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爱情的劫数》82 这种场面,算是新欢旧爱的相逢么?

情节回顾:《岁月,爱情的劫数》81 妈妈,这是我送给您最后的礼物! - 简书


有些事情,早晚会来,只是时间问题。

比如,死亡。

雷振国的葬礼上并没有来多少人,除了几个本家亲戚外,朋友不过是来了五位,同事过来两位代表。因为是异地火化,所以老家那边的亲友大多数来不了。而在这所城市,雷振国并没有多少朋友。

他从来到这座城市到离开这个世界,只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的时间。而这两年换了四五次工作,每次都是辗转在换工作和熟悉同事之间。除了猎头外,他几乎没有什么固定的人际交往圈子。何况,因为他的巅狂举动,至今为止,绝大多数高中和大学同学是拒绝与他有任何的联系的。


“真没有想到,他居然走得这么快。”两位同事中间,有一位是信仰上帝的。这位信仰上帝的姑娘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另一位男同事没什么特别的信仰,只是重复刚才同事的话,也说道:“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走得这么快!”

雷振国的妈妈已经哭晕过好几次了。 这个打击对于她来说,实在太难以承受了。她是个坚强的女人,在孩子几岁的时候,失去了老公,却依然坚强着。可如今,她再也坚强不下去了。她的弟弟特意从老家过来,陪着她。今天现场,一直扶着她。

仪式只是很短的一会。

一首乐曲的时间。

最后一眼,此生,便是决别。

这种悲凉的时刻,红却想不出来任何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马佳音忙着跑前跑后,往司炉工手里塞了钱。假如他不塞的话,火化在排队,而且可能会被把寿衣让脱去。虽然是传闻,还是宁有信其有。马佳音希望自己的兄弟,最后可以走得体面,至少衣服是整整齐齐的。

红没有跟着往里面走。她帮忙扶住了雷振国的妈妈。

雷振国生前另外几个朋友有两个跟了进去,另外三位也围在雷妈妈身边。

那两位同事已经出去了,单位那边给得假期很短,他们得回去继续上班。一会的白宴则是公司另外的同事过去参加。

白宴也完全是马佳音操办的。他自从雷振国去世,每天都是来回奔波,一直忙到天黑才能休息。不少工作也扔下没有去处理。不过,他依然不忘让红继续写小说。

红先陪了雷妈妈一天,后来雷妈妈的弟弟从老家过来,她便回去写小说了。今天一大早才随众人一起去医院停车间,然后一行人去来火葬厂。

折腾了这么久,大家早已饿了。但是这种场合,却谁也吃不下去多少东西。大都稍微吃了几口。雷妈妈也勉强吃了一两口。

雷振国生前的同事过来一个代表。席间也说了几句话,也是说雷生前是很好的人,安慰大家别太难过。


大家是包了一个大包间。三张桌。

红坐最靠近门的一桌。桌上只有她和雷振国生前的五位朋友。其中两位是女士,一个坐在她的左边,一个坐在她的右边。三位男士,分别坐在她们三人对面。

为了打破沉默,红先开口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是林红,雷先生同学的朋友。”

“我是林青,这位是我的老公,何大伟。”

坐在红左手边的女子先自我介绍了一下,又指了一下离自己近的男人。

“我是王恺,雷振国的同学,从小学一直到大学都在一个学校。”

何大伟旁边的男人也自我介绍了。

“我是杨志刚,他的大学同学。你旁边那位也是同学,沈梦园。”

听完介绍,红有些惊讶。

她身边这两位女人,形象和风格完全不是一个调上。


林青穿着打扮比较,怎么说呢,艳丽吧,虽然刻意低调打扮了,却依然可以看出平时浓妆的痕迹。沈梦园则不同,脸和衣服一样素淡——眉毛都似乎从来不修!

至于身材和五官。林青是那种大骨架,五官也很大,眼皮都是三层;沈梦园则是很小只的感觉,细眉碎眼的模样。

但是从第一印象来看,沈梦园却要显得比林青更为引人注目。沈梦园有种“端”着的范儿!这种范并不让人讨厌,反而多了几分让人欣赏的感觉。林青则有些小家子气,像缩成一团似的。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雷振国高中死缠的人,一个是大学至死都没有放下的人。想想看,如今却都坐在红的身边。还左右各一位。这种场面,算是新欢旧爱的相逢么?假如坐在中间的是雷振国,他会选择哪个呢?

