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TA的抑郁你可能永远不懂

今天最热的新闻,大约就是外表阳光、和李易峰、井柏然同期出道的乔任梁之死。据说这条新闻在新浪微博的热度,是王宝强声明和女排夺冠的总和。这位生前没能家喻户晓的明星,真的出名了。和他一起被关注的,还有个名词:抑郁症。

很多留言都在说,没想到如此阳光的男孩,会因为抑郁症自杀。还有人在呼吁艺人经纪、朋友及家人要多关心身边得了抑郁症的人。作为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朋友,我想说的是:TA的抑郁你可能永远不懂。而今天当我翻回头去看那段经历,特别是读到一个抑郁症患者的独白之后,发觉也许到现在,我都不曾理解这位朋友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在好友得抑郁症之前,我只是听说过这种病却从没见过,甚至会认为得这种病的人都太脆弱。但当我亲眼目睹了之后,才知道他有多无助,而我们有多无能。

朋友本来是个对世界充满好奇的人,几乎有什么新鲜玩意问世他都会先去尝试。他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拍照,作为他的朋友,我们都觉得特别幸福,因为有他,太多人生美好的时刻被记录下来。可是有一天,他却得了抑郁症。

直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触动到了他。他妻子坚持认为是在他因公司内部纠纷辞职后的某天,一个女同事电话诱发的病症爆发。很多次,我去看他,看着他拿头撞墙、撞窗框却无法阻拦,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心里有种痛苦发泄不出,如果不撞他就只能跳楼,他的家在16楼。这期间,眼看着他日渐消瘦、沉默寡言,对一切失去了兴趣。他妻子想带他去北医六院看病,磨了很久他才去,大夫开了药他却不肯吃,因为药上写着服用后可能会增加自杀倾向……我想至少他还有活下去的意志力在。

那段日子对于他的家庭而言,对于我们这些朋友而言,都是灰蒙蒙的。大家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原因,不断找机会试探性地去问他,他却保持沉默。那个女同事“神秘来电”的内容至今是个密。这中间,我们和他妻子一起尝试着用各种规劝的方式,企图让他跟我们一起走出家门都被他拒绝了。为此,他妻子也只能尽量多地呆在家里,守着他。因此而带来的家庭压抑感,弥漫得我们这些去探望的朋友都倍感不适。

庆幸的是,经过5年多时间,他好了很多。虽然不像以前那么爱玩爱交际甚至对我们还是有些冷淡,但起码吃回了原来的体重,对周围的事也开始感兴趣,能和我们像原来一样聊聊天了。可是那个结依然没有被解开——到底为什么?是什么让一个人发生如此的巨变。也正是这个心结,让我们时不时还会在他心情好的时候,企图去揭晓那个谜底,以找回大家心目中那个完美的他。

直到今天我读到下面这篇文章。突然发现,曾经的我们是那么爱他,但也是那么自私。我们急于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可以让他变好的方式去“照顾“他,却不知道或许正是这样的照顾,会带给他更大的痛苦。在这里,我把这篇文章推荐给大家,或许如此真实的内容会让你感到难过,特别是如果你身边有抑郁症的朋友。但又或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的懂他们。

这篇文章我也推荐给了他的妻子,她看过后回了一句:“也许这才是对的“。


我叫V,我是抑郁症患者,我想和你聊聊这件事

转自进步主义公众号

看完本文,你自认为的安慰别人的方法可能都是错的。你以为别人脆弱,但其实你是不知道别人的处境。你以为励志一下,就能熬过。但抑郁症不是偶尔低落。不曾走过,谁会懂。

请不要主动谈论他们的病情,除非他们自己愿意并且信任你愿意和你交流。也请不要自以为是的调侃他们,他们不喜欢并且非常排斥这种调侃。

请不要主动跟他们谈论梦想谈论奋斗谈论曾经他们喜欢的一切,他们是在生死线上徘徊的一群人,那些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他们暂时做不到的,一旦提及他们会更痛恨自己为什么做不到,继而更绝望。


