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其一)

 一本诗集

让它停留在二十岁

照着村口的老土地

瞧,时间会完蛋

而我们必须记在心里


不需要,不必论证我们说的话

句子有长有短,有泪有恨

只要在来年开了的桃花里

扯下一两瓣留作纪念

甚至也不用铲子、钢笔作为工具

大声的质疑自己是毛毡

一声不吭地呼吸

发芽的蜗牛,自有自的道理


仅仅是些片段

打扰着我们的生活:

橘子佑熟了一茬,绿色的,并不发光;

壳上的耶路撒冷还在祈祷;

旁边篝火的光亮,照在遥远的蜡烛上

像两个秘密缝合在一起

被搅乱的生活,为了绰约的影子

也会继续下去


这时,请问

发芽的蜗牛是否是这片土地上的榜样?

进入、破解和失色


2020.4.2 铁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