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六十一章 往事散过眼云烟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2.26 11:06* 字数 3013
第六十一章

文/唐妈

清远细细摩挲着那颗藏着黎丘记忆的珠子,像是抓着自己的救命稻草。他其实一直在害怕,害怕黎丘忘了自己,也忘了喜欢自己,现在得了这珠子,他恨不得立刻飞到黎丘身边。可是天道之门没有外力从外打开,或者不是有人在天道陨落,是不会打开的。自己怎么才能出去呢?

那珠子摸起来和普通的珠子不同,上面似乎有细细的纹路,手感十分奇特,他一边想着事情,一边摩挲着那颗珠子。

“咦?”清远看着忽然开始发光的珠子发出了一声惊叹。自从天境石消失后,这珠子就变得十分普通,丢在路边别人可能都会以为是一粒石子,这会儿却忽然又显出了之前在塔中那种金色的光芒,而且越来越盛。珠子慢慢地飘到了半空中,发出的光把周围的雾气驱散了不少,清远惊讶地看着呈现在半空中的影像,屏住了呼吸。是黎丘的记忆,不知道为何会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出来。

清远一点点的看了下去,记忆的顺序很乱,但是他还是看懂了。歌扇那人吊儿郎当的,但是经常说出的话却还很有道理,他曾经就说过:一个人的记忆不一定是真实的,因为其中夹杂了太多自己的感情,像是加工过的山鸡,虽然本质还是一只鸡,但是却是一只煮熟了的鸡了。清远看着黎丘为自己的一点点关心而雀跃,又会因为自己的苛责而伤心,觉得心口闷闷的。这与其说是黎丘的记忆,倒不如说是他的小心思。

在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时,清远皱起了眉。怎么会是天帝?影像是从黎丘的视角展现的,所以,画面里没有黎丘,但是清远可以感受到黎丘的紧张还有一丝惊讶。那是个陌生的地方,隐隐绰绰可以看到一栋木屋,黎丘应该是藏在什么地方看着天帝,很快又有一个人出现在了画面里:百花仙子唐闺臣。而听到天帝和唐闺臣的对话后,清远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他想起当日为何黎丘会出现在凌霄殿,当时黎丘说天帝有阴谋,他只以为黎丘是因为天帝着人追捕他胡闹,没想到,竟然是真的。那么之前的追捕,也一定是天帝发现自己的秘密被黎丘知道了,才下的命令。果然,之后的画面就是黎丘仓促逃走。

清远感觉手脚冰凉,天帝取了昆仑古玉到底要做什么?他煞费苦心安排这么多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最可恶的是,自己竟然因为这个误会了黎丘,最终让他身陷险境,遭此大难。清远痛不欲生地看着不断闪过的画面,白诺布满血丝的脸忽然撞进了他眼中,救走白诺的那人又是谁?清远感觉自己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却说当年韩起带着白诺匆匆从天庭脱出,一路疾驰,到了白诺这些年的住处。白诺已经昏了过去,却因为体内真气紊乱,人一直抽搐着。他打开结界将人安置在冰洞内,盘腿坐在白诺身后,以掌为介,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白诺体内,三天后,白诺体内乱窜的真气终于平顺了下来,可是,白诺只剩下心跳,却没了呼吸。

韩起靠在冰床边儿上,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白诺根基不稳,又强行突破境界,差点走火入魔,他这半魔半仙的身子,这次不知道要沉睡多少年?他歇息了片刻,将冰洞内的结界查看了一遍,往外走去。黎丘还留在天庭,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白诺栖身之地乃是当年林宗救回他来时住的地方,十分隐蔽,而且设有林宗留下的结界,没有特殊的密语,根本就进不来。韩起在结界外看到歌扇的时候,愣了一下。

歌扇吊儿郎当地坐在一块巨石上,大冬天里打着扇子,看到韩起出现,忽然挥扇朝韩起攻了过来,直取韩起面门。韩起轻轻侧了侧身,躲过了歌扇的攻击,伸手抓住了歌扇的手腕。

“你这是做什么?”

歌扇挥开韩起抓着自己的手,冷冷地看着韩起:“不做什么,我就是替黎丘不值。不过也是,从未谋过面的儿子,有何情义可讲?”

韩起不屑于与后辈计较,越过歌扇往前走去:“我没时间同你讨论这些有的没的,我要上天庭救言儿。”

歌扇将手中的铁扇捏得咯咯作响,恨声道:“不必了,别假惺惺了,早干嘛去了。黎丘已经被罚下界了。”

韩起收回了脚步,转身怒视着歌扇:“你说什么?”