我多么希望这是个虫洞,可它偏偏是个黑洞。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V,我是名抑郁症患者,所以,我想和大家聊聊抑郁这件事儿。


关于抑郁

抑郁和感冒咳嗽一样,我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可能会中招。有人说抑郁有原因或无原因,在我看来都是有原因的,病因在哪里我们自己很清楚的,只是不愿意去分享,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无能所以用无原因这样的借口去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毕竟谁也不愿赤裸的站在别人面前,这样的羞耻感会一直伴随着我们。我知道原因在哪里,但我没有解决的能力,我能做到的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但放过自己这件事我做不到,因为责任在自己,那些过往已经变成记忆变成我的一部分会伴随着我直到肉体的消亡。


关于感受

这不是简单的心情不好自我调节下就可以,这是种持续的状态,我给大家几个关键词吧“失落”“绝望”“无助”“恐惧”。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某一天你失去了至亲,你的恋人毫无征兆的跟你说分手,你的老板毫无理由的辞退了你,你心爱的宠物丢失了,嗯,是的,他们都在同一天发生,并且你被恶毒的巫师诅咒永远困在这一天重复循环这一切。


试着坦诚

家人和朋友开始知道我抑郁的事是我决定不再隐瞒开始,因为我已经无法再掩饰了,被失眠折磨的憔悴不堪,远离人群,丧失工作能力,没有食欲,失去社交能力,表达能力,即便我努力的伪装一切都还好,告诉大家我只是太累了,我只是最近压力比较大,他们还是可以从我的眼睛里读到悲伤,从我的磁场里感受到寒冷,从我消瘦的身形上看出点什么。他们都觉得是我想太多,放轻松就好。我没有力气和精力去解释这一切,一旦开口就意味着需要不停的对不同的人去重复这个痛苦的过程。上周开始我和家人住在了一起,妈妈说她觉得我很可怕,是没有感情的,是冰冷的。她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说我们小孩子都没有良心,不考虑大人的感受,不孝顺还要祸害家人,她一直抱怨“读书有什么用,看书有什么用,还要再读书呢,就是读书读傻了才变成现在这副死样子”。爸爸倒是什么也没问就时常陪着我散步,带我去菜场买菜,有时会和我一起去喝杯咖啡,他说“别想太多,先让生活正常起来,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你现在已经能中午起来了,每天能睡4个多小时了吧,有进步了,就是每天一餐不行,你得至少两餐保持热量”。坦诚带来了更多家庭内的冲突和矛盾,妈妈始终认为这是我不振作起来的借口,她的诸多要求我做不到,她觉得我是个无赖。妈妈会和爸爸争吵并代入他们以前的事情再翻旧账,一遍一遍的说爸爸无能。我也开始觉得我当初应该再加油掩饰或者直接撒谎而不是说出现状。


关于社交

最近一次和朋友们见面是在上周晚些时候,他们那时已经知道我抑郁了,还是在看到我后忍不住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以前那么快乐那么勇敢积极,现在的你好陌生啊,你说出来好不好,说出来就好了”嗯,我只能回答“没什么,是自己的问题,自己不好,我不想说”这根本就是不能感同身受的事情,说了感受别人也不会理解,别人还是会觉得是看待事物的角度的问题,OK就算是看待事物角度的问题,我们反推一下这还是自己的问题,是自己没用。多说无益的,这样的关心只会让抑郁患者更痛苦更痛恨自己。聚餐的时候朋友们在聊以前开心的事情,时不时的叫我名字问我说当时是这样的吧,我点头表示是的。其实聊的那些话题我根本不想参与,我不想听见以前的自己多快乐。把自己抽离出来,像个时空旅行者来到以前的时光站在以前的Z旁边,看着充满能量的她,嗯,我更自责和内疚更痛恨把Z折磨成现在这样子的自己,我会一遍一遍责怪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再反反复复的去痛恨自己。对,这就是个死循环。我就是一个黑洞,吞噬掉了所有人的温暖和快乐,当对话和互动抛向我就会在我这里以“嗯”“哦”“挺好的”结束。这一切都变的不再有任何意义,那既然没有意义又为何要去做呢。


