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二)微遗憾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1.09 21:00* 字数 3399

大梦过半(二十一)回忆你

一个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了。梅凉感觉像过了一年。

“子皓,你多久没回过这里了?”

“从初中到现在,有四年吧。今天回去看妈妈。”(其实妈妈早就不在这里了。)

“哦。那么,我走了。”

“嗯。”

梅凉头也不回地走了。车站离家很近。

“梅梅!!”方子皓叫住她。

梅凉停住,但没有回头,意思是“你说,我听着”。

“梅梅。”

“嗯。”

“你不敢爱。”

他们隔得并不远,刚才的客车已经进站,人们风尘仆仆,没有人在意这两个学生。

“嗯,”梅凉回头,“方子皓,以后,叫我梅凉吧。”

“……好。”就此别过。

“同学,你不是刚下车吗?有东西忘拿了?”售票员惊讶地看着他。

“不,回去。”

这一趟,本来就是为了你而来。

梅凉的行李很少,书一本没带,回家看小说就行。

路越走越窄,越来越偏僻。从车站开始时水泥路,然后是小公路,然后是泥巴路。

像田埂一样窄的路边长了很多青草,这里空气很好。

梅凉家有一片竹林,是爷爷种的。“梅”本是外姓,刚搬来这里的时候,爷爷种下了一大片竹子,从梅凉记事起,这些竹林便已成型。

夏天时,竹子葱郁。风起的时候,竹叶翻飞,一阵飞滚。

像初中学过的一片课文《竹海》,说起竹海,又会想起另一篇《山中避雨》,那些课文深深地烙在脑海里面。

就像小时候被班主任逼着背《沁园春.雪》,那么长的篇幅,梅凉很快背下来了,为了参加一个诗歌朗诵会,结果班主任最后放她鸽子,选了另外一个教师的女儿。

从此以后,再也忘不了那诗歌的内容,怪不得都说小孩子记性好,忘性大,过了十三岁,还没背诵唐诗三百首的就晚了。

这些东西,都要等“老了”才知道。现在十七八岁的孩子也说自己老,二十岁还是说老,好像就没有年轻过。等到了四五十岁,却想拼命追逐青春的尾巴。

梅凉觉得自己懂得很多,因为自己很独立。其实很幼稚,这就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情形。

不想回来,总有一天要逃得更远。

其实梅凉知道方子皓根本不是回来探亲,因为她也会打听关于他的一切,家里的老人最喜欢聊别人家的八卦,有些事情,早就知道了。

一开始,她就知道方子皓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么一说开,反而轻松了不少,也许以后能正常地交流了吧。

分手以后做朋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比如班长,估计以后都不会再和他说话了吧。

梅凉觉得,分手以后做的朋友,也许不能算纯粹的朋友,还是要保持距离的好。

不然,怎么女人都忌惮自己的前任呢。

可是方子皓和梅凉也不算分手,因为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梅凉看似坚强,但是没有主见。就算方子皓再执着,一直看不到希望,也会退缩也会难过,最终放弃的。


就算前一秒还爱着你,但你一直不愿回头看我,我爱着还有什么理由呢?

“梅子,回来啦?”是爷爷。这是临时放假,梅凉并没有通知家人。梅凉从头到尾也没打过电话回来。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院子里竟然摆了张床。真是可笑,要是旁边的房子倒了,睡在院子里不也会死嘛?

梅凉比较神经质,看海子的作品看多了,便成了追逐者。以后也去卧个轨算了,血肉横飞多么美丽。除了海子,梅凉还喜欢三毛顾城,感觉精神都不太正常的那种。应该是青春期太敏感,偏爱不拘一格。

地震来的时候,梅凉并没有惊慌,一直惦记着书包里的钱包,虽然没几个钢镚儿,但也是生活费呢。

因为梅凉家人都很年轻,至今没有看到过死亡,不知道如何敬畏生命。

虽然说自己不怕死,但是她并不自暴自弃,至少在她想活的时候,要精彩。

一路走过来,发现路边很多帐篷。街上的房子比乡村里要密集一些,或者说街上的家庭更富裕一些,所以很谨慎。不轻易在家烧火做饭,生怕地震来了,天然气忘了关把房子炸掉。

所以当地唯一的一家卤菜馆子生意爆红。

老板自己都说,是地震给了他财路,因为大家都不敢多在家里呆几分钟。能吃现成的最好。

几乎所有人都把家里的值钱货揣在身上。

该死的总是要死的,好些人死了不是因为掉进裂缝,而是仓皇逃窜的时候被脱落的建筑物件砸的。

“姐姐!”三岁的妹妹欢快地跑过来打招呼。梅凉目不斜视,“嗯”了一声便进了自己的房间。妹妹又飞也似地跑到奶奶身边去。“奶奶,姐姐没骂我了!”

