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要结婚了,我忍了忍还是哭了。

   中午吃完饭回来,办公室里就只有小师弟一个人,我默默的掏出手机看段子,然后就听到了张老师发给小师弟的语音,他在安排小师弟去接他的亲友,张老师明天就要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我鼻子一酸,眼泪竟然大颗大颗的落下来,滴在手机屏幕上,慢慢氤氲开来,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只是看段子看哭了而已,可是,我心里还是好难过。

   张老师是院士身边的红人,是院士的得力助手和科研担当,人长得很儒雅,斯文之中不乏活泼,放在古书当中绝对可以用玉树临风来形容。我刚进所的时候,张老师还在法国留学,我已经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了,却依然能感受到初见时的心悸。朋友总说,我这种人最终一定会落在一个斯文败类手里,可是我偷偷的暗恋上了斯文的张老师,张老师不是败类,是我生命中的阳光。所里的位置大变动之后,我们的办公室之间只有一窗之隔,透明的、干净的大玻璃窗户,让他帅气、温暖的脸一览无遗。我每天偷偷的观望,在心底里开出了暗恋的花。

   所里喜欢张老师的女生太多了,而且很多都是跟我一样,带有非分之想的女生,所以,我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别人说我喜欢张老师,好喜欢张老师,反正从来也不会有人当真,他那么优秀、那么耀眼,喜欢他再正常不过了。为了打听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我特地向师兄打听能不能将我小姨介绍给他。我小姨是个非常小资的人,跟张老师的日常生活很搭,小姨虽然只比我大几岁,但是比我好看太多,又有钱又有颜。

 师兄在一开始听我打听张老师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以为是我室友喜欢张老师,就告诉我说张老师不喜欢搞师生恋,当时心里就凉了半截,然后将我小姨的情况说了出来。师兄答应帮我打听。第二天就告诉我说张老师还是希望找个硕士,能一起搞科研的。我心里既欢喜又难过。我为自己把小姨当成工具感到羞耻,可是我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只要读博还是有可能的,等我当了老师,我不再是学生了,我就有机会了,可是陷入盲目中的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岁月不待人,张老师不会在原地等我。甚至,他从来没有注意到我。

  有一次,小师弟过来说张老师夸我学习认真,每天都来的很早,我抑制不住的内心的欢呼雀跃,却又要极力掩饰自己快要溢出来的欢欣。每天的起床也变得更加有动力,每次在走廊里遇到张老师都止不住羞涩的打招呼,就是想要听到他笑着说“早”。虽然只是礼貌的回应,却足以让我开心一整天。

 然而,张老师有女朋友的消息还是传了出来,在所里这种秘密几乎是藏不住的,而在我知道张老师已经有女朋友的时候,他们已经同居了,师兄笑着说张老师是有暖被窝的人了,我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没有任何说话的欲望,不敢相信速度会这么快。随后就听说了张老师要结婚的消息。我像个变态一样打听张老师女朋友的消息。

  有人说张老师女朋友家里特别有钱,有人说张老师女朋友特别能喝酒,和张老师一起吃饭都是她替张老师喝酒,还有人张老师的女朋友家在蚌埠,马上就要来我们学校工作了,每一条消息对我来说都像是一根针扎在心上,可我还是止不住的想打听,我以为听过之后就能像经历了针灸一样,虽然扎针的时候痛苦,拔下来病就好了。可是我却忘了我只有扎针的人,没有拔针的人,每一针下去就是一个难以愈合的伤口。跟他的女朋友相比我一点竞争力都没有,我像一颗卑微的小草,永远只能仰望阳光,祈祷每天都能阳光普照,却永远无法与之并肩携手。

  有了女朋友的张老师并没有什么变化,每天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所里搞科研,听说他觉得他女朋友特别好,就算他没那么多时间陪她还是毫无怨言。他在所里呆的时间越长,我心里越高兴,我固执的以为张老师其实也没那么喜欢她女朋友,只不过到了结婚的年纪而已,我以为自己只是输给了时间。

  直到刚刚听到他发给小师弟的语音,即使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我还是能听出语气中的兴奋。那一刻我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比较,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机会入围战场。更别谈输赢,有时候,太阳真的是只能仰望的。

 你就要结婚了,大家都在祝福你,我也想祝福你,可是我是真的很难过,怎么办?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