关于生死

这个或许有些沉重,但我很想说说我的看法。生和死都不过是个选择而已,生不见得多快乐,死也不见得多痛苦。每个人都会死,时间问题,不同的是有的主动选择有的被动接受。当每一次的呼吸都变成罪恶和负担的时候,死亡便是最好最能感受到轻松的选择,它可以立即停止这糟糕的一切。很多人会说你死了你父母怎么办你这么不负责任等等等等。请问,活在世上第一位的不应该是“我”么?当“我”无法照顾好自己无法保持平衡的时候“我”又如何有能力去照顾到其他人,“我”只会变成自己的负担,家庭的负担,社会的负担,世界的负担,然后越来越糟糕而已。嗯,我换个提问的方式吧,请问,你是为了父母活在这个世界而不是为了自己么?

半年前有个朋友跟我分享当天的新闻,说有群玩户外登雪山的朋友在国外遇到恐怖分子被枪杀了,那时我哭着对他说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是的,我真的觉得那些乐观向上有梦想的人不该死,像我这样的黑洞才应该被带走。后来我站在7楼想要往下跳,可是我最终没有做,那是因为我害怕了,嗯,我害怕的不是死,而是万一跳下去死不了怎么办,又给别人带去压力和负担怎么办。


做为亲人朋友你可以做些什么

请停止那些问题,比如“你怎么就抑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快乐一点么?”“生活多美好啊,干嘛想死啊,死多痛苦啊,你说是么?”总结的答案就是,我不想说,我不想说,我没有快乐的能力,死不痛苦。

你可以适度的关心提出陪着他们出去转转,比如“天气很好啊,我们出来喝个下午茶吧”“我听说一个新的很好吃的XXX,我们一起去吃吧”如果他们愿意出去请陪伴他们就好,他们不愿意说话请不要强迫他们,就静静的陪着就好。陪伴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很平和的力量且有用。

请不要主动谈论他们的病情,除非他们自己愿意并且信任你愿意和你交流。也请不要自以为是的调侃他们,他们不喜欢并且非常排斥这种调侃。

请不要主动跟他们谈论梦想谈论奋斗谈论曾经他们喜欢的一切,他们是在生死线上徘徊的一群人,那些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他们暂时做不到的,一旦提及他们会更痛恨自己为什么做不到,继而更绝望。

你可以做的就是静静的陪着他们,持续的给他们温和平静的力量,便足够。

如果他们还是离开了,请不要责怪他们,他们只是做了对自己来说最轻松地一种选择。

如果我不在了,我最希望听到的是“她现在应该是快乐的吧,嗯,快乐就好”


最后,谢谢耐心的看完这些凌乱的字,写下这些字用去了我3个多小时的时间,放在以前是我是绝对想象不到的。嗯,不曾走过,谁会懂。

(下集)

他们说“人世间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其他的一切只不过置于掌中,踏于足下,弃于身后。”我说“当自身就是原罪的时候,他们说的那些有何意义?”

如果说这段旅途带给我什么的话,我坦诚的说,请一定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人做事做决定,当强迫自己用理性压制感情后,感情面的反噬排山倒海的袭来,你,真的能处理么?当一切都失衡后,你,真的能找回最初的那个你么?《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中莫里教授说“爱是世界上唯一理智的行为”。这句话我解读为,要有同理心,要有责任感,要用爱去包容化解,做到这些这个世界就会美好的多。


