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笑傲江湖》,不再只问好人坏人,正义与邪恶,更关心这些人


 

小时候看电视,第一件就得弄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弄清楚之后,便可安心观看。同时期待着好人有好报,坏人快死掉。


这样的习惯,也会延续到读小说里来。少年时期也非常含糊地读过《笑傲江湖》,在书中反复提到的最大的坏人东方不败,不择手段的左冷禅,以及后来才浮出水面的岳不群、林平之。当他看到他们个个倒下时,十分痛快。


在去年春节假期里,又重新读了《笑傲江湖》。心境与感受大不相同。

好人坏人的恩怨,正派与邪教的纠缠,不再是第一在意的事,而是更关心其中的一个个的人。

1978年电影版


一、令狐冲的爱情

 

初恋岳灵珊


令狐冲对小师妹岳灵珊的爱恋,贯穿全书章节。他无论走到哪,“鼻子一酸,心口一热”所能想的人,就是小师妹。一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二来小师妹不但长得漂亮还古灵精怪的,自然让他难忘。


他对小师妹的好,是超过任何一个人的。在思过崖上,只要小师妹来给他送饭,他就能高兴一整天。在福州,听到小师妹和林平之说话的声音,就激动得“泪水涌到眼眶之中,望出来模糊一片。”又想着:如果小师妹是我妻子,他要干什么,便由她干什么。”


在小师妹被林平之用剑刺死时,还答应她以后要保护林平之,不杀他。


但是,小师妹好像从来没有接受过他的“痴恋”,确切来说,他们从来没真正恋爱过,一切也都是令狐冲的内心戏。也许,自始至终,令狐冲只是非常享受他想念小师妹时的那种感觉,而非真的是那个人。



1984年电视剧版

知己仪琳


仪琳应该整本书中最善良的人了。最初让我们从书中“认识”令狐冲,也正是她。在令狐冲受伤时,她背着他逃离左冷禅的追杀。为他去偷地里的西瓜。只要人群中有令狐冲,仪琳的眼光总是落在他身上。


仪琳也非常清楚令狐冲对岳灵珊的心意,也懂得后来令狐冲和任小姐的感情。她总是默默地在一边看着他,关心他,天天念经保佑他,从来不求什么回报。


令狐冲对她应该也是动过心的吧。那日在黑夜里,他看着仪琳:如瀑布旁溅满了水珠的小红花一般,娇艳之色,难描难画,心道:原来她竟生得这般好看,似乎比灵珊妹子更好看。

 

但是,那一点小小的动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1985年电视剧版


伴侣任盈盈

 

任盈盈这样的女性形象,可以说是男人心中的完美伴侣的配置了。有强大的社会资源,能随时调动江湖高人帮她做事。还有至高的荣誉权力:日月神教的圣姑“。足智多谋,武功高强。


任盈盈可以算得上是令狐冲的伯乐和“投资人”了,从最初装“婆婆”开始,任盈盈一路就是帮助令狐冲打怪升级。为了救他,还甘愿被少林寺囚禁。后来又和他一起打败东方不败、岳不群,可以说是一种患难培养了坚贞的感情。十分难得的是,任明知令狐冲对小师妹一片深情,却从来没有生妒,理解他、帮助他。


书中对两人情感的一个升华这样写到:两个相隔丈许,四目交视,忽然间心意相通,实已不必再说一句话,反正于对方的情意全然明白。两人死也好,活也好。既已有了两心如一的此刻,便已心满意足,眼前这一刻便是天长地久,纵然天崩地裂,这一刻也已拿不去,销不掉。

 

真正能走到一起、并长期相守的人,必定是势均力敌的两个人。岳灵珊和仪琳都不是,只有任盈盈能做到。


1992年电影版



二、野心派的妄念


第一号人物:左冷禅


在第六章中,刘正风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在关键时刻,身为五岳剑派的盟主左冷禅派人来阻止。理由是:刘正风和日月神圣的曲洋一起弹琴,还称兄道弟。左命令刘正风在一个月内杀掉曲洋,否则刘的家人活不下去。刘正风誓死抵抗,最终全家被杀。此后,左冷禅一直制造事端,企图合并五岳派为一派,并让自己当上头领,志在一统江湖。

