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你终究欠我一场婚礼——第十一章

“阿力,你快过来,姜严有情况。”小六儿急匆匆地打来电话。

“好的,我马上到。”阿力从床上一跃而起。

出门前,他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05:15。


“姜严死了。”小六儿双眼通红,显然一夜未眠,他的桌子上放着从现场带回来的“取证”,隔着保护层,阿力看见一个黑色的皮甲,还有一张姜严和姐姐的合影。


“什么时候发现的?”阿力看完照片,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昨天下午突然接到西延县的电话,当地有农民在最西北的一个小屋发现一具死尸。我们接到消息就连夜赶过去,经过一晚上的核查,现在已经基本上确定就是姜严。”小六儿看着眼前的阿力,皱着眉头。

“他跑了十年,我们几乎把全国都翻过来了,却不曾想他连省都没出,就在眼皮子底下躲了十年。”小六儿给阿力点起了一支烟,也给自己点上。


阿力没有说话,他眼睛看着这个跟他同吃同住了四年的老同学,这也是他最铁的哥们儿了。他知道小六儿现在叫他过来,目的非常明确,一个是正好他之前提过想要了解这个姜严,另一个不外乎小六儿现在想探探他所了解的关于这个案子的事情。上一次,他没有跟小六儿直说他最近到底是遇到了怎样的离奇之事,但是这个极为聪明的小六儿一定早已察觉出了什么。小六儿没有明说,是因为他觉得时机还不够,或者说,他想等阿力主动地亲口说出来。

小六儿还在重复着这个姜严是如何地瞒天过海,阿力却听不进去只言片语了。他的大脑在飞速地转着,等熄灭了第二支烟,他转过身,对小六儿说:“六儿,有一件事,我无意中了解到,但是应该对你的案子有帮助。”

“嗯,你说。”

“那个姜严的未婚妻,没有死。”

“没有死……”小六儿紧锁双眉,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阿力,你确定吗?”

“确定,亲眼所见。”

“那你能带我去见见她吗?”

“暂时不能。”


“她现在情况不好,我认为不适合知道这些。”

“阿力,你听我说,你今天给我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看,你也知道,你的每一句话都要担负法律责任。”

“这些我都明白,给我一些时间。”


晚上,阿力还是坐在了等待萱萱的长椅上,到了那个时间,她还是如约而至。

“你怎么又来了?这次你还有什么借口?”

“姜严死了。”

“什么?”

“你没听错,姜严死了。”

萱萱站在原地里,半天没有出声。

“你一个人照顾不来的,还是我来帮着你吧。”

“你走开,每次你出现都没有好消息。”

“你知道接下来就算我不来找你,警方也会来小楼的。”

“……”

“萱萱,你的秘密保不住了。”

“……”

“最迟也就这两天,他们一定会来小楼了。到时候,姐姐没有去世的消息你怎么也堵不住了。”

“……”


“阿力,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相信我,让我帮你吧。”

“……”

“我们是刚刚认识,你可以有自己的判断。但我真的是想帮助你。”

“……”


门开了,萱萱把钥匙随手放在了门口的柜子上。她径直走进了姐姐的房间,她还在安睡着。萱萱坐在姐姐的床头,看了她好久,直到阿力检查了门窗,他们才一起离开。

晚上,阿力回到家,他想了好久,还是打通了小六儿的电话:

“明天,我们去一趟古塘口18号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