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3)

96
傅青岩
2017.07.27 09:40* 字数 3142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可爱的吃货室友



(3) 再见时灯火阑珊

公司的正门外禁止摆设摊贩,和后门处灯火通明的喧嚣闹市比起,这里只有大门口保卫科的门卫室亮着,显得灯火阑珊,安静极了。

东边半空中有一轮皎洁的明月,特别的圆,月亮缓缓地移动着,挂在了木棉树枝桠间,天空的云,月光如水,木棉花树枝影婆娑,时间似乎静止,天空上有一幅清冷绝美的光影沙画。

“月亮好看吗? 你怎么老爱望着天上发呆……”

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一跳,转过头看清月光下说话人的脸,并不是薛向宇追上来了,但我好像也不认识这个人是谁,有点面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呵呵,程小鹿,你不会是吓呆了吧!”

面前这个似曾相识的男子一边的嘴角往上翘起,露出戏谑的笑,他看上去好像心情不错,笑意深达眼底,深遂的眼因为笑着,眼角多了几道鱼尾纹,却也很好看。

他的笑容,他讲普通话带的口音,忽然想起,他是我在木棉花树下遇到的那个人,算是第一个认识的同事吧,虽然我已叫不出他的名字,我努力地想,好像是叫什么正来着……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怎么……你不记得我了?”语气里有那么一点点失望。

“不是这样的,我记得,那天我们在木棉花树下见过。”我连忙解释,停了会儿,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但我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

“哈哈…… ”他开心的大笑起来,笑完后,他突然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程小鹿,你记住我叫许尹正。”

“哦。”我点点头,许尹正,鬼使神差我竟在心里跟着默念着这三个字。

“要记住啊,别再忘了。”男子边说着,却突然伸手过来摸我的头,我本能地躲开,他的手在我耳边的碎发上停留了一瞬间便挪开了,将缩回去的手甩了甩,尴尬的吸着鼻子,又用手去揉着。

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得好快,藏在头发里的耳朵也烫得厉害,幸好木棉花树挡住了月光,幽暗中他才看不清我的脸也红了。

月亮钻进了云层,黑暗中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我们都没有说话。

“你是在这边分部上班的吗?为什么只见过你一次,后面都没有看到过你?”我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沉默。

“嗯,是在这里的。前段时间我去深圳总部了,今天刚回来,到办公室拿这个U盘。没想到一出这楼就碰到你了,本来打算明天找你的,我真要感谢这个小U盘。”说完他拿出一个银色的小U盘在我眼前晃了晃。

“你要找我,有事吗?”我不假思索,话已从我嘴里脱口而出,随后发觉自己问的问题有些傻。许尹正也愣了一下,他应该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刚缓和的气氛又尴尬了。

这时我手里的手机响了,胖芸打过来的,真是救星呀!

电话一接通,胖芸就在电话里头咋呼,“喂,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呀?一个人在外面别遇到了什么事啦。”

“胖芸,我没事的,马上回来了。”我挂了电话对许尹正说:“我要回宿舍了,再见。 ”

“我送你吧。”许尹正突然提议。

“别……不用,”我忙拒绝,指了指园区宿舍的方向,“很近的,后面就是宿舍楼。”

许尹正点点头,用手指转着小U盘,“好……那我不送,你先走……再见!”

我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了什么来又回过头说:“你出差刚回来,也很累的,早点回去休息吧……再见!”说完话我轻快地跑了,后面好像听见许尹正说:“再见,明天见!”

一路小跑回宿舍楼,站在宿合门口,我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庞,脸颊好烫,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荡漾开来,嘴角不自禁噙着微微的笑,自己竟然不知。

门突然被打开,我被吓一跳,胖芸见我如此反常,便一连串问道,“干嘛站门口不进来,没带钥匙吗,你可以敲门叫我呀。”

进门后,应是我脸上的绯红还未褪去,胖芸伸手去摸我额头,“小鹿,你今天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感冒了吗?”

挡开了胖芸的手,“没有……不是感冒,因为我刚刚是跑步回来的,运动过……所以脸有点红。”我支吾着解释。

“你刚刚没回来,一个人在干嘛呀?以前从不出去溜达的,还大晚上的呢!”胖芸今天问题可真多。

“我……在看月亮,就在公司大门口。”本来就是在看月亮,却说的点心虚。

“一个破月亮也能看这么久,估计整个分厂也就只有你了。小鹿,你有些不像正常人。”

胖芸对我看月亮的行为吐槽就罢了,最后一句话就有点危言耸听了,便反问她,“奇怪了,我就看会儿月亮,怎么就成你口中不正常的人了?”