1996年电视剧版



第二号人物:岳不群


算起来,他真的可以排得上全书阴险狡诈第一人了。从最开始,就设计林平之一家,派徒弟去福州开饭馆,就是为了接近林平之,以便拿到辟邪剑谱。也因此事,林平之与青成派结下仇恨,林家遭灭门。岳故意收林平之为徒弟。同时,暗自抢走令狐冲找到的剑谱,偷练武功。


魔功练成之后,在五岳派合并大会上,杀死左冷禅,当上了盟主。后来还联合魔教人把各大门派都困在华山之上,企图杀害他们,以一统江湖。


2000年电视剧版


第三四号人物:任我行&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在整本书中出场的时间极少,只有在第三十一章里才露面。极搞笑是,这一章的名字叫:绣花。要知道,在整本书中,东方不败的名字应该是除了令狐冲外,被提到最多的名字之一,自始至终,他的传说一直都在江湖上。这一出场,便是以一个“绣花女子”的形象出现。


和东方不败名号一样响亮的人物任我行,从地牢里出来后,一心想再当教主。杀死东方不败后,就天天想着灭掉各大门派,等着千秋万载,统一江湖。让东方不败成为“女人”这事,也是他多年前就谋算好的,故意让他练“葵花宝典”。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相爱相杀”的上司下下属的关系,东方不败在当上教主时,是有机会杀了任我行的,但没有下手,最后反被任我行灭了。



2001年电视剧版


以上四人,坏的程度是各有千秋,但坏的目的却是一样:统一江湖。一生权谋算计,人前人后各有一面,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全部都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局面。除任我行是突然病发而死外(这个死法真是太轻松太偶然了),其它几个可以说都是死得很惨。


认真分析来看,他们其实更像是政治人物,而非江湖中人。他们处处算计,以图达成自己的“霸业”。可是,却全部不走正道,都试图通过捷径小道直达人生巅峰。也可以说,他们最终也是被自己“妄想”和“邪念”所害死的。

2001年电视剧版



 

三、悲剧林平之

 

林平之最开始的出场,算得上是主角配置了。家里有钱,人长得帅,还路见不平、行侠仗义。后来到了华山派,也得到了不错的待遇,被小师妹爱慕,众师兄们关怀。只是报仇重担一直压在他身上,他苦练武功,天天想着能杀死余沧海。最后练了《辟邪剑谱》,害人害已,不男不女。在这其中,又发现一直在陷害设计他的人的正是师父岳不群,更是变本加厉的心里变态了,直到亲手杀死了岳灵珊。以至于后来被令狐冲囚禁于梅庄湖底。


翩翩少年,为何最终落得如此悲剧田地呢?亚里士多德认为悲剧性的特殊效果在于引起人们的“怜悯和恐惧“,惟有一个人遭遇了不应遭遇的厄运,才能达到这种效果。林平之应该就是属于这种。


他被岳不群算计,被青城派灭门,最初,他都以是自己的冲动、无能造成的。后来才发现,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家的“辟邪剑谱”。这是他命运里躲不开的劫难。写到这里时,又想到金庸先生笔下的另外两个人物,同样是悲剧的慕容复,以及同样背有杀父母之仇的萧峰。



命运的悲剧自然是无法逃脱的。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他有没有可能转变这样的命运走向呢?我觉得是有的。仇当然是要报,而并非只有练辟邪剑谱这个魔道武功功才能报的。如果他珍惜岳灵珊的感情,摆脱岳不群,走出阴影。人生也许会有另一番走向了(比如萧峰)。当然,这样的想法,也仅是以读者的想象而来,这份想象也可以作为一份警醒和揭示。


2003年电影版


四、英雄令狐冲

 

令狐冲算不算英雄呢?与金庸先生笔下的郭靖、杨过、萧峰比起来,好像在气势上总差那么一点

他真的是一位相貌平平的男主角,书中对他的描写是这样的:长方形脸蛋,剑眉薄唇。

不仅如此,还爱喝酒,还爱哭。


他为什么就笑傲江湖了呢?


