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96
夏若漪
2016.03.20 12:58* 字数 661

独自行走在回校的小道边上,望着岸边三三两两的人群,内心不禁忆起那些往事。

                             木棉花

生命真是一种无法预言的东西。一晃,已是三年。那个时候外公还在,我依稀记得外公常常到我的学校里捡木棉花。所以每当我看到一些老人在木棉树下,等侯木棉花的落下,我都会想起我的外公。脑海开始浮现有他的画面。我在想,如果这其中有一位老人是他,那我的人生将会是怎样的完满!

                             来福

谈起那些日子,来福也是深刻的一部分。

来福是一条宠物狗,长得有点矮小。初次见它是在阿姨新家的楼下,后来发现它是一条流浪狗,我便劝阿姨收养了它。

来福初到我们家时,时常吠叫,但我们都十分喜欢它,而称得上真正爱它的人当属外公了。我记得那时候外公出门总要带上来福,每天都准时喂食。来福很好动,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刻,但在外公面前却十分温顺。

后来我和外公回了老家,阿姨出差,就把来福寄养在表姐家。但是来福去到表姐家的时候不吃不喝,拼命的吠叫,表姐实在没办法就放了来福。

之后的日子在小区里我偶尔见过几次来福,只是见它的时候它的其中一只眼睛已经没了,我想这一定是人为。我不知道是谁可以如此残忍,但是因为独眼,阿姨已不愿意再养它。后来我和我的一位同学每次见到来福都会给它一点食物。我知道再养它已经是不可能,希望一点食物可以给它一点温暖。我也知道来福在小区里定是不太好过,每次见它总是带着伤痕,十分瘦弱,定是受着人为和其它小狗的欺负。

我着实不愿看到来福如此命运,所以我劝说我同学收养它,但是同学的妈妈不允许她养狗。之后我们也没有再见到来福。听说来福被小区里的一个女人收养了,那个女人偶尔会带着来福出去散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光留下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