这小东西,老子什么时候骂你了?最多就是吼你。你这是告状还是告状啊?!所以说,小孩子最讨厌。

有时候梅凉觉得自己像《火影忍者》里的春野樱,两面人格,闷骚典型。

“太了解自己的一个疯子。”班长是这么形容她的。

梅凉和班长,两个性格乱七八糟的人,但因为吃饭的时候速度都很快,两个人都不喜欢等待,不愿意与人结伴,吃饭总是独自一人,N次在食堂发现对方和自己同时到达后,决定结伴而行,从高一一直持续到现在。

梅凉和班长喜欢研究星座,可能是因为很多女人都相信所谓的天命。

亦真亦假,明明第一感觉根本就不像,总会从其他方面去想引申的含义,努力把自己往星座的描述上贴,反倒不知,到底是星座说得准,还是自己努力要变成那样,给自己贴上XX星座的标签。

梅凉的眼里,班长是一个天秤座的天蝎女人,因为跟天秤离得太近,多愁善感地超过了天蝎的容忍范围。疯疯癫癫,霸道,强盛的独占欲,还有一股没由来的女人味。

班长说,梅凉是一个不称职的天秤座,她从来没有平衡过,总是慌慌张张地拿着一杆秤,发现左边低了一毫米,便轰得往右边加20克砝码,结果右边又比左边重了,再往左边添30克。渐渐地,砝码越来越多,秤杆越来越重,每一克都沉在自己心里,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重,其实在外人看来,都是一样的,就只是一个高,一个低。

梅凉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身边只有你。

在大多数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只有少部分人担心你飞得累不累。

班长说:“如果许多年后,我离了婚,而你还是单身,咱们就凑合过吧。”

梅凉对她翻了个白眼,凭什么你就断定你离婚的时候我还是单身?这是什么鬼设定?!

两人的对话总是滑稽可笑。班长发誓要找个一米七八的男生,瘦瘦高高穿白衬衣的那种。

梅凉说我穿白衬衣,一米六八,你要不要。

“我去你的!”

“哈哈哈哈……”

白衬衣,梅凉自己也喜欢穿的。个子比较高的女生穿白衬衣比较中性,加上她腿细,看起来很干练。

有点像《我为歌狂》里的咚咚。因为小时候看方子皓穿白衬衣很好看,他现在差不多一米七八吧。大家都说他有一米八好几,梅凉不信。

就像梅凉1米留吧,对外宣传一米六九一样。

女生总会幻想心目中理想的伴侣,小时候憧憬一米八好几的王子,韩剧里的那种,过几年说“算了,接近一米八就行了。”再后来就是“一米七五吧。”

最后的最后,女生一般会抓狂:“MD!是男的就行!比我高就行!”

找个比自己高的男朋友还是可以了,标准越来越低的原因是,自己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看清现实。

其他班一直传:听说了吗?梅凉,就是国旗班班长,主持升旗仪式的那个!她男朋友是个小矮子!

“是吗?不是说是弟弟吗?”

“什么弟弟不弟弟的?读书期间认的姐弟有真的么?”

流言有一千分贝,大概就是如此。不管怎样,千万不能再给林楠希望了。梅凉对林楠虽然有好感,但是不到恋人那一步。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到那一步。跟他在一起,很开心,觉得自己被关心着。但是要执手的话,那个臂膀不够坚实,没有安全感。

林楠是一个需要被人保护的小不点儿,而梅凉连自己都不会爱,怎么去爱别人?

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总是想太多。加上学业越见繁重,压抑无处释放。自己编很多个圈套,把自己装在里面,每个人都是装在套子里的人。

下学期,就是高三了。梅凉对自己的学业一直是很自信的,加上她要求不高,中等偏上吧,没什么心理压力,高二时成绩还不错。后来才知道,高考并不只是比你努不努力的。

日落了,梅凉坐在院子里,闻着竹笋的香气。在家里,最幸福的事就是在院子里看日落。三合院,一片竹林,旁边是间小草屋,对面是银白色的公路。

每天有太阳的时候,总能看到对面的金色漫天。

想起一首歌《侧耳倾听》的主题曲。

日本声优很牛X,学什么像什么。可是让人头疼的是英语部分,说什么单词都是日语范儿。

为数不多唱英文歌的日本歌手多半都不生活在日本。

比如《死神》的,

Is Like A Boat.>《侧耳倾听》是宫崎骏比较早期的作品,主题曲很好听,尽管英语单词也是日文发音。

印象最深是女主帮男主推自行车的那段,她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所以我要和你一起努力。最感人的是男主拉小提琴,女主唱歌的情形。

每一次听到这样的旋律,烦恼都会一扫而空。暂时与外界隔绝。

“故乡的路,

一直延伸向小城

不停地走下去,

我感觉到它蜿蜒曲折,故乡的路

走累了,休息的时候,

想起了故乡的街道

走过山庄,山坡的小路,

我恨那时的自己

……”

很久很久以前,梅凉也曾有过这样的幻想。但是那个会为自己拉小提琴的少年,已经被自己推开了。不后悔,微遗憾。

大梦过半(二十三)梦不止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7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