?而杨泽晨正好是从零基础开始,正好先炼此三者。而麒晟辉让杨泽晨炼摘星之术的第二重含义就是让杨泽晨的基础比别人好,以后可以比较轻松的承受魔戒的力量,不被魔戒吞噬。必将摘星之术是一个大神通自然比其他功法好上不止数倍。

第二天,杨泽晨便一身灰尘,因为杨泽晨求功急切反被摘星之术吞噬,引得星辰之力从天而降连炸了杨泽晨三次,幸好杨泽晨福大命大星辰力都被魔戒吞噬。可身上的灰尘又不能便吞噬,就成这样了。随后杨泽晨来到麒晟辉身边却发现吴詰早以来到,随后杨泽晨和吴詰四目相对,不由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吴詰昨晚因为不知哪来传来的爆炸声连三次被吵醒,结果成了大熊猫。

很快就到了和冰凝天约好的时间,在前往去星焱山时杨泽晨发现自己的速度快了很多,因为实在是摘星之术太强大了,杨泽晨虽求功急切但毕竟还是带来了一些好处。当然也有一大半是因为杨泽晨实在是基础太弱了,自然一开始就提升的快,后面就没怎么快了。到了星焱岛,就一眼看到了冰凝天,很明显冰凝天早已到来,冰凝天看到吴詰后就道:“想好了吗?要不要帮我为师?”吴詰快速说道:“想好了,我不拜你为师。”说罢便提向剑向冰凝天砍去。冰凝天却没有躲过被吴詰一剑封喉,可冰凝天却并没有死亡而是凭空蒸发掉了。随后又一个冰凝天从森林旁出现道:“吴詰,做到不错。”吴詰随后说道:“师父。”在这一瞬间杨泽晨便在心里经过数次起伏,第一次是原本听到一开始吴詰所说的前半句心里终于放松了,可当听到后半句心里一下子子惊呆了后来一次比一次惊呆最后又被他们两人的对话又一次惊呆了和喜悦。最后吴詰向杨泽晨解释原来昨晚杨泽晨让吴詰拜师后,吴詰就趁半夜一个人找冰凝天拜师去了,后冰凝天赐吴詰一本招式书,经过一晚的练习,吴詰便可以凭气息就知刚刚那人并不是真正的冰凝天因而对他大打出手。

三、三年后

三年后。

星辰岛,圣灵组织内。

两道身影正在匀速奔跑着,进入园区内,认准方向,左边一名青少年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步速突然提升起来,加速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在他身边的青少年也赶忙跟上。

“我说,你倒是等等我啊!”右边的那位男子说道。左边的男子瞬间停了下来,右边男子刚在想左边男子什么时候这么好了,突然就撞在一位中年男子身上。左边男子看罢立马转头就极速奔跑,可中年男子转眼间就提着右边的男子来到他身边。左边男子立马变成一副哭丧的脸的样子说道:“师父你没事老抓我们干什么呀?”那位中年男子闻言反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见的我就跑,我有这么吓人吗?”右边男子再次说道:“师父,您何止吓人啊,您那个可以叫做惊天地泣鬼神啊!别说吓人,都可以吓鬼,吓神了!”

这两名青少年正是杨泽晨和吴詰,三年过去了,他们的外貌都出现了不小的变化。不只身材变高了,也都长开了一些。杨泽晨的眼睛依旧是那么大,长高后的他变得越发英俊了。令吴詰经常会十分嫉妒。而那位中年男子则是麒晟辉,因为冰凝天有事便把吴詰托付给了麒晟辉。

最后杨泽晨说道:“师父,您抓到我们了,说罢今天又有什么魔鬼训练。”最后几个字杨泽晨实在是咬着牙拼命说出来的,说完后杨泽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能说出来。麒晟辉笑道:“今天并没有训练。”杨泽晨和吴詰的神色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感到开心,反而痛苦欲绝感到了一丝恐怖之气向他们袭来。最后杨泽晨又一次咬着牙说道:“不会又是去野外猎杀我们根本杀不死的野兽,还是背着几百斤的东西在星辰岛买根本找不到的东西还是……”麒晟辉忠厚的笑道:“都不是,其实也不过就是你们并没有参加进入圣灵组织的考试,而我想今天亲自对你们测试测试。”杨泽晨与吴詰异口同声道:“考试,而且还是你进行!不用了吧,我们马上就去进行大众的考试。”麒晟辉又一次忠厚的笑道:“可以呀,不过也就是游上个几十万公里,跑过去进行十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考试罢。”杨泽晨与吴詰再次异口同声道:“不要这么麻烦了,现在就进行考试吧!”麒晟辉道:“凝还多说什么,去吧。”随后杨泽晨与吴詰便一阵头晕,随后晕倒在地。