歌扇眼中净是嘲弄:“这时候着急了?哈哈,黎丘被剥离了记忆,罚去驻守轮回台了,清远救了你那宝贝儿子,却落得个堕入六道轮回。你这上仙做的可真是心安理得啊。”

韩起把歌扇推到一边,转身朝着天庭疾驰而去。

天帝朝洛正在临摹一副画,画上画的是人间的一处山水,世人为其取名为峨眉,古柏苍苍,云雾缭绕,颇有意境。这画还是韩起第一次下界游历后画的,他还记得韩起画好送给自己时脸上的羞涩。

“昊天元君,您不能进去,陛下……”

“朝洛!”韩起怒视着站在桌边的天帝,一把推开了拦着自己的小仙娥。

天帝朝仙娥摆了摆手:“没你事儿了,下去吧。”

等仙娥关好门出去了,天帝满脸惊喜地上前牵住了韩起的手,把人带到了桌边:“韩起,你看,我临摹的像是不像?唉,这个地方总是感觉不对,真该去峨眉山看看。韩起,要不咱们今日去如何?”朝洛期待地看着韩起,像个讨糖吃的孩子。

韩起把手从朝洛手中挣了出来,往后退了几步:“朝洛,你知道我来找你做什么的。”

朝洛有点失落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浅浅地笑了笑,转身拿起了笔,慢慢描着未完成的画:“我怎么知道你来做什么呢?不过咱们也好久没见了,你主动来找我,我挺高兴的。”

韩起看着朝洛,心里悲愤交加,上前一把抓起了自己那副峨眉山水图,两把撕了个粉碎。

“朝洛,你到底要怎么样?你到底要怎么折磨我才算完?”

朝洛愣愣地看着飘了一地的碎片,蹲下身捡了起来,一点一点的拼起来,试图恢复那幅画的原貌。可是,都那么碎了,怎么可能拼得起来?

蹲在地上的朝洛忽然起身,韩起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自己就被掐着脖子摁在了墙上。朝洛眼睛血红,眼角隐隐出现了暗红色的印记,韩起吃了一惊:“朝洛,你怎么会中了摄魂?”

朝洛露出个诡异的笑容,把脸凑到了韩起面前,整个人都贴在韩起身上:“韩起,你可真狠心啊,把留给我的最后一点念想都要毁掉。你还会关心我为什么中了摄魂?因为你啊,如果不是你和那该死的凤邬定了亲,我需要下这么多功夫把她逼走吗?你知道凤邬有多强吗?我,我堂堂天帝竟然不是一个女人的对手!好在,好在我在上古遗卷中发现了摄魂之术,你知道摄魂的威力吗?我不过轻轻一句话,她们整族的人就被我关进了我的骊珠幻境。韩起,你永远不知道,我为你做了多少事。你现在竟然为了个孽种来跟我叫板!”

韩起吃惊地看着怒发冲冠的朝洛:“你,你竟然修习禁术?”

朝洛的大拇指按在韩起的咽喉上慢慢地摩挲着,眼中满是痴迷和疯狂:“韩起,你说我要是现在就杀了你,我是不是过的能好一些?”

韩起听了这句话忽然对那个结果很向往,他忽然笑了一下:“杀了我吧,不过我死之前,求你一件事。放了言儿吧,他什么都不知道。”

朝洛脸色大变,掐着韩起咽喉的手骤然收紧。他皱着眉看着韩起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中杀意丛生,杀了他,杀了他就再也没有人能困住你了。韩起觉得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他看见了很早很早之前的朝洛。朝洛趴在东华帝君府邸的院墙上,朝站在下面把风的韩起挤眉弄眼:“韩起哥哥,东华帝君睡着了。我今天一定要偷到那壶桃花酿。”

韩起笑了,真好啊。朝洛看到韩起嘴角的笑容忽然清醒了过来,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韩起软软地靠着墙坐在了地上,压抑地咳嗽了几声:“朝洛,你还记得东华帝君的桃花酿吗?”

朝洛往后退了几步,咬着牙摇了摇头,抬手指着门外,声音都有点抖了:“滚,立刻滚!韩起,趁着我没有改变主意,你赶紧滚!我不会杀你的,但是你那宝贝儿子就不一定了。韩起,我要让你陪着我一起痛苦!”


小剧场:

歌扇:呃?墨谷,我有说过那个山鸡理论吗?

墨谷:有啊,你还说过,蘑菇理论呢。说什么这蘑菇虽然看着是蘑菇,其实也可能是头猪。哎,那句有好有哲理噢!我想了这么多年都没想通呢。

歌扇心下暗笑:果然是头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