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奇谭 |《鬼影奇情录》(3)

96
灰土豆 7f79368c c7ba 4663 a8d3 a07f6e373b00
2018.04.16 13:00* 字数 4386

    舞台上火熊熊燃烧起来,把师徒四人紧紧围住了。这时候,穿着孙悟空戏服的滑板少年尽管明白自己是在一部电影里,却又真切地感受到了灼烧带来的疼痛,在火光与烟雾的间隙,他看到台下李大顶脸上露出满意的潮红,手里还挥动着一个短而细的木头棍子。尽管少年才13岁,他明白自己可能是站在了死亡的边缘。

    就在几分钟以前,他眼见着穆星月从台下不顾一切地奔上舞台,拼命地扑打儿子身上的火苗,而自己却被一团火点燃,滋滋地烧焦了皮肤。而就在那个时候,后台的演员拎来了水,扑灭穆由前身上的火,然后合力要将失魂的他救进后台。

    滑板少年和其他三个孩子呼喊着救命,戏台上却没有人帮助他们。少年发现所有人都疯了似的去帮助穆由前,要将这个电影主角救下来。尽管师徒四人的戏服十分惹眼,但所有人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神里都是空洞的。他想到了之前李大顶带着他们去和穆由前谈事情的场景。

    当时,李大顶将一册剧本交到穆由前的手中,告诉他这是他叔叔穆梁辛转交的:“你的叔叔十分爱护你,他怕你改编不好剧本,就找了专门的作家为你改好了。只是,里面要加上这四个小孩的角色。”说完指了指师徒四人,然后又说:“你知道,他们代表了新生事物,就像是革命的火种。

    滑板少年记得,当时穆由前的双眼中展示了和现在舞台上的人同样的空洞,而且,穆由前的脸上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做表情,几乎把那张奶油小生的面孔扭曲成了一条烂毛巾,他嘴巴张开想说话,然后又迅速闭上,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人内部的齿轮错位了那么一两秒。李大顶就用手中的短而细的木头棍子戳了戳穆由前的肩膀,木棍还闪了一点电光,穆由前立即像是被注入了能量,嘴又可以自由地说话了:“谢谢您!叔叔他真是太照顾我了!只是这几个孩子为何要是《西游记》里的师徒四人扮相?”

    李大顶说:“这是象征的意象,一种超现实主义的手法。你想想,革命之路多么难走。你们觉得这个世界混沌残破,不值一过,但有多少人在剧毒的污泥里面挖金子,也许有人专门吞吃那污泥,让自己变成畸形人,反而更强壮呢!这世道造出来的妖魔鬼怪,难道不需要真心求经的人去斩除吗?”穆由前连想都不想就脱口应答:“您说的对!太对了!我这就按照您的意思改!”滑板少年想,李大顶这么一大堆稀里糊涂不知所云的话,怎么会触电一样就得到回答呢,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在剧院房顶上的木架子被烧断并轰然跌落舞台、在幕布全部烧着、在台下所有奔逃的观众最凄厉的嚎叫中,滑板少年明想到,在一部电影中,那些配角们当然只能有单一的功用,他们是故事里的人形工具,所以眼神空洞。而性格丰富的主角短暂的反应失灵,一定是那个仿佛凌驾于电影之上的李大顶做的手脚,他一定是用电光木棍控制了主角穆由前,让他迅速与自己对话。这个秃顶胖男人为什么有些眼熟?终于在脑海深处,一个花裤头的阴影越来越大,大到几乎要遮蔽了少年对死亡的恐惧。

    滑板少年对着三个孩子,也对着台下在混乱四散的观众中一动不动望着他命运的李大顶大喊起来:“我要把花裤头共和国的旗帜插到电影里。我们要砸烂这个破世界。”然后啐了一口吐沫在舞台地板上:“这部电影真是太难看了。”

    少年看准了人们把穆由前拖走的方向,他明白,主角必须死在一部影片最后的时光,就算没人救他,所有的火焰也都会为他让路,跟在穆由前后面一定会逃出去。少年把本来用绳子绑在身上的飞行滑板扯了下来,这深刻地印在少年意识中的滑板,进入电影世界之后也仍带在身上。少年舞着金箍棒跳上去,向其他三个孩子喊:“你们都跟着我!”