醒来后杨泽晨便发现吴詰不再身边了,眼前看到诡异的雾气挡住了视线,随后杨泽晨便借用星辰之气施展他三年内仅学的武功——逆麒剑决的第一式逆之而斩,向四面八方斩去,甚至连那诡异的雾气也被剑气一扫而空。只听扑通扑通的声响不绝于耳,杨泽晨四处看去,只见一具具干尸纷纷从空中跌落下来,尸体之多几乎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干尸之中还掺杂着一些骷髅,这些骷髅身上毫无一些血肉,但这些骷髅都穿着同一种蓝色的门派衣裳。

同时传来嘘嘘美妙的歌声,引诱着杨泽晨不断往前走。但是很快杨泽晨便利用星辰之力来抵抗这些美妙的歌声。

“怎么会有怎么多尸体,而且这些尸体都不想普通人,甚至没有一个比我弱,这到底是什么考验……”

杨泽晨仔细打量着些干尸,他们很明显是被吸走了自身精气。可这些干尸都不是刚刚被吸收血肉之气的,但他们的尸体却未腐蚀,而且尸体实在太多了。杨泽晨想了一会便不再想了,实在是越想越头大,索性不想了。便向前方走起,也只有前方才能找到答案。

杨泽晨越走越心惊,前方雾气慢慢升起,尸体也虽雾气慢慢升起。而且尸体也是越来越多,杨泽晨不得不使用星辰之力来用逆之而斩再次破雾气。“哎,叫你了……”突然响起的一句话将杨泽晨顿时毛孔索然 后退了一步。可声音只传来一声就停了,不禁令杨泽晨想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但杨泽晨还是随声看去,看到一副极为真是的画,画的是一人手拿一柄极为不凡的剑,向天挥去。那人相貌一般,却有贵为皇族的霸气,令人越看越心惊胆战,甚至有一种想跪下去膜拜的感觉,但是从此人身上感觉到一种不服天,不服地,不认神、佛、魔,他就是神,他就是佛,他就是魔的傲气与霸气!更是挥剑向天砍去。在他身上更是感觉到一种常年在战场上养成的一种杀伐之气,令人仅此是看着他就会心惊胆战,感觉是面对着死神,好像是动一下就会身首分离。

杨泽晨敢发誓,若不是因为这幅画受损,杨泽晨绝对是轻则演戏,重则身亡。“小子别看了,快救我出去!”杨泽晨倒吸一口冷气,这才相信自己刚刚没有幻听,连忙随声看去。只见一个腰间挂着剑鞘的蓝衣白眉老子,此人应该是一个门派的顶尖级的人物——胸口上绣有代表身份的九章纹。被困到玄冰中无法动弹。

随后杨泽晨仔细观察此人,发现那人并非是动弹不得,因为随着杨泽晨的身体的移动,冰中的那老者的眼珠竟然也在移动!很快杨泽晨平定了惊讶,淡淡说道:“我为何要救你出来?”哪位老者很明显有些着急,道:“倘若你救我出来,我保你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杨泽晨有些心动的问道:“我又如何相信你所言真假。”老者不屑道:“我身为冰天宗三大护法之一,何须骗你区区小辈!”杨泽晨恍然大悟,道:“奥,原来冰天宗三大护法之一还会被冻在冰封里,由我区区小辈来救。”老者脸涨得通红,却强忍没有发怒,说道:“只要你救我我保证你荣华富贵一生!”杨泽晨也不屑道:“若我救你,谁敢保证我不会像那些尸体一样被吸收一身精气。”老者大吼道:“那些尸体并不是我干的!”杨泽晨听后用星辰之气集中在眼中,确实那些尸体是因为那副画慢慢穿出雾气而被吸收了精气的。这才严肃又尊敬的说道:“好,那我如何救你。”老者骄傲道:“很简单,你只需用元气将你身边的剑里的我的气激活斩向那副画就可。”心里却道:好久没有吃肉了,不知这才的肉的味道如何。杨泽晨尴尬的说道:“我不会元气。”确实杨泽晨的元气都是借用星辰之力,并非他自己的。老者听了却差点吐出一口鲜血,若非他以为被冰封早出去把杨泽晨吊在一根绳上吊着打了。