“你不相信是吧,来我告诉你原因。你把你在看的书都拿出来。”

胖芸站起来动手翻我床边小桌子上的书本,“看看你的这些书,都是些什么书,唐宋诗词小令精选,罗素哲学选集之真与爱,安妮宝贝素年锦时,还有那本床上的但丁的神曲,小鹿,你看的这些书都是死了的人写的……”

“安妮宝贝还活着,”我没好气地打断胖芸的话,“就算是死了的人写的书又怎样,我读这些书是跟这些书的作者的灵魂交流,死去的是作者的肉身,并不妨碍我们了解他们的精神世界。”

“小鹿,你说得没错,读书可以了解更多的人的精神世界。你知道我没怎么上学,高中上的也就上了职高,就因为我不喜欢读书,但我们家我爸跟你一样也喜欢看书,他有一点跟你不一样。以前我妈说他不应该成天看书,买太多书浪费钱家里还没地方放,我爸是这样跟我妈说的,生活,是入世,读书,是在这凡俗的世界偶尔小小的出世。小鹿,你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来这里也这么久了,每天除了上班必须要跟别人接触外,从不喜欢主动与人交流和讲话。每天六点就下班了,却很少外出,只窝在宿舍里看书,也偶尔出去转一转,带回来的花瓣,喜欢看的月亮,都是跟生活无关的冰冷的东西。也就是说,小鹿你,生活在21世纪的社会,生活方式和处世态度却像个出世的人,或者把你比喻成丛林中一只喝露水的小鹿更恰当吧。”

“噗”,我差点把一口水都喷胖芸身上了,她连忙往后退着躲开,“我要是长了鹿角,一定朝你一头撞过去,还喝露水的小鹿呢……”

胖芸笑嘻嘻地说:“你是母的,没有鹿角,撞我也不怕,哈哈……”

没想到平时粗枝大叶的胖芸会讲出这样一堆大道理,我的内心被她剖析得如此透彻,但我仍不愿承认,“胖芸,你的话太有深度,我听不懂。”

我又伸手去戳戳她的肚子,“不是还有你这个朋友吗?还活生生肉嘟嘟热乎乎的呢!”

“那是我每天强迫你的好不好,你肯定是不情愿的。”胖芸在我旁边坐下抱着我胳膊说。

有些不习惯这样的亲昵,但我并没推开她,我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哪有不情愿,与人相处只是不太习惯而已,有你说的那么高冷吗?”

“薛向宇就说你高冷,今晚见了人家跑得真快,还说自从加了你微信后,发信息给你,你都爱回不回人家的……”

“那得怪是你多事啊,干嘛把我微信号给他。”

“不是我多不多事的问题,问题是你为不喜欢人家,”胖芸用拉着我问个没完没了,“薛向宇烦死了,要我帮他问你为什么……”

但胖芸一副比薛向宇还烦的样子,继续苦口婆心地做我思想工作,“我认识你也有段时间了,你也说过自己从没谈过恋爱,干嘛不试着和薛向宇多接触一下,说不定就喜欢上人家了呢,其实他人挺好的,长得一副盛世美颜……”

为了让胖芸停止一直在我耳边夸张地絮絮叨叨, 我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她,“我不喜欢他是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地方的,你爸妈不是也每天说要你不耍交外地的男朋友吗,所以我也一样。”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啊,看来所有的父母,心都是一样的。那我就这样转告他喽。哎,可怜的薛向宇!”胖芸一声长叹,“他还以为是脸上长了太多痘痘你不喜欢呢,现在都不陪我吃烧烤了……”

我随口接话问道:“你们不是老乡吗,你还老说人家长得帅,要是耍朋友,你爸妈肯定不会反对。  ”

胖芸往我床上一躺,叹气叹得更厉害了,还拼命蹂躏我的枕头,“他都认识我好多年了,却对你一见钟情了,这就是同人不同命,我命苦啊!”

突然听明白了,胖芸今晚烦恼的真正原因,我把我枕头从她手中解救出来,“原来你喜欢薛向宇!”

胖芸立马跳起来了,“怎么可能,你别瞎说啊。”

“否认的这么快,一定是喜欢。”

被我看着眼睛,胖芸心虚了,嘴上却说:“我和他是好哥们儿,就像我们俩是好闺蜜一样。好了,这个问题打住,我冲凉去了。”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4)请你看电影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