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14)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09.23 15:42* 字数 1764

上一章-一见钟情

小说目录

第十四章-白淑女巫

深夜,静谧而带着一分舒适的屋里凝聚着一股血腥味儿,风略略吹过烛台,轻易地将火给扑灭了。窗外的狂风刮呀刮,直敲打着窗户,咚咚响的滴水声终于止住了,地上“唰啦”的落叶灰尘被“风哥哥”给揪了起来,在空中悬闹着,聚成一个漩涡。

蓉千风被这浓重的血腥味儿给熏醒了,突然大门敞开,迎来了一阵又一阵的白雾。

迷迷糊糊的,犹如一团白棉花铺盖向这房间。“是…谁…”蓉千风以为又是那什么白狐,吓得立马躲到床上的被褥里去。吗白衣女鬼的眼珠子、嘴唇尽是洁白,头发千丝万缕,长长的白指甲一点点向千风抓来。

千风抖着,腿都软了,再加上右腿行动不方便,这会儿冒着冷汗,心就如小球儿一般砰砰跳着。

那白鬼冲了过去,速度就像火箭般,一把将千风给揪了起来,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花脖之神,你终于出现了!快快随我去,不然,你早晚都会被执掌大仙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处死……”

千风头脑一片混乱,犹如糨糊一样黏住了脑核,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料,她便是那白淑女巫!千风只是竭力掰开她的手,可却怎么也掰不开。那白淑女巫瞪圆了眼,叫道:“要么就跟我走,要么就死!”

蓉千风忽然猛的踩踏住了她的脚,一掌如魔力般地劈向她,顿时,她飞出了那十里之外!

又是一桩奇事,弄得她都有点欣喜若狂了,可是为何自己一会儿功力猛增而有的时候却一点儿劲也使不出来呢?哎!刚刚真是吓坏了,这白淑女巫人模鬼样,还尽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顾名而思义,应该又是那什么非智慧生灵吧?

这时,柳夏悄悄地抄着一小道儿来到千风的房里,她四处张望,小心翼翼地踏进屋里,焦灼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呀千风?我刚刚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你还好吗?”

千风吓得脸色苍白,愕然而又吞吞吐吐地说:“没事儿……就……刚刚撞鬼了……你……你能陪我说会儿话吗?”

柳夏轻微地点点头。于是,千风便一五一十地把刚刚的事阐述给她听。她回答:“对的,你所说的白衣女鬼,正是白淑女巫。我来这李府有些时间了,我自幼便被抛弃于这云都,被李府的老爷收留,在这里当丫鬟,我常常听柳花说,白淑女巫是东方的统者,她身上有着冰罗旋杖,可以阻挡外界的一切,可这女巫因偷炼阎罗毒爪而走火入魔,一直在寻找花脖鬼,而那文幽鬼王,是死亡谷的鬼君,他以掏人心脏为活。”

“那这柳花是谁?花脖鬼又是甚么?”

“柳花,她是李府最先收入的侍女能歌善舞,而且法力无边。对了,她之前就是在你这房间里住的,后来她爱上主公,被李老爷在她的房间里处死,所以,她死也是死在这儿……她真的很善良,而且待我很好。至于那花脖之神,我只听闻,她是鬼神,以前柳花姐姐说,花脖鬼本性并不坏。而且……”看着千风的失落与吃惊,柳夏突然不说了。

蓉千风并不愿意相信自己是众人想要擒拿的花脖鬼,可她终究还是变不了事实,她再也无法承受任何打击了,她是玻璃心,她是一只惊弓之鸟,可知将来哪一天有一个人能够堂堂正正地告诉她关于她的身世,可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以为,她还能承受得住吗?她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明确地告知她答案、告知她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花脖鬼,甚至发布满天下铲除她!可事实就是如此,她又畏惧当自己知道这一切后,不仅会变得后悔、落魄,甚至会是自暴自弃!

千风回过神来,问:“那,你们都是以孤儿被带到这里的吗?”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已经做得不错了,依然能够用亲切而响亮的声音询问他人。

柳夏回答:“是啊!我们都是无父无母自小被扔在这里的孤儿,你也是孤儿吗?”

“我……”千风捻着手上的树叶儿,她怕她说出来后,会失去了一切,“我从小生活在钵山,也一直困在钵山,我也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可后来,我来到这么一个人间,一开始,我原本以为人间会有许多好玩的地方、有趣的事情,还有那些人们。为什么?我现在开始留恋当初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可想不到人心险恶,我竟自找苦吃来到了李府。我没有干过任何粗活,更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遭到众人暗算陷我于不义……我束缚在钵山睡裹整整二十一年!二十一年啊!我每天看着那阳光小鸟翠绿小草,我心里有多么渴望;可当我被救出之后,我却处于一个黑暗的世界,我在那日夜是黑布而仅有一丁点水的地方生活了一年,虽然只有一年,可这无疑是多么煎熬的一年,你能体会到一点点快乐,光彩么?!”

千风的语气颇重,不禁让柳夏有些泪眼汪汪,可对于这一切的一切却由无错的她承担!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