    三个孩子早已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几乎都能灭掉自己身上的火了,现在听到这句话就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于是,麻花辫唐僧、小胖子猪八戒、短发沙僧就跟着飞行滑板孙悟空顺着穆由前被拖走的方向,从后台走了出去。

    在影评人W看来,这部独一无二的《鬼影奇情录》的剧情走向的确是有些惊奇。本来在电影院里,他首先是被枯燥的剧情铺展和无趣的拍摄手法弄得坐立不安,之后,又被几个熊孩子在影院里的肆意奔跑搅得烦躁不已。但作为脸上没有荣耀的金色生育标记的单身汉,他深知自己如果胆敢唾骂这些孩子,他们的家长一定会以吐沫将自己淹没,说不定还会将自己扭送派出所。之后,孩子们消停了,W就强迫自己专注地盯着银幕,毕竟还是要靠写影评吃饭,但睡魔轻易地搅散了W的注意力,使他濒临梦乡的边缘。

    这个时候,银幕上滑板少年在熊熊烈火之中的那句“要砸烂这个破世界”的呼喊使他惊醒。下面是他在之后写下的影评:

    在砸烂这个破世界的呼喊之中,我看见了《鬼影奇情录》(Something You Never Wanted to Know About Ghost,2096)对一个新世界建立的渴望。而且,在如何把世界砸烂上面,影片编剧也就此发挥了惊人的想象力。有着火眼金睛的少年孙悟空显然有着自己的直觉,与他相伴的有唐僧(虽然只是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但小女孩把那种懦弱演得淋漓尽致)、猪八戒(导演选择这个小演员来演这个角色,确实非常明智,他一直在试图去吃银幕上的一切食物,并误食了一瓶雪花膏)、沙和尚(用一个短发小女孩来演一个粗鲁的和尚,是很具创意的想法,而且现在孩子的那种因父母纵容而肆意妄为的气质,也十分精确地演出了沙和尚的粗鲁感)。少年孙悟空一直驰骋在自己的飞行滑板上,这种将当下日常儿童玩具拼贴到民国背景中,是非常大胆的手法,我们已经很少在一部商业恐怖片中看到如此先锋的意识,而导演也很显然是在致敬上个世纪的经典科幻影片《回到未来》(据我将该细节与一位编剧朋友讲述之后,他认为,导演很可能是在致敬韩国在100多年前拍摄的动画片《百变孙悟空》,那里面的孙悟空就是踩着滑板的)。

    故事中,师徒四人在火灾之后一起跟踪穆梁辛,发现穆梁辛回到自己住处,付酬金给为他购买、改装火炮道具的剧院勤杂工老王,并露出了上世纪后期精神病角色表演大师杰克·尼克尔森在《闪灵》(The Shining,1980)、《蝙蝠侠》(Batman,1989)中的邪恶笑容。少年悟空大喝一声,直接以棍棒将穆梁辛的脑袋敲烂了,穆梁辛就此死亡。按照正常的剧作理论,这出本来可能是拙劣仿造《哈姆雷特》式的复仇故事,在这个时刻就丧失了复仇对象,成为颇为奇崛的剧情走向,为影片中描述的肮脏世界增添了一丝混乱的意味。少年孙悟空在此还将脸凑到镜头前挤眉弄眼,这种间离的摄影手法,也迫使观众思考,是否我们也应对我们身处的世界挤眉弄眼。

    在金都大戏院一个漆黑的夜景中,本片最令人恐怖的场面上演了,穆星月与穆梁辛这两个鬼魂各自吓晕、吓死、吓傻了若干人。他们还在一个秃顶魔法师(穿着现代服装,使用魔杖,手法与《哈利波特》中伏地魔的手法如出一辙)的指使下,追杀师徒四人。此处高明地戏仿了许多拙劣的恐怖片手法,比如黑暗里鬼突然跳出来吓人,或从阴森森的床底下突然伸出个脑袋,或是操起电锯(秃顶魔法师以魔法变出来的,又一次高明的穿越式的拼贴)要锯师徒四人。本片主角穆由前虽然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奶油小生,但他站在了革命的力量这边,不断地帮助师徒四人,但惨遭他父亲持电锯将身体一锯为二,血浆四溅,瞬间也化作了鬼魂。此处显示出了导演对美国血浆片技法的娴熟把握。