杨泽晨趁机道:“不如您教我吧!”老者心想:反正你也活不过今天,教你也无法。说道:“好,我教你但是你必须放我出来。”杨泽晨说道:“只要你出来不杀我。”老者大笑道:“哈哈,好久没人敢给老夫提条件了,好、好成交!我下来教你灵丹神藏功,何谓灵丹?灵就是初始是的灵性,是事物的本质。丹是赤,是无暇美玉,是九转灵丹,灵丹便是赤诚之心,事物的本质,无暇而玲珑剔透之心,九转纯净没有半分杂念之心。这门灵丹神藏功,讲究的是心灵纯净,有赤子之心,以赤子之心来运功。此功分为九转,一转为一次心灵飞升,修炼此功的速度也会大大增加。练到九转便会鸡犬飞升,就连道家之主也之练成了八转。第一转:心似火,炉在田,心火炼真元,炉田耕阡陌,火种栽埂间!敢教阳神十日出,骄阳圣火耀心燔……”

杨泽晨连忙用心记住,灵丹神藏功极为厉害,就算有口诀无高人在一旁指导也级难学成,容易走火入魔。老者说道:“此功极难有所小成,就算是第一转想要练的初探门径也多则数十日,少则五日。”

很快杨泽晨就找到了自己修炼的感觉,迅速修炼灵丹神藏功,老者眼皮不由跳了跳,杨泽晨这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练到可以使用他的元气是时候甚至不用五天,三天都绰绰有余了。

二日后,杨泽晨便以有了一点元气,老者不由望而兴叹道:“如此出类拔萃的少年天才,真的不想就这样杀死他。可惜他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我必须杀了他。”杨泽晨站起身来拿起老者的剑开始用元气试试,不由惊呆了,实在是和没元气时差距太大了,现在杨泽晨敢发誓刚刚看到的尸体他都能打败一些了。杨泽晨发自内心的向老者躬身称谢,诚挚万分道:“多谢前辈传法,晚辈没齿难忘。”老者哈哈大笑道:“不用行礼,你天赋也是极为之佳。还是快快把那副画毁了吧!”

杨泽晨却拿起老者的剑,转身离开。老者呆了呆,一时没有缓过神来,杨泽晨已经快离开这里,一时都没有停下来。“小子,你给我回来!”老者大叫道,“你出尔反尔!”杨泽晨这才停下来疑惑了一会道:“我何出尔反尔。”老者怒不可言,道:“说好的我教你功法你放我出来,我已将功法传于你,你何不放我出来!”杨泽晨笑道:“我放你出来你便杀我,是你毁约在先,我何须放你出来。”老者费力将语气平定下来道:“你别血口喷人,你若将我放出,我绝对不会杀你。”老者在说最后几个字时语气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杨泽晨却大笑道:“前辈,那些干尸确实是那副画所杀,但是那副画只会将他们精气吸收变成干尸,行尸走肉。而龙宫中还有许多具尸骨不是死在那副画之下,他们不是变成了干尸,而是变成了骷髅。”老者了是一方豪杰语气也不由颤抖下来,说道:“你是何时发现的。”杨泽晨道:“一开始就发现了。”老者咬牙切齿道:“你……”杨泽晨已经走远,老者怒不可言大声骂杨泽晨。

