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定海

米娜登陆舟山,舟山人的生命和财产受到重创,可至今未见官方公开发布损失报告,也未反思这场灾难自身所负的内因和责任追究。本文转自《定海,一座被消失的水城(上下篇)》发布在七年前石声的新浪博客(2012-02-08 10:03:33)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00016801010ij6.html  上篇主要描述定海昔日的河流,下篇用图片实例讲述定海河流改造对定海带来的危害。今上下篇合在一起转在简书,供读者批评。

定海城关东岳宫山下的一条河流  (英)威廉·亚历山大(素描写生1793年)见《大清帝国城市印象》(十九世纪英国铜版画)。现东岳山已看不到山体,全被水泥包裹,水泥平台上架设电视发射塔。最近有人网上披露,东岳宫山卖给开发商了,定海道头东岳宫山上机器轰鸣,三四台挖掘机从清晨工作到傍晚,大有把东岳宮山挖平之势。如此,不久东岳宫山将中地图中抹去。详见《东岳山之死》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0001680100sjcl.html
东岳山西侧,唯一能依稀看到山体的地方,却也已被石砌的水泥墙体包裹与广告牌覆盖。

通向不足五十米高的东岳宫山水泥路,水泥路只是为电视塔服务,这座90年代建的电视台功能大都已被另一座山上更高更大的电视塔替代。

不足五十米高的东岳宫山顶


上篇:定海,一座水城的昔日与今天


城关和平路16号院子后门有条河。在那条河中,少年时的我扑腾着学会了游泳,与小伙伴跃入河中打水仗;在石缝中摸蛳螺;在河边钓鱼。暴雨过后,在桥洞边用网拦鱼;枯水时,看成群的胖头鱼跃起水面。还会约上三两伙伴,用今天人们无法体验的一种拉绳方式捕鱼:两人拉起一根垂满滚石柱的长绳,沿着两岸下的河中慢慢行进,垂着石柱的绳子在河底下滚过,河床中憩息的鱼受到惊吓钻入泥中,水面泛起泡泡,跟在后面的伙伴会顺着泡泡潜入水中,就能摸到陷在河泥中的大鱼。

那时节的河是有生命的。放眼开去,河流不仅能够让人们捕鱼、灌溉、洗涤、饮水,甚至孕育了人类的文明;那时的定海,不仅仅是海水环绕的海岛城市,也是河流遍布着的水城。如果说海洋孕育了海岛的话,那么,河流滋养了一座海岛城市的成长。

1793年8月的一个夏天,以马戛尔尼为领队的一支英国使团在为乾隆皇帝祝寿的途中,在舟山停泊数日,一个叫斯当东的副领队在《英使谒见乾隆纪实》中回忆:“在欧洲的城市中,定海非常近似威尼斯。不过较小一点,城外运河环绕,城内沟渠纵横。架在这些桥梁上的河道很陡,桥面上下都用台阶,好似利阿尔图(威尼斯城桥名)。”他把当时定海这个只有3万多人口的小城,比作是“东方的威尼斯”。

定海的河流不宽,平缓而清澈,几百年来,它一直为城里人提供免费服务。在定海街巷名称中的龚家河头、方家河头、仓河头、施家河头等,诉说着当年无处不在的河流。城外有桥叫太平桥,以前城里人通婚迎亲要绕城外兜圈,花轿在太平桥上停下,为求一生太平吉祥,新娘脚下的火熜灰在此要倒入桥下,让香火随河流绵延。

环绕定海城的护城河,又叫濠河。有河便有桥,定海四城门的桥,东南西北分别就叫东美桥、南珍桥、西安桥和北宝桥,河流流入城内还设有水门,叫水门桥。进得城内,迎接你的当是解元桥、会元桥,状元桥,这是定海人望子成龙,步步高升的渴望;这座海岛小城真有过一个被“金榜题名”叫张信的人,我甚至还想应该曾有过榜眼桥、探花桥……

定海老城,河长桥多,有名字的桥就有四十多座,龙首桥、文彩桥、定心桥、马尾桥、登笼桥、学宫桥、观音桥、将军桥、义桥……几乎每座桥都有一个故事,都是一段历史。

可惜的是,由于河道被填或被改造,这些桥在十几年前均被拆除,剩余的桥皆被拉直成水泥或柏油路面,为车流服务。这个城市与中国几乎所有的城市一样,河轻车重,取车而舍河。

小时,母亲在东岳宫山下的河边洗菜、淘米,我也经常帮母亲在饭后洗碗什么的,乘机还用饭罩放在河阜头石阶的水面下方,在饭罩里撒上饭粒,引一种类似像秋刀鱼的“差鱼”进入饭罩,在水中慢慢挪升起饭罩,一举可以收获许多差鱼。河流承载着我们的生活,没有它,我甚至不可能长大。

