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小木,再见小木

小木还是像个小姑娘一样猫着腰,垫着步小跑着过来,脸颊红扑扑的,一把拉开椅子,坐下,看着三山脸上五年前留下的疤,语气平淡地问三山,你跟人打架了?

平淡得就像打架是家常便饭,就像打架对三山来说是家常便饭,就像三山们只是跟以前一样分别了一个暑假又重新回到校园,就像三山这七年里经历过的故事都只是儿时黄昏后胡同里的一通打闹。

小木还是像以前一样,语速还是和反应速度一样快,眼睛一刻不停地转来转去,嘴也一刻不停地说话。

十二月的北京,难得阳光明媚,窗外的大栅栏显得更加熙熙攘攘。

小木说,你看我脸上的痘痘,这两天又上火了,可是你第一次来北京,一定要带你来吃东来顺。

小木又说,出门的时候以为今天很冷,就穿了最厚的羽绒服,(起身脱衣服)刚刚在车上都给我热傻了。

小木还说,我团购了优惠券,要提前两个小时预约才能用,现在(抬手看手环),还有15分钟。

然而,小木毕竟已经不再是小姑娘了。鼻尖开始有斑,眼角开始有纹,开始抹颜色很浅的口红,不再扎马尾辫,不再留齐刘海。


黄铜火锅咕嘟嘟不停地冒泡,一丝粘在锅沿上的羊肉开始变黄、变黑。

三山本来饭量就小,吃火锅被烟气一熏,更是一吃就饱。小木却还是不停地把涮熟的羊肉推到三山这半边,把生肉、生菜、面条从她那半边放下去。

小木说,你别说话,也别光傻笑,快吃。我十点才起床,吃了早饭就到这了。

小木又说,等会儿去国家博物馆行吗,离这也近,吃完我们还有两个小时可以看。

小木还说,我也一直想去没去,就防着万一哪天老家来亲戚了没地方去。好在北京地方大,景点多,不像在绍兴,上学四年,带一拨拨的朋友去了鲁迅故居不下20次。

三山嘴里塞满了羊肉、青菜和面条,只能一味连连点头。

一周前小木就放出话说,你要自己想好去哪玩啊,要不然第一次来北京留下遗憾她可不管。

三山笑笑说,我是去出差,又不是去旅游,能顺便见你一面也就够了。

小木当时内心里的OS一定是一个撇嘴的表情。

她果然还是把他们半天的行程安排得紧凑而不紧张。

经过两道安检,三山和小木才算进入国家博物馆。小木看看时间,一个小时也够了。

三山从未想到过,当年上学时学财务管理专业的小木居然对这些古董文物有这么全面深入的了解,甚至把自己这个文学院的学生甩开了几条街。从商周青铜器到明清珐琅器,从郑板桥的竹子到非洲部落的生殖崇拜雕塑,从工艺技法到艺术构思,甚至连篆刻文字、落款,小木几乎无所不通,讲起每一件藏品来都是头头是道。

小木轻描淡写地说,我买过一本书,带图的那种,上面有这些东西。

国家博物馆出来,偌大的天安门广场上居然空无一人。三秒钟之后,小木突然呀一声,拉起三山就跑,终于在长安街边上的人群中找到一处缝隙,就站在护栏边垫着脚尖看天安门降旗仪式。

国歌停下来的时候,人群开始缓慢地散开,车辆重新恢复通行,灯光亮起,长安街的夜开始了。

三山趴在护栏边点一支烟,小木故作紧张地侧过身子,悄悄说这里不让抽烟的。三山指着路边排水口里厚厚一层烟头“哼哼”了一声。旁边的人开始走过来找三山借火。

一个穿制服带大檐帽的人走过来,三山下意识地把烟捏在了手心里,小木鼻子里嗤了一声,轻蔑地说,那是交警,不管你这事。

晚饭依旧在附近解决,因为饭后还要去剧院看话剧演出。

海碗居的炸酱面果然对得起店名,三山吃到半碗的时候就觉得困难重重了,桌上的香椿炒鸡蛋和各式点心还剩了许多。

可是你知道,农民的孩子,穷惯了,就是怕浪费。于是就打着嗝继续努力往嘴里扒拉。

小木说,面吃不完就算了,吃菜吧。

小木又说,实在吃不完也没事,尝过了吃饱了就好了。

小木还说,浪费了难受的是别人,吃撑了难受的可是自己。

小木最后说,走了走了,不吃了,你怎么还是总爱委屈自己呢。

他们等到了演出开始前5分钟,终于买到了最低价的票,在黑暗中摸向自己的座位。

莎翁的经典剧作,一群北影的硕士、博士、新锐导演、演员们也很出色,三山看得有些入迷,小木却似乎有些累了,一直斜躺在座位里。

演出结束已经快十一点了,北京的大街依旧灯火辉煌。

小木说,这个城市就是这样的,每天的时间在这里被拉长了三四个小时,每个人都在这里红着眼睛透支生命。

小木又说,可是我喜欢这个城市。就像刚才我们看到的话剧,在我们家乡是根本看不到的,而且不是钱的问题。

小木还说,我们以前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其实读大学最重要的并不是选学校或者选专业,而是选择自己喜欢的城市,选择自己愿意生活的环境。如果当初我选择来北京上学,也许现在就会少走很多弯路。

北京的地铁网络的确发达,发达到即使他们的住处相聚遥远,依然可以在同一个站点上次,然后各自去转不同的线路,发达得就像人生无限多的岔路口。

小木要比三山先下车。

小木说,晚上冷,把你包里的毛衣穿上吧,别死扛着。

三山说,不冷……那我下了车就穿。

小木说,好吧。虽然你肯定不会穿。(车开始减速)

三山说,你老是这么聪明不好。(地铁底部传来刹车声)

小木说,我妈傻,我当然要聪明点了。

三山说,那你也不能老欺负你妈啊。(车停了)

小木说,我不欺负她欺负谁啊。(门开了,她边走边回头)

三山说,路上小心点!

小木应了一声,没有回头,好像也没说再见。

就像,他们明天还会再见。


作者:毕乐

这是新人物志第十四篇文章。

我们都曾经是小木,三山,还会有很多的小木、三山成为今天的我们。

毕业一别,何时再聚?

再聚还是不是从前的你和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