4、吴詰之难

吴詰醒来后发现他在一个村庄里,说是村庄,实际上也就是一个不忍直视的一堆破房子,无一处没有被破坏之地。突然传来哭的声音,吴詰随声看去发现在一堆房檐下有一个很是漂亮的女子在那大声哭泣,吴詰不由疑惑了起来,怎么来这里了还有这里到底怎么了!吴詰来到那位女子身边问道:“你没事吧?”那位女子看到有人过来眼底深处瞬间即逝过喜悦之色,但还是被吴詰捕捉到,但并没什么在意。女子道:“我没事,但是……”女子看了看周围又哭了起来,吴詰一瞬间开始着急,无奈道:“你别哭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女子道:“我原本是这里的一家富裕家庭的女子,叫做青青。不知从何处来了一伙强盗,二话不说就见人就杀,见财就抢。我们这里的人都被他们杀了,我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巧合在我们家最隐蔽的地方,没有被他们发现。”青青说罢又开始哭了。吴詰一瞬间束手无策无奈道:“你别哭了,我帮你报仇雪恨。”青青听到大喜连忙谢道:“谢谢你!”吴詰又说道:“你知道那群人在哪吗?”青青道:“好像知道,但是不确定。”吴詰说道:“没事,那么现在可以走吗?”青青连忙说道:“可以,走吧!”

第二天早上,“公子,你起的好早啊!”青青说道,“过来吃早饭吧!”吴詰不由一头雾水,他还是第一次听人如此叫他。说道:“奥。”便过去吃饭,不吃不知道,一吃吓一跳,实在太好吃了!吴詰不由问道:“青青,你怎么这么会做饭啊!还有你的食材是从何处而来?”青青笑道:“我从小在跟家里人学过一些,这些食材是我从昨晚采摘的。”吴詰再次不由说道:“厉害!”青青笑一笑,道:“也就一般般吧,哪有像公子如此厉害!”吴詰笑笑不语。

“公子,马上就到那帮强盗了里了!”青青大叫道。吴詰听到后道:“那赶紧走吧!”青青又道:“相公先不用如此着急,先吃完早饭再走吧,也让那帮强盗吃了人生最后一顿饭。”说到最后几个字时青青都是咬牙切齿说的,说到最后不由又哭了起来。

到了那帮强盗的大门口,那帮强盗好像已经知道吴詰回来似得早已站在门口了。吴詰看到他们心里冷笑三声,便向他们冲了过去,可还没有碰到他们便以摔倒在地。青青假装惊讶道:“公子你如何摔倒在地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吴詰怒目圆睁道:“你!”就昏倒了。青青和众位强盗大笑。吴詰则早已不省人事了,被强盗拉进山寨里去。

“众位大哥,小妹青青敬你们一杯!”青青说道。强盗首领说:“青青这会多亏了你我们一次抓到了此人,大哥敬你一杯。”众位强盗连声说道:“青青,我们敬你一杯!”青青笑笑,转脸对强盗首领说道:“大哥,那这位胖子如何处理?”强盗首领大笑道:“不如把此人宰了,做成众位小弟的下酒菜如何?”众位强盗都随声笑道:“那我们在此谢谢大哥了!”随后没过多久,强盗们竟一个个晕倒在地。强盗首领一瞬间恍然大悟,怒气冲天道:“青青,你……!”话音未落,便也晕倒在地。吴詰则离奇的起来连声大笑。青青一瞬间惊慌失措,看向吴詰大叫道:“你怎么……”随后看看众人恍然大悟道:“他们是你弄得!”吴詰停下笑声说道:“不然了?”青青如同见到鬼一般,失声说道:“你……你不是……不是已经被……被我毒道了吗!”吴詰又大笑道:“你确定你毒我的毒药对不对了?”青青惊呆道:“难道你早已知道我不是富家女子,而趁机把我的毒和给他们发的东西掉包了!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装的!”吴詰道:“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青青又一次失声道:“那你是如何发现的我的!”吴詰道:“实在是你演的太假了,不被发现都有愧我的体重了。你以为我的肉是白长的吗?”后吴詰又缓缓说道:“你的破绽太多了。第一处破绽就是因为你在说自己为何没有被抓走而露出来的,第一,一开始我来到那个村庄发现毫无一丝完整地带,可你却说你是因为他们没有发现而安然无恙的,那么那个村庄至少有一块与众不同,可以并没有你所说了那样有那么一个地方。第二,你说他们是第一次出现在那里的,可是你却如此了解他们,实在是太不科学了。第三,那时你已经是伤心欲绝了,可你说的话简直就是早已编好的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