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79)

直到怀里的凤九彻底失去体温,东华仍旧抱着她不放。怀里这个小小的她,那么相信他,那么依恋他,那么爱慕他,为何他一直不肯对凤九表白心迹?如他所言,凤九的心思非常简单,如果自己早一点跟她说清楚,而不是自以为是的粗暴撇清关系,深受伤害的凤九或许根本不会选择如此决绝的方式结束生命。明明自己才是最想保护凤九的那个人,却为何偏偏是自己让凤九身心皆伤?

东华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深感无力,也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憎恨自己。自己一再的为了这四海八荒推开凤九,现如今,自己倒是真真正正失去她了。以后,这偌大的四海八荒再不会有一个小小的白凤九会在他受伤时尽心尽力的照拂他,在他难过时挖空心思的哄着他,在他开心时笨拙讨好的围着他。

从前总想着,即使终生不能厮守一处,可是只要能够知道她过得好好的,只要能远远的看上一眼,那便也足够了。其实,这句话也是在自欺欺人。如果那也足够的话,自己又如何会对凤九多番痴缠,更横竖看承吞、登泯不顺眼呢?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生出了贪念,想要独占凤九。

这样的一种感觉很是陌生。活了三十六万年,成为上古最尊贵的神,过去也从来没有放过一丁点儿的心思在男欢女爱上,所以才会那么轻易的为了四海八荒,在三生石上抹去了自己的名字。也许就是因为自己曾看到太多其他神仙为情所困,为情所苦,进而做出种种非常人所能理解的举动,更有甚者,会因为深陷情蛊而丧失理智、更失掉原有的一切。

因此情爱这个东西在当时的东华看来甚为可怕,尤其他的身份特殊,乃是天地共主,各界居心叵测、意图魅惑他的女子层出不穷,故此自己的感情问题未必将是一桩难得的佳话,反而有可能会成为制约太平、为祸四方的弱点。在当时的他看来,还是将自己的名字在三生石上抹去最为妥当。

只是,谁能料到这世间总有意外。他意外的认识了凤九,意外的被凤九吸引,意外的红鸾星动然后再也不能自拔。他的“意”是安定这四海八荒,从此不过问红尘中事;而凤九就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外”。三十六万年,东华之意从未有过丝毫松动,可是一遇上凤九,这三十六万年倒竟生出了虚度的感觉。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意”?谁又才是真正的“外”?原来这就是情的滋味,固然令人被束,又为人所缚,可是那种为情所痴、为情而狂的滋味也让东华沉迷不已。

初尝情之滋味,东华深深感受到过去的自己既幸运、又不幸。幸运的是不用体味一颗心在痛苦中揪着的酸涩,不幸的是也永尝不到一颗心在蜜罐里泡着的甘美。

凤九曾说,自己大概不会懂情之一字,足死亦足生,逐死亦逐生的怪处。从前的东华帝君或许真的不懂,可是遇上凤九、真正尝得情之滋味后,东华却深有体会。情爱一事,不论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抑或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真正是所有人皆被情玩弄于鼓掌之中,去支配着做出一切合理与不合理之事。情是不灭的动力。为了情,既觉着活着有活着的味,也觉着死了也有死了的好。为了情,既可以鼓动人拼尽全力求生,更可以鼓动人牺牲自己逐死。而这一切不正是自己的写照吗?

尤其是,在情爱的操控下,没有人会是胜利的一方,因为没有人能够战胜潜意识里的感情。所有的人都将是输家,区别只在于你是输得甘愿还是输得不甘愿,爱得痛快还是爱得不痛快。

东华此刻甚觉自己可憎、可恶、可恨极了。在与凤九的一场情缘里,他彻头彻尾的控制了全局,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高兴时就给凤九一点甜头,自责了就令凤九如至冰窖。凤九却从头到尾都是全心全意的对待他,如果凤九不是遇上他,又被他强留着不放,如何会走上这条绝路?

这般想着,东华便望向怀里的凤九。凤九的头发因为头先在床上的挣扎看着纷乱不已,手腕处更是大片大片血迹,更带得凤九身上也沾惹了不少血迹,看起来狼狈不已。他的凤九素日里最爱整洁,如何能着着这样一身衫子就此离去。若是凤九知道了,照她那个爱娇脾气,估计也是不肯依自己的。

东华于是爱怜的帮凤九整理长发。上次自己受伤时,凤九也曾与自己同躺一塌,还一直抚摸自己的白发。其实自己对于这头天生的白发倒未有什么特别感觉,但他知许多神仙私底下都觉得他这一头白发固然平添了不少仙气,但也痴长了不少岁数。他在这四海八荒已经算是够老的一辈人了,地位又尊贵,偏还是一头白发,如何不令寻常神仙只想敬而远之、叩首膜拜呢?偏他的凤九倒一点也不犯怵,既举出了他二人之间有关于“白”的缘分,又爱怜的不停抚摸这一头华发。

很奇怪,在凤九面前,东华许多隐藏的一面,甚至自己从未意识也不曾发掘的那一面都通通的涌现出来。他有时候回看这样的一个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凤九明明比他小上许多,可不知为何,自己在他面前反倒成了一个小孩子,由着她照顾,由着她诱哄,许许多多平淡的小事,与凤九一起做起来都觉得逗趣得很。不知不觉中,现下的东华已经不是原来的东华了,只可惜,改变这一切的那个人却已经先一步离开。

东华心内忧伤的感怀着,手上的动作却也未停。在帮凤九整理好鬓发后才发现她的发髻也乱了,东华只得又去整理发髻。虽然明知凤九已经不会有任何感觉,但东华仍然怕弄疼了她,始终小心翼翼的帮凤九梳头。只可惜他于此道实在是不通,只觉得这三千青丝怎么也不肯听从自己拨弄,似乎自己越帮越忙,反而将她的发髻调整得更为凌乱,最后只能手足无措的拆掉了凤九头上的发髻。

东华懊丧的松手,为何自己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从前凤九在的时候,对自己的照顾多么尽心,为何自己连送她的最后一程都不能尽善尽美?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