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断的乡愁

        乡愁,曾经是淹没在少女忧郁的眼眸中的一拘清泉,寂寞,清澈,悠远。也是少女额头那盏瘦瘦的油灯,遥远,明亮,温暖。

        小小的山村,长长的岁月,承载着母亲遥遥的呼唤。记不清多少次午夜梦回,那葱翠的草木,袅袅炊烟,牧童晚归的隐隐柳笛声,还有村后那清泠泠的水库,青黛的群山,便清晰的回现在脑海里了。在梦里,所有的记忆在村头的羊肠小道上百回千转,轮回重复,而每梦一次,心就痛一回。父母的离世割断了 “家”的梦萦魂牵,回家的脚步漂泊而沉重,断壁残垣的院落如同昨日的落花,飘落在孤独的角落,记忆和思念便从此在梦里安了家。

        当年幼小的足迹曾踏遍家乡的山山水水,那小巧的筐,那弯曲的镰,那温暖着赤脚的岩石,那滋润喉咙的山泉,还有母亲温和的笑容,多年过去了,回想这一切竟是这样的真实,贴心而温暖。

。     喜欢在夏日的黄昏背上小筐唤上小伙伴,打着赤脚攀上山岩,我不曾记得挥舞镰刀收割山草的目的,想那弯弯的弧度,流畅的曲线,就有着单纯的快乐在上面舞蹈。也不曾想像那些岁月是否堆满了贫困的沉淀,手心里的记忆,童年的迷茫就深深隐藏在了欢呼追逐的快乐中了。岁月漂白了太多零碎的记忆,却留下了永远的快乐和单纯。这些快乐如同美丽的云,只是在抬眼间就包绕了岁月的苦难,母亲在晒场上对着御寒的棉衣穿针引线,孩子依偎着躺在她的身边,目光穿透了高高的天际,看云在变幻中无常,便疑惑于它何以为老人,作仙女,远离了,还探出了孩子般甜甜的笑脸,大自然的神奇足足陪伴了整个童年,也丰足了贫瘠的思想,少年的理想在天空中飘扬而美丽,山里的孩子就是把那云扯下了一片,在梦里做了衣裳。

。     怀念家乡的秋天,想那绚烂的的柿子红,山枣的酸甜,蚱蜢急飞的追赶,原野里留下的快乐削减了肩背上干草的负担。凉凉的夜风中,小伙伴流连在村外的的弯曲小路上,月上东山头了会侧听母亲遥遥的呼唤,那些快乐和无忧就写在了单薄的笑脸上,斯人斯事,在怀念里平添了怀念。

。     风干了的记忆,如同涨潮的浪,在心海里肆意的冲撞,而我就是那只孤单的海鸟,是精卫鸟么?遥想那个爱海的女孩,以怎样的方式去表达生命的不屈呢?衔石填海的坚贞和勇气吗?她美丽的灵魂早就回到故土了吧。我又是以怎样的方式去表达我对家乡的热忱呢?如果生命里有沉默,请允许我用这方式去表白自己的心灵的情感!

。     如今,母亲的呼唤早以成为濡湿了睡巾的梦,故乡的影子在记忆里袭来又复去。那乡愁成为我心头挥之不去的痛,我在这痛里一遍一遍地放逐着剪不断的怀念。

。    才懂得,年少的岁月是没有痛的,一颗石子,一株小苗都会有着新奇和惊喜,就是这简单的快乐,成为心底隐隐的挂牵。在离开年少的日子越久,这挂牵就越深刻,越贴心。

。    剪不断的乡愁,有着无法言喻的痛楚,这痛楚,应该是属于成年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