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的同事

如今的你

我万万不敢把你和这起悲剧联系在一起

不能人中凤

也算一等一的娇姐

某个年终会

你红呢耀眼

一帮帮攀缘附会的女人

愣是把你簇拥

从李寨来到李寨去

一路风光尽揽

买个菜都会娇滴滴的让老公接你

拎你和菜上楼

我常常怂恿他随便接一个回去得了

你那小媚眼大大的抛

我三十岁和人打了个失败的架

你百般劝我

我哭哭涕涕的给总告状

总在北京

我羞愧难当知道小事一桩

你三十岁了吧

这都没得可拦了

怎的这般混球

怎么这么不坚韧

我相信你是失手的

我相信是心魔在左

圣和魔只隔着一层纱

请不要大声说话

以免吵醒它

女人的压力山大

一不小心就咆哮过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