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

    冬日的暖阳下,门上的对联被风吹起。它们早已褪去鲜红,在一年的风雨中,变得破旧。新一年的脚步,也越来越近……

                        家中

        路上,各种各样的车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人们纷纷将头伸出窗外,望着前方的车。身在路上,心已飞回了家乡。一年的忙碌,只为这短暂的相聚。

        到家后,人们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提出各种礼品,一边高呼着一边踏入家门。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心里,是满满的欢喜。而家中,早已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到处擦的干干净净。新年的气氛逐渐浓郁。

        过年,让远在他乡的游子能够与家人相聚。即使这相聚只是短暂的,也带给外出的游子家的温暖。这短暂的相聚消除他们一年的疲惫,带着温暖与爱向新的一年出发。

                      车站

        春节期间的车站里,人头攒动,一辆辆的列车缓缓驶过,留下车站上的人满脸失望。

        她,是一名乘务员。​

      她坐着那辆列车,送走一批又一批的旅客。而此时,她望着来来往往的人,心中满是焦虑​。她将头伸出车外,寻找着那个身影。五分钟过去了……他还会来吗……她心中的焦急逐渐变成失落,她向人群盼望着,眉头紧皱,然后低声叹了口气,慢慢的回到了列车上。

      她痴痴地望向窗外,回忆着过往的时光​。一个身影在窗边闪过,那个人冻红了鼻子,却满脸笑意。他向她挥手,然后提起那个饭盒走向她。他打开饭盒,一个个饺子冒着热气。他们在这氤氲的雾气里相视一笑。

        这20分钟是乘务员和家人短暂的相聚。​过年了,我们都回到了家乡。而她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守护着我们的幸福。

                                  宿舍

        冬日的凌晨,世间一片昏暗。​有一个人却迈着大步在路上奔跑着。她喘着气,也冻红鼻子,风将她的脸吹得冰冷,她却始终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为了在这20分钟里,见一面自己的儿子,她向一切抛之于脑后。

        她疲惫地爬上楼梯​,在宿管的帮助下打开了房门。听到声响,她的儿子睡眼朦胧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母亲。

        她走向儿子,紧紧地抓住儿子的手,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淌。​她用熟悉的家乡话叮嘱儿子好好照顾自己。她凝望着儿子,心中有千万个不舍,有千言万语想对儿子说。可是,车就要开动了,她必须马上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她的眼中含着泪花。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还有五分钟列车就要启动了。她艰难的转过头,跑下楼梯。这一别,不知再见又是何年。

        这短暂的20分钟,是一位乘务员母亲与戍守边疆的儿子一年中唯一一次相聚。她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儿子也不能抛下保家卫国的重任。相聚,竟是如此的困难。

        要过年了,我们回到家乡享受着与亲人相聚的快乐。而她们坚守着岗位,守卫着大家的幸福。没有大家的和平安康,哪有小家的幸福长存。

      过年了,别忘了那些为你守护幸福的人……

葛丁培



      ​        《聚》

    “妈妈,我今年就不回来了,事多抽不开身,嘟嘟……”电话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空旷的老屋中。微暗的灯光下,只有赵奶奶拿着座机电话,呆呆地笑了笑。随后便自言自语道:“又不回来过年了,事又那么多,好啊!好啊!我女儿有出息了。”

      赵奶奶的女儿是一个白领,工作的责任与家庭的琐事使她抽不开身。不回家过年便是常事。赵奶奶住在离女儿住处不远的小村庄里,住处条件十分恶劣。与外界沟通的工具只有一部只可以打电话的老人机。

      赵奶奶默默擀着面皮,嘴里叨唠着:“女儿不回来,我也有好几年没有见到她了。”赵奶奶停下了手中的活,呆呆的望着那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看着那朵烟花跳跃于空旷的天空之中,她的内心突然咯噔的萌发了一个决定:对,去女儿家过年。

      赵奶奶激动的包完了所有的饺子,用一个油皮袋子包了起来。兴冲冲地提着小铲子去菜园子里挖黑菜,心里嘀咕着:“这打了霜的菜,女儿最喜欢吃了。”黑菜准备好了来不及放下小铲子,赶紧去捉家里唯一的那只还在生蛋的老母鸡……最后,将家里女儿所有喜欢吃的都准备在两个大的化肥袋子中,费力的扛到了汽车站坐车。