关于睡眠

我无法安然入睡,对,这件简单而又自然的事情我做不到。身体是极度疲倦的,可我就是无法自然睡着,我必须服用安定,然后闭着眼睛,继续等待。情况好的话我11点睡下在5点后能睡着,情况差的话一般9点多才可以。有时实在没办法了,我就两天睡一次,一次基本也就是3个多小时。记得曾经有过那么一次是近乎于昏睡,直接睡了超过30几个小时。。。特别极端的睡眠体验。现在,我最害怕夜晚的来临,这意味着身体里的那个声音可以肆无忌惮的羞辱我,白天的时候尽管那个声音也会在说话,但周遭的声音会盖过那个声音,加上我极力去抵抗所以还算能忍受,可夜晚就不一样了,脑海里充斥着“你就这个loser,快点去死” “你活着有意义么,看看你干了什么” “我恨你,恨透了,我诅咒你”,我就像被绑在了木头上,她拿着匕首在我身上一刀一刀的划,嗯,毫无还手之力或者说我根本不想还手。。。我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忏悔说对不起不停哭泣。。。对了,起床也异常艰难,醒来大概1小时候我会极力说服自己穿衣服,然后,穿衣服这件无比简单的事情会用去我1小时的时间,单是起床这个两个步骤已经用去了我全部的精力。


关于饮食

我吃的很少,一天一小碗粥就够了,多吃那么一口我都会有很大的身体反应,会呕吐不止。我比较抗拒油腻的食物和辛辣的食物,最好是青菜放水里煮一煮就拿起来吃。没有食欲进食少导致身体热量不够,不愿意运动,就连之前坚持的慢跑我也放弃了,之前一直跟自己说“跑步是一种坚持,生活也是一种坚持,坚持下去就会好”,可我终究还是又骗了自己一回。。。


关于治疗

抗抑郁药物是不马上服用就能立刻感觉好起来,一般要3周起效,药物带来的效果也不是快乐,事实上服用药物后我并没有感受到快乐,也没有让我情绪高涨,它也没能让我眼角的泪水停止流淌。。。。可能有效果的就是睡眠在药物的帮助下有一些好转,但药物也是有峰值的,当药性到达峰值后,对我也就没那么大的作用了。其实我非常排斥药物,抗抑郁药物和安定我都很排斥,他们对我的记忆力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记不住正在发生的事情,记不住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倒是过往的那些记忆越发清晰了。想忘的忘不了,想记的记不住,就是这么讽刺。由于对心理医生的不信任我也很排斥心理治疗,我不愿意对一个陌生人去倾诉,尽管他的角色是医生,他是来帮助我的,我就是不喜欢,感同身受这四个字也只是说说罢了。我不想再强迫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我只服用安定来帮助睡眠。


关于相处

抑郁患者喜欢独处,远离人群,他们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他们是不愿给被人带来麻烦,自身情绪的低落势必会被身边的家人朋友感受到,家人和朋友又会用一些不太恰当的方式来“要求”他们振作起来,就是这样彼此拉扯着,你不会知道哪一天那一头的人会突然松手的,所以别拉了吧,大家都身心俱疲,何必呢。归根到底还是陪伴,静静的陪伴就好,还是那句话,陪伴本身就是一种平静温暖而又持续的力量。


如果想要更深入了解

有部电影叫(丈夫得了忧郁症)记得宫崎葵说过“不用努力了,如果觉得痛苦的话,那就别努力了吧”,这句话我觉得特别好,就像冬日里的一杯热巧克力,温暖着冻僵了的我。

有本书(旷野无人)能够帮助你看到我们世界的一角,做不到理解也请停止那些所谓的关心和帮助,如果你愿意那安静的陪伴就好。

知乎上有许多这方面的问题和第一视角的解答,你也可以去看看。


碎碎念

这一路走来,在阴阳穿梭后,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到最后,我们要的也只不过是简单。我们穷尽一生,要学会的,只不过是彼此拥抱。别吝啬你的拥抱,那对我们来说就是世界上仅存的一点微光。善待身边的人也是善待自己。亲爱的,你知道么,那个拥抱究竟对我有多重要,那场安稳的睡眠对我有多重要。。。


那些深陷其中的人们,我想告诉你,如果觉得努力的很辛苦,那就不要努力了吧。嗯,给自己买杯咖啡,坐在长椅上,看看鸽子也挺好的。如果你决定离开,我希望最后的时刻你是感到快乐的,还有,孟婆的汤多喝两碗。我叫V,我跟你一样,所以你不孤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