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北旅行记 | 020 元阳哈尼梯田(下)

6、去龙树坝看日落

和马拉松跑者们聊天的中间,早上的一日游司机大哥打来电话。

他好像对于天气差,没能带我们看成美丽的梯田,而感到抱歉,想邀请bless伟、我、仲仲,一起去龙树坝看日落。

于是,我们兴高采烈的到了约定的集合地点,老县城(新街镇)广场。

和司机大哥碰头不久,我们遇到了两个少年,小湖南与老董。这让我想起了敦煌站时,杨阿姨对云龙的描述,一看就是学生模样。

少年在问路,好似有点不知所措,站在司机大哥车边,我很自觉的问了句,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看梯田。他们很积极,没多纠结,挤着车,一起去向了龙树坝。

好像又没有赶上看日落的天气,于是,大家几乎把时间都用在了拍照。

司机大哥拍得随意,酱婶儿的 ↓

也乐于抓拍,酱婶儿的 ↓

更乐于摆拍,酱婶儿的 ↓

夕阳西下的时光很短暂,谈笑间,大家始终在一起。

他们知道了我们住在悟空青旅,我们知道了他们来自蒙自县的同一所学校,校友也曾推荐过悟空。于是,顺理成章的,和我们一起回了住地。


7、机车帅哥大山与学者无名氏

小湖南,阳光帅气,老董,老实内秀。

我们有着一个相同的喜好,那就是,机车帅哥,大山。

怎么形容大山呢?低调内敛,话不多,很诚恳,那沙哑而磁性的嗓音,一开嗓就能迷倒万千少男少女。他一个人,一辆机车,从青海一路开过来,那身如同交通指挥员般的荧光机车服,加上俊朗利落的外形,这样的大山,用小湖南的话讲,连抽烟的样子,都招人稀罕。

上图 ↑,曾经在悟空做义工的朋友,留下的画。

当然,对大山印象美好,还有一个更有趣的原因,刚巧的对比与差距。

晚饭拼餐,要来一位新伙伴,因为不识路,他一直在给做饭的青旅老板little哥打电话。

来来回回,他只肯告诉little大约10分钟到,却不肯告诉little他在哪儿,让little来判断。

就这样,集体饿着肚子等他,等来的他侃侃而谈,从老挝聊到柬埔寨,一直讲到了哈萨克,着实有点大发,以至于我现在只记得起他说的那些地点大名,不记得内容。

其实,我更愿意这样理解,他是真的有学识,只是内心有点弱小。

就像我在敦煌的时候,也曾经因为10分钟的行动仓促,而产生焦虑,而不停的和小昱、云龙说话一样。

他不停的说话,是出于让大家等的抱歉,是出于与陌生人快速建立链接的惶恐,更是出于内心焦虑感的不自知。

可能吧,饿的我是有点讨厌他了。以至于记不起他的名字,只能称呼为学者无名氏了。

从大山和无名氏身上,我看到了一件事情:

一个人,过去的经历并不能代表什么,而更真实的,是面前的呈现。大山没有无名氏的学历,但他有诚恳的态度;无名氏没有大山的摄影技术,但他有更博览的知识。他们都是善良的人,他们会在各自的领域取得建树,但会拥有不同的快乐与满足。


8、相继告别

起早送仲仲,little哥跑来送u盘,那是我插在电脑上给大家传照片,走得匆忙忘记拔的。

little说,他在给客人结账时发现的,担心是仲仲的,特意跑来送一下。

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们俩站在车外,看着点名大姐在两个车之间,象征性的又数了数人数,默默的,目送大巴离开。

回青旅的路上,和little哥简单的聊着天,大雾小雨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清了大门口的“售票处”大字。

可能太早了,也可能都去忙了,售票处门还锁着,没有人。

回到青旅,little哥带着bless伟和我和小湖南和老董,去了趟哈尼小镇,据说那里有一些野生的茶园,采点回来,可以给旅客泡茶喝。

回到青旅,bless伟带着我和小湖南和老董,去了趟民俗村。

我们想沿着路再找一次之前看到的彩色梯田。可惜,大雾终归是大雾,毫不客气。

这次,我看到了田间的祭拜。想必是哈尼族在插秧前的传统仪式。

没有看到彩色梯田,我们遇到一拨外国老年旅行团。

插曲:

外国旅游团在泥梯与秧田间行走时,对面出现了一位赶牛爷爷与两只牛。

赶牛的哈尼族老爷爷看到了旅游团,挥着杆子,大声呵斥,能看出来,他特别着急;

旅游团的老爷爷看到了赶牛爷爷和牛,加快了脚步,能看出来,他想给牛让路,也很着急。

可惜,在距离两个交叉口的时候,牛还是走下了泥梯,踩到了田里。

哈尼爷爷,继续挥着杆子,更大声的呵斥,想把牛赶回泥梯;

旅游爷爷,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双手合适,弯腰示意。

这个场景,我知道,可以有很多种理解,但我希望用这种方式:

虽然现在还没有插秧,但赶牛爷爷想培养牛的习惯,所以才一直挥着杆子,是想把牛赶回泥梯。

虽然已经加快了脚步,但旅游爷爷停下来,双手合十,是想和赶牛爷爷一起,祈祷牛赶紧回到泥梯。

赶牛爷爷在挥着杆子,旅游爷爷在合十双手,双方语言不通,种族差异。有抱怨、有抱歉、但同是满鬓斑白,同在牛下田时着急。

╭(╯^╰)╮我们,站在不远处看着,默默无语。


其实,我们也不只是远远的看着。

后来,在回青旅的路上,我们又碰到了那位满斌斑白的旅游爷爷,我们知道了旅游团来自法国,知道了他对梯田的兴趣,知道了他到过的北京,听到了他说勇敢。

这蹩脚的英语,得到了爷爷的宽容,但对于刚刚的场景,我们都想说点什么,但又都颇感无力。

书到用时方知少,不是开玩笑的。

回到青旅,我带着小湖南和老董,在青旅外转了转,给舍喵喂了喂奶,做了个窝,留下了便利贴。

午饭后简单的休息,我和老董、小湖南一起,从悟空青旅->老县城(新街镇)->新县城。

又看到了停留过三天的路口、又到了那个充满着乡音的汽车客运站。

老董和小湖南,特别礼貌的把票的时间买在了我的时间后面。

我要去建水,他们回蒙自。拜别,没有再停留。


ps :悟空青旅今年还是淡季会托管哟,如果有兴趣承接的,可以后台留言,我把little哥的联系方式发你。


游记的下一站:云南建水。


                                                                                            ————  ^^ 未完待续 ^^

2016的一段单人旅行,116天的遇见,我想在这里,与你分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