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文/拂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燕潇诧异是不是妈妈说错了人名。

“你说什么?余照去世了?!”她重复了一遍刚才听到的消息。

“对,他没了。”

燕潇跌坐在凳子上,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余照算是她的青梅竹马。因着父母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小学时候两人也在同一个班级。

那年他们上二年级。有一次上数学课前,燕潇坐在位子上愣神放空。刚打完预备铃,余照便急匆匆的跑进来,在她额头上“啾”了一口又飞快地跑走了。

——这是除了燕潇亲人之外的人给她的第一个吻。浅浅的印在额头上,却让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女孩子懵懵地呆住了,许久才缓过神来,甫一清醒,就“嗷呜”一声把脑袋埋在了胳膊里面。像一只鸵鸟。久久不抬头。

只不过都是年少时候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也就过去了。

班里四五个小伙伴都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放学时常聚在一起玩耍。而在那段记忆里,余照是最好动活泼的一个,跑来跑去,一刻也不停歇。

“他得了什么病?”燕潇依旧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脑瘤,晚期。”

燕潇静默。

她习理科,又是生物科代表,自然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

她的心如同被拴上秤砣,直冲冲地便坠入了冰窖。

三年级的运动会上,余照作为体委坐在排头,跟燕潇这个小矮子还有排头的其余两个孩子,四个人玩玩闹闹打的火热。

在她心里,似乎很难有哪年的运动会能再有这么开心了。

四年级时余照转学,他们再也没有联系。

但是世界很小,当燕潇站在初一十六班的排头时,惊讶的发现初一十七班的体委,竟是余照。

她欣喜若狂地想要打招呼,可男孩子似乎并不理会。
——或许是碍着面子不好意思啊。
女孩子安慰自己。

于是她开始期盼每个升旗仪式。

少年的侧脸在阳光下凝视前方,眼神坚定而不苟言笑。少女崇拜的眼神落在少年身上,伴着国旗下讲演的背景,久久不离去。

起初燕潇也以为这是一种喜欢。但在很久以后才领悟,这不过就是一种因为久别重逢而带来的想不自觉靠近的吸引力。

无关情爱,只是想念。
就像三年级时那个心照不宣的额头吻。

燕潇吃过饭,神游似的走回卧室午睡。可是事实残酷的令人无法接受,她的脑海渐渐被这个叫余照的男孩子的往事占据。

初中三年过的平淡,燕潇认真上课上学,偶尔在升旗仪式上瞟一眼余照,便瞬间变得开心。三年后的中考,燕潇顺利考进了市区最好的高中。

高中管理严格,连往日燕潇自认为最放松的升旗仪式也被严重缩水。燕潇在新班级的附近并没有看到余照的背影,心下不觉有些疑问。

回家后,她问起余照在哪个班,得到的也只是些模糊的回答。

“二十几班吗?不记得了…”

在妈妈不断叹息自己记忆力下降的同时,燕潇闷闷地回到了房间。

二十几班吗…好像没有认识的人呢。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偶尔开心偶尔失落。毕竟生活嘛,总是充满起起落落。

直到高一的第二学期。

开学第一个升旗仪式,学校看起来很重视的样子,体育老师在主席台上说着些官方辞令。

“…并且,我们学校成立了…专门的…国旗班…”

因为早起而困的前仰后合的燕潇迷迷糊糊只听到了几个字。

“…现在,请国旗班同学出列!…”

花痴心理占了上风的燕潇抱着看帅哥的思路强睁开眼,却在同一时间瞬间睁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余余余余余照吗?!
她有点儿懵圈。

于是高一第二学期第一次升旗仪式上,燕潇就在迷茫中度过。回到教室后却立刻清醒过来,开始期盼着下一周的升旗仪式。

匆匆七天,燕潇除了吃饭学习,日子过的食不知味,满腔热血只挂念着升旗仪式。

“国旗班出列!”

燕潇抬头望,一眼就看到了余照挺拔的身姿。

他似乎又长高了。高高瘦瘦,白色的夏季校服穿在身上格外好看。正步踢的一板一眼,眼神笔直,不苟言笑。

呐。果然是长大了呢,不再是之前那个贪玩起来不计后果的小孩子了。

燕潇笑的一脸满足,同桌问她为什么。

她劈手一指,骄傲的说:“看,他是我发小。”

后来升入高二,学习渐渐忙碌起来。国旗班也被下一届的学弟们取代,余照他们也只是偶尔以替补的身份出现。

直到有一天,国旗班替补队员里再也没有了那个男孩子的身影。

燕潇没在意,想来大概是学习忙碌了,没有空参加也很正常嘛。

可她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眼。

燕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下,索性坐起来靠在床头。

今天是2月28号。

所以,余照还是没能看到春日的阳光,对吗?
所以,余照还是永远的停留在了十八岁,对吧。
好像,是的吧。

那天起,燕潇没再提起那件事,斯人已去,剩下的人唯有好好活着。

燕潇高考时考出了还算不错的成绩。新学校里同学很友好,老师也亲切。

大学生活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寒假。而这一年的2月28号,恰在寒假。

那天有雨淅淅沥沥的在下。
——所以这是为了那个十八岁的天使而下的雨吗?那你能不能把我的心思告诉他呢?
告诉他,我希望他在天堂,要好好的。

只可惜春雨不解意,没法把我的情意传给他。

真可惜啊。

春天该很好,若你尚在场。

后记:
大一寒假写的,今日又翻出来。
转眼四年了。
希望你可以开开心心的。

后记2.0:
燕潇,烟消;余照,预兆。
一切皆有预兆,一切也终将烟消。
云散。
通通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