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末的最后一天

  今天听了何凯文老师的讲座,坐在报告厅里,看着入场券上KIKI的照片,随着约定时间越来越近,还未见到何老师的身影开始乱想,会不会他不来了,是别人来嘛……等等一系列这样的问题。

  当听到主持人说“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何凯文老师!”掌声落地,看着长长高高的何凯文老师上场,接起主持人的话筒。一出声,很俏皮。

  一场演讲下来,不愧是名师,声音粗细、声调高低、动作利落……

  测了度数,配了眼镜,又是这么晚睡觉的一天。

  一个很深的问题开始挂在我的脑子里,为什么我充满着小孩子的想法,再过一会我就快步入社会了,充满学生气,天真无邪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把自己以为地映射到这个现实的世界。

  社会是个锻炼我们的熔炉,终究会把我们铸造成更为“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