过去,河流为我们带来水源、食物、农作、运输之便等好处,它被视为母亲般的生命体。今天,城里人有了来自水厂的水,已不需要再依赖河流的渔获,也不用就近取水,看待河流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城市开发中,河流在人们眼中越来越无用,不愿多去看它一眼,甚至完全可以忽略。似乎唯一的功能就是排水、排污了。

我不知道文联大楼里的作家和舟山文化功勋,电视台专栏编导沉默鱼们,知道你们每天路过的单位墙下那条水道原来叫什么名字吗?还记得那条清澈的河流和岸上的景象吗?明天你们好好看看这水道,问问它原来的名字,这就是定海旧城改造的结果。

你们明天看了,也许会说还有水在那里。那么再领你们去定海二中附近(紫竹林路与昌洲大道相交处)叫“城东河”的那条河道。原来是河流,它被改成河道并被切断,河道也被被高楼与公寓小区的道路埋在里面,成了2.5米宽的“下水道”。这处刚建成的“玉兰花园”公寓是绿城房产公司开发的,可以把人家村口的大树挖来植在自己的公寓小区;可以让河流不见天日;绿城,何其不法也。


这条水道原叫东湾河,现叫要“城东河”,河到此桥头(紫竹林路桥)后不见去向....
这是紫竹林路上的“桥”,只见桥栏,不见流水,河道被埋在高楼下,成为“玉兰花园”公寓的土地,“河”成为名副其实的“下水道”.....
这是这段“下水道”(城东河)另一头的出口处,原来河流过桥后,被绿城开发商切了个直角,宽近十米的河道被挤缩成2.5米宽(目测)的下水道。
流在“玉兰花园”公寓墙边的河道也不到4米宽,被严重缩水。
“玉兰花园”的大树,去年媒体报道绿城还是绿城委托的绿化公司曾把人家村口的大树挖来种在自己的公寓小区内,不知这样的大树又从哪里来...

那些肆意破坏生态的开发商背后,是当地政府的放任之罪。

一座美丽的水城就这样被消失了,这也是许多中国城市的命运。随着定海城关河流的消失,定海的美丽就此被毁坏,定海传统生活中温情面纱被撕扯后,留在人们记忆中定海城关的河流,那些充满人文故事的桥梁,已经成为悲剧般的传说了。

请阅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四十条:禁止围垦河道和其他拦河、跨河、临河建筑物、构筑物,铺设跨河管道、电缆。确需要的,应当经过科学论证,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国务院水行政主管部门同意后,报本级人民政府批准。这些单位不知报请过没有,浙江省政府同意了吗?


下篇:定海,河流的消失和被取代产生的后果


这是沟渠还是河流?岸石壁挂不住,人落水中都难上岸,何况两栖小动物,只有淹死在水中

河道变窄或成为地下排水通道

河流定义是:有相当大水量,常年或季节性流动的天然水流。进入人类社会后,也可说成是陆地表面成线形的自动流动的水体。但每条河流必有河源和河口,它的发源地一般与水库、泉水、湖泊、沼泽或冰川相联,最终流入大海,或沿途渗漏与蒸发掉。

可以说,人类的文明就是河流孕育的。但在定海,它被变味了,变得不重要,可以忽略,甚至看不到了。

这是因为,城市对土地的需要超过对河流的需要。于是尽可能让河道变窄,剩下的“河流”然后再加以改造,让河岸,甚至河底彻底硬质化,这种硬质化的目的并不是保护河流,而是保护河流两岸的土地不流失,让高大的建筑越靠近河边就是越有效利用土地。而在一些精华地段的河流甚至被认为“占用”土地,于是让河流在人间蒸发,变成了地下水道。就如绿城房产所做的那样。

这样的河虽然仍在地下通道中流动,人们眼睛看不到,自然也不会想起,等于是消失了,河流中的生命自然也一并逝去。官方眼里有两种认识,一是把小桥河流看作是城市发展阻碍物,必扫除而痛快;二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舍河流(轻)而取楼房(重)。

舍轻(河)而取重(楼),城市就得让河道变窄、变直、变黑,一如定海的城西河变得没有生机....

河流是什么?或者说城市河流的功能是什么?是生态系统,还是排水沟?是城市的障碍物,还是城市健康的标志?

