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20)

剧情回顾:如梦令19 游戏

第20章:成全

斧头拉开车门,走了下去,站在车旁。肃杀的夜风吹起了他的衣角,使得他的背影看上去多了一些苍凉,恍惚间我竟有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返的幻觉。

这种幻觉极大地感染了我,使得我一把拉住了斧头的手,攥得死死的。我的双眼因睡眠不足显得红红的,但仍大睁着注视着他:“算了吧,我们回去。”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说这个。”斧头没有放开我的手,双目注视着我。

“做任何一件事都要评估它的后果,如果这后果是自己无法承受的,那就不要做。如果我们的位置互换,由我自己去冒险,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但要你为了我去冒险,这种后果我无法承受。”虽然真他妈矫情,但我还是把藏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很多话一旦错过,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十三,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我也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不是像你一样瞻前顾后去考虑后果。我的准则是判断这件事是不是对的,是不是值得我去做。只要是对的,只要值得,不计后果也要去做。”

“我理解,我的行为准则判断标准和你是一致的。但是我们已经过了那些肆意轻狂的年纪,每一个重大抉择都影响深远,不止是影响自己,也会影响关系圈的人,我无法不考虑后果。”

“我也懂,但想得太多还不如什么都不想。”斧头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圆规为什么可以画圆,因为脚在走,心不变。人为什么不可以圆梦,因为心不定,脚不动。”

我也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斧头做出的决定了。摆了摆头,试图将这纷杂的思绪从脑海里甩出去。然后缓慢地松开了拉住斧头的手,说道:“万事小心,任务一旦失败,首要是平安脱身。”

斧头做了一个轻松的表情,手指向我指了指,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你胡子可以刮刮了,太长了。”

说完这句话,斧头没有等我的回答,转身向大明宫方向潜了过去。我定了定神,在心里对自己说,开始吧。

实际的操作和计划中类似,值班室的保安不出意料地打着瞌睡。我坐在车内,戴着联络用的耳麦。将大明宫终端口拉出的百兆网线接入笔记本,开始上传监控录像,同时打开了入口门禁。

“行动。”我在耳麦里轻轻说了一声,斧头像一只猎豹一样串了过去。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无法想象他这样的体格,会有这样敏捷的身手这样飘逸的速度。

很快,电脑的另一个界面上,4个小窗格的第一个就亮了起来。画面中是一个小型的会议室,斧头嘴里咬着手电筒站在下面打量了一下摄像头,估计是在确认有没有安装好,然后迅速向门外走去。我看了一下会议室的布局,和常规的类似,中间是一圈会议桌,围着会议桌放着一排桌椅,整体比较简洁。

第二个第三个窗格也很快亮了起来,接着第四个窗格也亮了起来。第四个摄像头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在主会议室,画面中所见的除了会议桌椅,还有一台饮水机,一个文件柜,墙上还有一些挂画。不过这个会议室应该比较大,画面只能显示其中一部分。几秒钟之后,第四个窗格熄了,又过了几秒,又重新亮了起来,显然是斧头在调整摄像头的位置和角度。两三次之后,画面稳定了下来,现在几乎能看到主会议室的全景了。和副会议室略有不同的是,主会议室有两个门,可能是空间过大的缘故。

虽然斧头进去不过十分钟,但我的感觉却无比漫长,心里不停地打着小鼓。看到电脑界面上四个稳定的画面显示,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好了,撤退。”

就在这时,一直悄无声息的音频采集器里突然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上官,怎么这么晚到这里来。”

没有回答,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移动并扩散开来。

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急促地在联络耳麦里喊道:“斧头,快撤退,上官来了。”瞟了一眼监控上传界面,接道:“躲开巡查,你还有四分钟。”

听到我的话,装完监控正在向侧门移动的斧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向主会议室的文件柜跑去。

我一下惊呆了,不顾一切地在耳麦里大喊:“快撤退,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斧头没有理我,将联络耳机掏了出来,一把扔出窗外。接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像是开锁工具的小玩意,在文件柜的锁头上捣鼓了起来。

这时,伴随着喀拉一声,门被推了开来。两个黑衣大汉率先走了进来,喝问了一句“什么人”,接着就向斧头冲了过去。在后面,一个瘦弱的男子跟着走了进来,穿着很随意,剃着一个莫西干头,看上去有一种诡异的威严。

面对来势汹汹的两个黑衣大汉,斧头的反抗显得很象征性,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在两个黑衣大汉的围攻下败下阵来。被一个黑衣大汉在脖颈处用力切了一下,颓然地倒在了地上。那个黑衣大汉把斧头拖到瘦弱的男子面前,说道:“上官,是个小毛贼。”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斧头的意图,因为监控录像仍处于上传中,我能看到的实时画面只有会议室新装的四台。斧头如果离开会议室,上官很可能也会追过去,那我将无缘目睹上官的真容。斧头选择留在会议室,就是为了把上官引进来。换而言之,斧头牺牲他自己,只为告诉我一个信息。

商悦不姓上官。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