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服和被说服都太麻烦了

0.009字数 2305阅读 43716

时隔几月,我再次用起了这个题目。

当时我恰巧陷入了几场论战。说是论战其实不太合适,论战听起来更像是板起扑克脸的事情,而不是几个闲人在网上通过互相贬低,来交换一些负面情绪。更适合的说,应该是有人对我的说辞感到无来由的厌恶,于是找个无关紧要的理由来把我攻击。我一方面觉得他们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可惜只适合他们的尺寸,以我的尺寸就套不上去。我们本相安无事,我也不愿浪费口舌,可惜恶意来得太凶猛,以至于要回敬一些才能消解。我欢迎赞扬,接受批评,但还是坚决反对诬蔑。于是只好陷进去,甚至好几天抽身不开来。

那几天我觉得很累。

像铁船上了岸,士兵的枪对着武士的刀。其实枪有枪的道理,刀也有刀的胜利,近身搏命,当然是刀来得更顺手,但百步开外,你就只能举手投降。我找到他们话里那些无关紧要的毛病,列举一下,论证一番,最后四方作揖,说我不再回复了。靠着这种手段,就可以看似在逻辑上处于所谓「赢」的一方。但其实,整件事情都无关紧要,我们浪费了几天的时间去互相写文,攻击,谩骂,说服,很是无谓。道理的意义在于互相恪守,而不是面红耳赤的说服,争到最后都无关道理了,全是意气。

我依然不能转变他们对我的厌恶,他们加之我的厌恶甚至是愈来愈深了,这厌恶存在于他们往后文章的那些反派角色里,存在于你偶尔能看到的评论里,存在于某些与他们的朋友对我的取关。

其实这都无关紧要。我深深的开始觉得,说服和被说服都太麻烦了。


认识一个学妹,遇到了感情上的问题,把聊天记录截图,发到我的窗口里。我很庆幸微信没有一个「对方已阅」的功能,因为我看到了,但我不敢回复。

我知道哪怕只是一句的安慰,都会点燃她抱怨的热情。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都得听她阐述自己的爱情观点。她是很怀疑的,一定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得到别人的认同,才能把这个观点变成事实,然后再用到自己的伴侣身上。

她的观点里,有些我认同,例如男生一定要付房费,第一次去七天或是如家会显得不尊重。但剩下一些女性角度的观点阐述,我听着会觉得坐如针毡,想开口又无从下手,想下手又忌惮我不是这段关系中的那个男友。

我一直觉得一段感情关系里,除了当事人,任何人都没有趾高气扬来评判的底气。在这一点上我对所有感情专家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不能遇见每一个客户都说分手,这就像重装系统一样不负责任。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在说服你如何去适应一个本不适合你的人,这又未免有耽误终身的意味。

感情是一场互相的占有。我们强占一件东西之前总喜欢讲道理,以掩饰愧疚。于是最后演变成相互的说服。但女性心底长存的那点小任性又让这成为泡影。你不讲道理的时候,她们说你野蛮,讲道理了,她们又会说我发脾气的时候你还讲道理是有多直男癌。于是最后你能做的就是把她拥在怀里,疯狂做爱。

我似乎觉得,有很多实质性的东西能取代毫无建树的说服,说服反而成了最无力的那种形式。


小学的时候。我犯了事,打了同学,砸了课室,摸了女生,拿着鞭炮把厕所的下水道炸开,班主任把我抓到办公室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他比我还兴奋。我这么做坏事,是荷尔蒙促使我去吸引女生,他的表情却告诉我,他的荷尔蒙是通过批评我,才能发泄一些出来。

我一如既往的把所有责任都包揽在自己身上,但他也一如既往的把那些看热闹的同学都抓起来,承受跟我一样的惩罚。这比让我抄一百遍羚羊飞渡或是狼牙山五壮士更难受,就像把朋友邀过来吃饭,反而让他吃出个食物中毒一样愧疚。

每次我辩解,他都是这么说的:“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也有责任。”他却没看见,也不愿去看见,我爸扇我的时候,那清脆响亮的啪一声,真的是只用一只手完成的。


那时候我还小,懂得一点道理,迫切的想要成人知道。成人们却可以心安理得的选择无视,并且一如既往的对我惩罚。

到后来我长大了,取得了跟所有人同样的地位,起码是作为一个“人”了。不再是毕业证被别人拿在手里,像任人宰割的羚羊,要飞渡才能逃脱,又或是狼牙山上的壮士,要殉国才显得壮烈。但我依然的发现说服没有任何用处,再争辩,也只徒增别人对我的厌恶。

羚羊说服不了猎人放下长枪,壮士说服不了日军放他一马,特别是你以“狗日的皇军”为开头的时候。


我开始明白。无论我说得多么有理有据,其实都是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强加于人。即便是出于好心的劝说,也得花费很多不对等的心思,才能取得一点不如愿的成效。

万一你不能,甚至还会伤到人。

都是成年人,有了自己的世界和世界观,都有自己的选择和原则。这时候,无论是说服和还是被说服,都很无谓,且太麻烦。

如果你不自信能做到把别人说服的地步。你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听她说自己的故事。人贵在自知,或许还可以加上一点体谅。沉默和微笑,那是风度;一皱眉,往往就俗;开口批驳,那就把坏事搅得更坏,大家给你贴个“难相处”的标签,下次再也不愿意跟你分享。

发泄之所以为发泄,就是并没有那么迫切的需要我来替她解决。我能做的就是点头,微笑,表示理解,然后分担,这是最好的结局。

观点之所以为观点,就是每个人都凭着自己的世界观,得出自己的那么一个点。除非是一加一等于几这种确切的问题,不然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声音。统一起来,都得按着你的来做,说服不了的打击,不能打击的暗着讽刺,这是除了希特勒以外的什么人啊,我是生活在除了朝鲜以外的怎样一个国家啊。


人人都说聆听最简单:不作为,只要听就可以了,其实相反。没等别人说完,就忍不住的要插嘴,批驳,说服的,占了大多数。

大家都说说服是最困难的,其实不然。保持必要的安静,不做徒劳的解释,能被称作有修养的,始终是少数。那是要写到书里,或是摆到神台上供奉起来的。

聆听困难,说服简单。因为不安分,所以要说服,因为要说服,所以太麻烦。

说服比聆听更容易,但聆听却比说服更有力,这是多么耐人寻味的一件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早上班出门一段路后发现汽油所剩不多,再发现忘带钱包。这种状况实在令自己焦虑不安。焦虑(Anxiety)不仅仅是感...
  • 墨镜是一个必备的神器。不仅可以防晒,还可以装13,更重要的是搭配。 这么重要的一个东西,我们一定要选择好啊! 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