我觉得有几个关键词:真性情、真诚、善良、有原则、不拘小节。他虽从小就个孤儿,爱恋的小师妹不爱他,被师父逐出师门,好几回差一点死去,但他却从没有苦大愁深。他心中却总有一股正气和感恩之心存在,人还非常乐观。


无论岳不群怎样对他,他总是念他的好,走到哪都想着小师妹。与日月神教的人相处时,也不会带有偏见。当日,身受重伤,少林的方证大师让他投入门下,便教他《易筋经》,他却婉拒了。恒山派定逸师太传他掌门之位,他力排重议担当了起来。但在任我行要他做日月神教副教主时,他又冒死拒绝。


正是这一切的品质,让他成为了一个不一般的人物。


2013年电视剧版


五、阅读的所得

 

读完全四册的书,惊喜的发现,金庸先生是很喜欢令狐冲的。从写法上来说,作为主角的令狐冲直到第五章才正式出场。但是,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出场。在前几章中,不断有人提到过他,又不断从侧写来衬托出他来。

还有,在大批武侠主角中,令狐冲其实算起来过得挺潇洒的,喝酒交朋友、练得绝世好武功,一路有高人相助。

多好啊。


而且,十分重要的一件事。在金庸先生的众多书中,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只有令狐冲是非常认真隆重地安排了婚礼的,其它人主角没这个待遇。张无忌虽也有婚礼,但是必竟也没结成。


金庸先生写这本书时,应该也是比较轻松的吧。特别写到其中的几次大战,一定是很享受的。令狐冲带着江湖各路人群去少林救任盈盈。一路敲锣打鼓,喝酒聊天,潇洒自在。


其实,如果多看几本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就会发现江湖之中发生的事,都差不多,开会打斗也不径相同。唯有一个个的人物是不同的,这是金庸先生的高超之处,他太会塑造人物了。我也私自以为,在小说中,好的人物、比好的文笔和情节更为出彩。


虽说《笑傲江湖》已被拍出了十几个版本的电视剧,但是我一部都没有看过。看完这本书中,也有一回冲动去看了其中几个版本的片段,便又折回来看书。读书的感受,远比看电视要好很多。对人物在自己心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想象,真的有人扮出了书中人,却觉得比自己心中人差好多。


看书是远比看电视更幸福快乐的一件事。


 2018年电视剧版



六、如何逍遥自在?


当全书读完时,一切都归为烟云时,好人与坏人、邪恶与正义,爱与恨,都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这些人,都在自己的命运的轨道中运行,不可逆,不可改。


虚构中的人物是这样,现实中的我们也是这样。唯有不同的是,我们可以以他们为镜,观照自己的人生。驱除内心的妄念、痴想、阴暗,活得坦诚一些,自在一些。


最后,用《笑傲江湖》全书的最后一段来结尾:

 

令狐冲一生但求逍遥自在,笑傲江湖,自与盈盈结褵,虽偿了平生之愿,喜乐无已,但不免受到娇妻温柔的管束,真要逍遥自在,无所拘束,却做不到了。突然之间,心中响起了〈笑傲江湖之曲〉的曲调,忽想:“我奏这曲子,要高便高,要低便低,只有自己一个人奏琴,才可自由自在,然如和盈盈合奏,便须依照谱子奏曲,不能任意放纵,她高我也高,她低我也低,这才说得上和谐合拍。

 

佛家讲求涅槃,首先得做到无欲无求,这才能无拘无束。但人生在世,要吃饭,要穿衣,要顾到别人,岂能当真无欲无求?涅槃是‘无为境界’,我们做人是‘有为境界’。在有为境界中,只要没有不当的欲求,就不会受不当的束缚,那便是逍遥自在了。


以上所有配图,均为《笑傲江湖》的电影和电视剧的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