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看,天高路远,风轻云淡——读《天高路远》有感

很多人都有过暗恋的经历。那名为爱慕的种子静默地生长,却往往来不及也不可能开花,便匆匆凋落在时光里。或许,一段隐秘的爱恋很难长久地持续,而《天高路远》的主人公萧宁,却实实在在地“暗恋”竹马十七年。

曲折坎坷的际遇、寄人篱下的生活造就了萧宁自卑、怯懦、委曲求全的性格。因此,在与竹马相伴生活的十几年中,即使他已经明晰了自己的心意,也只能沉默着、隐忍着、期待复又失望着,却又无可奈何地,看着竹马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最终,他用十七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长久以来所有卑微的绮念不过是荒唐梦一场。

“整整十七年,都足够一个婴儿长成青涩青年,也足以让萧宁摸爬滚打担心受怕,怀着无限的欢喜和空落,走过这么一条遥遥无望的长路。它没有圆满,却已算完成。”让萧宁下定决心挣出泥泞、走向新生的,除了竹马的漠视,更多的是小攻单海鸣的帮助和引导。

单海鸣和萧宁属于典型的假戏真做,假男友扮着扮着就变成真男友了。老梗写出新意是一件挺难的事,我觉得作者至少做到了使故事情节合理流畅、人物情感态度转变自然,没有生离死别、鸡飞狗跳,一切都真实得仿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这在当下一众花里胡哨的耽美文中显得十分特别。

单海鸣的家庭关系也比较复杂,为了维护家庭和谐,让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放心,他选择了不争不抢,独自创业,这种胸襟和气魄就已足够使人钦佩;何况单小攻有颜值有身高、脱衣有肉穿衣显瘦、既沉稳霸气又细致体贴,平日里看似一副不苟言笑、面无表情、对一切都毫不在意的模样,却总能默默地、认真地将与萧宁有关的事放在心上。这样近乎完美的男人,怎能不使萧宁动心呢?

单海鸣曾说,萧宁对竹马卢岩的感情,并不是爱情。在我看来,也许萧宁是真的爱过卢岩吧,只不过这种爱在一次次无望的等候、一次次落空的期待中被慢慢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一种习惯。这种可怕的惯性使萧宁把卢岩当成自己的整个世界,浪费了自己十七年的大好时光。幸亏萧宁遇见了单海鸣,走出了阴影,活出了自己。作为读者,我真为他高兴。然而转念一想,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身骑白马的王子从天而降,改变灰小伙的命运呢?我们不能一味寄希望于他人,而应该让自己变得更理智、更强大,无论是携手共进还是踽踽独行,都要活得丰富、精彩,而不是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消耗自己的生命。

我始终相信,注定失去的不会因为你害怕失去而留住,属于你的终将在百转千回后来到你面前。我们都曾为了某个人撕心裂肺,在无人可及的暗处泪流满面。可是啊,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谁还没有点悲伤的过往呢?你的身后是一片萧索、满目疮痍;而你的前方,天高路远,风轻云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