曾让孕育了定海人的河流里已经被人们遗忘,成了泄水的排水沟。(题图中东岳山下的那条河流今天成了一条水沟)

成为假河伪河

如果我们把河流看作是活的,会呼吸的,给土地滋养,让城市健康的重要元素,那么在你眼中,它是给人类带来福音的生态环境;如果我们把它看作是为人类活动的服务工具,只是排水的水径,那么把河流弄成沟渠或下水道,势必其然。就如定海原啤酒厂附近的河流被公寓楼所掩埋那样。

再看看定海城的河流的“改造”,政府是取哪一种倾向?这种倾向给城市带来福祉,还是危害?

定海所有河道宽几乎不足十米,新建的公寓或大楼都紧挨河边。河中不时的有钢管紧贴着河面横穿而过,不要说船不能行驶,鱼也没有了;河中与河边两栖小动物都无法找到有水草的湿地栖息;河道两旁水泥嵌缝的绝壁,青蛙跳不上岸,水渗透不到泥土中,整个城市的土壤几乎被水泥与柏油所封闭,无处透气。

如果没有鱼类,不能行船,不能灌溉,不能游泳,没有埠,没有水草,两岸只有人工的堤防,还算是河吗?这就是定海的城市河道的写照,所谓河道也只是排泄的通道而已。

这些“河”我就称之为假河,或者说是伪河

定海的“河流”再宽让小船也不能通过

成为排污的径流

定海城市河道唯一的功能就是排泄城市雨水与地面的脏水,让雨水与脏水通过径流排入“河流”,再让“河流”中的水泄入海中。

人们知道,城市的雨水径流是充满污染物的,下雨时雨水冲刷路面就等于是替街道洗澡一样,谁都知道洗澡水不可能是干净的,街道的洗澡水里除了有从汽车外渗透到路面的石油产品之类的,还包括了地面垃圾及其他污染物。

于是,雨水径流和家庭污水同等视之,定海城市的河道就是这样充当“下水道”的排污功能。于是,河流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排泄的水道。

填埋一条河流,等于取掉城市的一根气管,城市就会呼吸困难,最终窒息而死。因此,要杀死一条河流,轻而易举。但要救一条河流,却不那么简单。

更大的问题在于城市的水难于渗入泥土地,于是一到下雨,就水流湍急。城市就像得了气管炎与水肿病一样。城市就会病得不轻,好在定海是海岛之城,水不会像北京那样,会漫没桥洞。


定海的河岸是不透水的,动物也是上不去的,管道是丑陋的.

请修复河流

土地需要呼吸,河流需要空间,这样才能与人,也与生命和谐。如果从人居环境看,我们就不会这样改造城市,更不会这样改变河流,甚至填埋河流。这些环境如果不加修复,我们会失去与河流共生存的关系,就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现代化给人们带来了生活的许多便利和富裕,同时毁坏了生活的诗意。问题是,多少人会仍然喜欢住在老房子里,而不愿住绿城的房子?多少人会仍然愿意走小巷爬高耸的古桥,而不愿拥有自己的汽车?很多人都在说,时代在前进,生活不会老样子。

是的,生活不会是老样子,我们也不能每天沉浸在回忆中度日。我们既要享受现代生活设施带来的便利,也要慢生活,让人回归诗意地居住才是生活的方向。

我们在不放弃现代便利生活的同时,是可以找到很多让城市河流复原的机会与方法:比如,别让河道两岸用水泥嵌缝,别去阻拦小船的通行,别在两岸用石块垒的壁直;河流要有埠,要养上鱼,要有两栖小动物们栖息的有植物的泥墩;我们也可以让城市地表有喘口气的机会,在人行步道或车流量较小的街道,以及停车场等比较没有污染的地方,就可以改用透水性佳的,能容许绿草生长的带格子状的镂空铺面 。

我们应该创造一个吸水保水的海绵城市,让雨水渗入土壤,让露天排水系统要有蓄水措施,并且创造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流畅地和水池,以作为生物的栖息地,给生物的多样性创造空间,那才是河流的生命力体现。

如果人们不在乎河流本身的生命力,那么河流永远不可能回复健康。这个城市就会病入膏肓,再也无法医治。

曾经的定海不仅是历史文化的名城,更是一座美丽的水城。定海比当时大陆的许多城镇漂亮多了。现在反过来的是,人家的城市能做到保护的,定海做不到;人家城市做不好的,定海做得更糟。

如是,我们必定成为历史的罪人。


《河流的影子》(摄于2010年11月宁波慈城)逶迤在慈城中的河流被填后,现在要恢复古城原貌而无法恢复,只好的用黑色的沥青路面来表示曾有过的河流。

链接《东岳宫山死亡》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0001680100sjcl.html
《有关定海》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0001680100sj55.html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