    于是,这三个鬼在黑暗的戏院里打了起来,尽管他们的身体就像至今未能治理的雾霾一般,看上去是乳白掺杂了土黄的无形气体,但并不妨碍他们以污言秽语攻击仍在流动的未死的心灵,可以说这已经几乎突破了电影道德审查委员会审查条例第21条的语言使用界限。而穆由前此刻面临了深刻的选择:到底是该相信慈祥但严厉的父亲,还是相信帮助了自己的叔叔,又或者是应该对这个虚伪的世界报以彻底的蔑视?他最后显得十分疲累,说:“每一个故事都是有结局的,你们再折腾也是白费劲。”说完就启动了似乎是一种自噬的程序,我们看见他开始以嘴吸取自己的身体,不,并没有什么身体,就是一团气,吸光之后,鬼的嘴也就遁入了黑暗。另两个鬼面面相觑,突然间丧失了打架的兴致,就好像对整个情节丧失了兴致一样,悠悠地飘走了。

    可能是这些鬼的怨气太重,导致秃顶魔法师无法再轻易控制他们的行为,这就使得师徒四人此时能正面与魔法师斗争。魔法师的魔棒此刻也丧失了魔力,徒劳地发射电光,却不能控制任何事物,这是影片对科技至上主义最终失败的一种绝妙象征——魔法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毫无用处的秃顶男人。孙悟空在此时指着这个秃顶男人进行了一番令人难以理解,却又似乎满含深意的对话,令我记忆犹新:“你就是那个新搬来的花裤头男吧!我认出你了,就因为偷了你的花裤头,你就到电影里面来追杀我。你是欺负我年纪小吗?”

    就这样,依靠那些可能是木头削成的,或者是铁丝与纸糊起来的道具金箍棒、法杖、九齿钉耙和降妖杖,四个小孩子把秃顶男人打得满头是包,直至血流满面。你甚至能看见导演运用不同景别与角度的镜头将那些包凸起的过程也拍得活灵活现。而这个秃顶男人根本不敢也无力去招架。最后,孙悟空让唐僧揪住他的眉毛,让沙和尚找来绳子捆住他的手,又让猪八戒用九齿钉耙扒下他的花裤头。影片的高潮就在这漫画式的夸张而抽象的动作戏中到来了。

    在黑夜败退,白昼阳光即将碾碎一切阴暗秘密的黎明前夕,孙悟空打开了影院大门,望着门前清冷的街道、街道之外清冷的江河湖海、以至整个破破烂烂的世界,从容地将花裤头绑在了金箍棒上,变成一面旗帜,重重地戳在脚下的大地上,仿佛宣告自己国度的成立。

    就是这篇影评导致影评人W最终转换了行业。W雇佣的新闻机器人将调查报道发表出来之后,向公众证明了W的清白。但W最终还是放弃了影评人的职业,他确认,在这部电影之后,这个国家里恐怕再没有什么电影再值得让人类去评论了。

    调查报道也为公众解释了此前当地都市新闻中一个秃顶男士看《鬼影奇情录》被惊吓至精神错乱的原因:那个人自然就是李大顶,他的思维在那部独一无二的电影中被扭曲,以致于影片结束后,他成了一个喜欢挥舞棍状物的神经病。

    至于李大顶的神秘设备,被新闻机器人在调查中寻获,他发现其中有利可图,又急于为自己更换第二代寿命长达半个世纪的核能电池,就将之卖给了迪士尼公司的一个影视交互技术研究人员。当然,他在调查报告中宣称这个设备神秘失踪了。因为他的这个行为,电影院的命运也因此更迅速地败落了。因为不久之后,迪士尼虚拟游乐场就遍布了全球。

    据一则软广告式的新闻写道:这种虚拟游乐场不再需要顾客千里迢迢跑到香港或上海去排长队,它的网点比麦当劳的门店还多,只要坐在椅子上自助点单,看一眼荧荧的神秘蓝光,就可以迅速进入任何影片,你可以和《谍影重重》里的杰森·波恩一起并肩作战,或者背叛他成为五角大楼的帮凶;又或者去韦斯·安德森的任何一部电影中,拿油漆把他影片中那些叫人腻味的小清新风格建筑全部涂成黑白色;当然,如果你选择和死神下棋,那么可能要多付五块钱,除了因为英格玛·伯格曼的电影版权现在比较贵以外,死神的下棋程序,还是由IBM公司深蓝电脑或谷歌AlphaGo授权的,至于是要和死神下国际象棋还是下围棋,全凭顾客的喜好。

    而全球最大的色情网站CEO表示,他们正组织志愿者测试,准备积极投身人类历史上那些最可怕的影音体验,比如地狱一般的《索多玛120天》或令人窒息的《感官世界》。他相信,这将是未来最大的市场。

故事集·未来奇谭
故事集·未来奇谭
7.2万字 · 1.1万阅读 · 38人关注
这些关于未来的故事,对人类未来生活进行了各种诡异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