红胡思乱想了半天。


“其实到现在也没缓过来,接受他,接受这个人真的就这样没了。”杨志刚开口道:“以前是恨得要老死不相往来,这人真没了,想往来也没个往来的地方了。”

红想说几句漂亮点的话,或者有些哲理的话,来应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特别生动又有意义的词,只能附合说道:“是啊,是这样的。”

大家再次陷入了沉默。

就这样,不到一小时,便吃完了这餐。

众人也就要到了相互告别的时间了。

红有些问题想采访下林青和沈梦园,所以委婉提了出来。

林青夫妇当场拒绝了。

“我们俩能来,也完全冲我叔的面子。他那么大岁数过来求我们俩。我们给他个面子。他人都死了,还扯过去的事情?有必要么?什么作不作家的。你写写民生,你看看哪又发水了还是孩子让拐了,你写这玩意儿做啥?有写得必要?他又不是带长带总的,有屁个价值!”。

何大伟说话语速很快,说完都没再准备听红说话,直接扯着林青的胳膊拔腿便走。两口子边走边来骂骂咧咧的。看起来带着很大的气。


王恺在旁边看到红很尴尬,忙上前说道:“林作家,您也别怪他俩。要怪就得怪我这兄弟,生前打扰人家太多。这样,他们的事情,我都知道,我算是个见证。您要是需要,采访我,我随时都在。”

沈梦园和杨志刚也拒绝了采访。不过,相对于林青夫妻来说,这俩人是比较委婉的。

“斯人已逝去,往事难追。我们总要多想想明天和以后。过去的事情,想起来,难免会伤怀。”杨志刚这话相当之委婉,翻译成直接的话,大概就是说过去的事情,不想扯。

别办法,红也不能强人所难。好在有王恺,红便约了王恺一会去喝茶,两个人随便聊聊关于雷振国生前的感情经历。

马佳音对红的安排并没有什么意见。他只是担心王恺会收钱。

事实也和马佳音想的一样,王恺和红提出来,采访可以,要收三千块钱做为报酬。这样的话,无论红问什么,他都会回答。

红没办法,只能打电话问马佳音是不是可以给这个钱。马佳音告诉红,可以给,不过给的过程要有证据。王恺这种人,要留一手才妥当。


收了钱,王恺让红随便发问吧。

红自然要问关于雷振国和林青、沈梦园的事情。

“先说沈梦园吧。她和雷振,哦,我们同学习惯叫他雷振。他和沈梦园的事情,用你们现在的话来说,是标准的傻白甜孔雀女遇到了傻抠愣草鸡男。雷振是什么人?他其实不是太聪明的一个人。但是呢,他运气好。沈梦园看上了他,而且是沈先主动的。所以俩们两个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很平衡。

沈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却要比雷家好太多。但是沈梦园傻,人家父母可不傻。大学期间一直就没露面见过雷振,还不让沈告诉雷真实的家底。雷也不是太聪明,没往太深想,只觉得沈家应该是小贵人家。直到两个人因为房子的事情弄崩了。其实两个人崩,并不完全是因为房子。

沈梦园怀过雷振的孩子。而且不只一次打胎。光我知道就打了三回吧。你想想,两个人在一起不到五年,打三回孩子。这是个人身体都扛不住啊。沈家起初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后来,他俩大学毕业后。沈梦园又怀上了。这次不能打了,医生说再打生命都有危险,就算保住了命,以后再想要孩子就很难了。沈家这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呢,当时依沈家的意思是,虽然不情愿吧,还是希望他俩结婚。这样孩子才能保住。可是呢,雷振不知道听谁说的,说这个孩子是沈梦园想结婚来威胁他的。而且还说沈家其实房子不只一处,根本不用买房子。

为了这事儿,雷振就和沈梦园闹了起来。两个人大吵了起来。吵到最后,沈梦园一个人回了家。沈梦园有个表哥,叫沈梦轩,这人了不得,在国外混得不错。沈家便让沈梦园出了国,走了好几年呢。

雷振其实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他和沈梦园吵完没想太多,还打电话给我,骂沈梦园怎么越来越现实,不为他考虑,不懂得体贴他之类的。他骂完后就睡觉了。等了几天,沈梦园没有像以前那样出现,他才懒懒得打电话。结果这一打,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他便开始不停地打,到处找。比当年找林青还要疯狂百倍。正常的人根本受不了他那种。所以沈梦园也就完全和他断了。”

下一章:《岁月,爱情的劫数》83 孔雀女爱上草鸡男的悲剧 - 简书

目录:《岁月,爱情的劫数》目录(完结) - 简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