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种植小记

对紫色郁金香的喜爱,源于六七岁时兴庆公园的郁金香展,转眼二十年过去,最初的喜欢变成一种淡淡的执念。

12年春种
12年的春天,住在比利时geel小镇,阿姆斯特丹旅行归来,满怀期待地种下了郁金香球茎,玫红色的小盆也是专门坐火车从安特卫普采购回来。满满的期待终是落了空,盆里的球茎开始长小白虫,院子里球茎开始发霉。
16年春 礼物

16年春魔都,意外收到朋友荷兰寄回来的一袋球茎,恰逢雨季,疏于打理,几天球茎已开始发霉,很是束手无策。之前的失败经历加上一捧发霉的球茎,不禁觉得希望渺茫,犹豫过要放弃,又觉得辜负朋友的心意,便决定堵上运气试试看。

大消毒

不得不夸小胖妹在我束手无策,百问度娘的慌乱情形下救了我,给球茎去皮,泡消毒澡,晒干,种入小盆。几天下来,看着冒着尖儿的球茎,心底不知不觉又生出小小的希望。

种好啦 3月底

据说水培是更容易的方式,留了四个状态最佳的“大肚”球茎试水。此后一天天,进公司总不忘去看看小球茎们,给水培的“大肚”们换水,期待新的变化,一天天失望,水培的“大肚”们变臭,起霉,长出小白毛,土种的球茎,尖尖的芽儿慢慢失了水份,变得干瘪,缩得愈来愈小。

快快长 4月

一个多月的尝试期待,最后被宣告放弃,和小胖妹把发霉的球茎做了最后处理,埋进花盆,任其自生自灭。

放弃 5月

16年初,收到缨姐送的一个月鲜花,猴年最后一周,在一捧花中看到最爱的淡紫色郁金香,心情瞬间被点亮,每天换水,插花,拍照。

缨姐送的花
分插

小胖妹看我喜不胜收不知所以,我说本周有最爱,当然很开心。小胖妹淡淡地说“去看你楼下的郁金香,抽芽了,大家都以为是洋葱头。”我一惊,飞奔下楼,八个月间,被完完全全忽略的球茎们,饱满而生机勃勃。

16年 1月

有些美好,不因自己的在乎而如期而至,酝酿成长,等待便是,17年有所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