      车上,什么味儿都有“烟味、香水味、呕吐残渣物味”交杂在一起。赵奶奶闻着这混杂的空气有点胸闷、头晕,可手中的两个大化肥袋却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腿边。鸡也过来凑热闹,伴随着人杂声,热闹的伴奏着,引来了周围人的反感,赵奶奶只有不停地道歉的同时解释道:“女儿工作忙,好几年没回来了,今年过年我去看看她,我去看看她……”

      终于,到城里了,城里的彩灯让赵奶奶眼花缭乱。一下子有点蒙圈了:女儿家住哪里呢?上次过来还是五年之前的事情呢?怎么办?怎么办?五年了,城市发展之快,赵奶奶怎么能够认识原来去女儿家的路。沮丧、懊恼、自责,怎么没有把女儿的手机号码写下来。无奈之下,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拦下匆匆的行人不停地询问,阵阵寒风吹过,撩动她那单薄的棉袄与银丝般的白发……这时,一位志愿者走过来,俯下身,亲切地询问道:“老奶奶,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赵奶奶坐在路牙石上,愣了一下,随后急忙道:“那个那个……怎么走?”志愿者接过赵奶奶手上的化肥袋,搀扶着说“奶奶,我带你去。”赵奶奶一听,顿时,脸上乐开了花,一路不停地感谢……

      轻轻的敲敲门,伴随着熟悉的“哪位?”的询问声,门开了。就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女儿看见自己被寒风冻红了双颊的母亲,泪水布满了眼眶,抱紧了母亲。赵奶奶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女儿,心疼的说:“你瘦了。”

    饭桌上,女儿一边品尝着母亲带来的家长的味道,一边听母亲说着家乡的事儿……温馨的灯光下,一对母女互相倾诉着五年生活的点点滴滴,窗外的鞭炮更加的响亮、烟花更加的璀璨……伴随着电视机里新年的倒计时“十、九……三、二、一”母女俩异口同声的说了句“新年快乐”。

杨睿



                                  聚

                                      黄慧玲

    “呜--”

      火车轰隆轰隆地驶来了。那一节节长长的车厢,就像一条长龙卧在铁轨上,月光如瀑,轻盈盈地撒下来,给世界铺上了一层银纱,好不唯美!夜,是静谧的,站在站台上的人们,都屏息敛声,静静地等着,远方的相聚。

      火车进站了,原先安静的人群忽的变得喧闹起来,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拎起大包小包,哼哧哼哧地小跑到前面一点,拿出一条围巾或者是一个红旗,把它们伸的老高,在空中拼命地摇晃,给远归的家人一个归宿,一个路标。

    火车停了。

      那些归来的孩子相继走出车厢,在人群中张望,看见熟悉的花围巾时,不禁喜笑颜开,像个六岁的孩子拿了糖果一样,欣喜地奔向家的港湾。人群中,每个人的脸都是红彤彤的,一个拥抱,一个嘘喧,一个微笑,一个亲吻......诺大的火车站氤氲着暖气,一家人在一起,那就是爱的味道。

      他从车厢里走了出来,远远地望着那群欢乐的人们,不禁微笑,浅浅的酒窝挂在脸颊两侧,眼角细细的皱纹勾出岁月的无情,他神色淡然,浓密又纤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他的眼睛,他低下头,转移视线,看看手中的表,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二十三点五十五分,他长呼一口气,皱起眉头,旋即又舒展开来。他无奈地笑了笑,收起手表,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天幕中那一轮明月,殊不知,那轮明月悄悄地为他镀上了一层银边......

      “还有5分钟就过年了,今年怕是一个人了……”他叹了口气,想着。

      他拉直制服,理好衣领,摸了摸口袋,却只翻出了一包烟,他点起一根烟,放到嘴里,看着远去的人群,他背过身去。

      他看着烟头白灰之下露出红光,微微透露出暖气,彼时蓝烟缭绕,心头的情绪也渐渐平静,缭烟变成缕缕细丝,慢慢不见了,轻轻一弹,烟灰就悄悄地落在地上,于是再点起来,一口一口地吞云吐雾,香气扑鼻,烟霞缭绕,温煦柔和。

      还有两分钟。

      他掐掉烟,呼出一口气,理正衣服,亮出了他那闪闪发亮的列车长的牌子,月光下,如此耀眼美丽。上车之际,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背。

    “嘿。”一个熟悉的女声传人耳朵。

      他激动地转过身,看见自己的老婆孩子站在身后,儿子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父亲,女人笑眯眯地抱着孩子,他的眼眶微润,嗓子有点疼,一时间说不上什么话,只是重重地点头,张着嘴巴却无言,霎时泪水夺眶而出。

      他接过孩子,迫不及待地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抱着孩子转了两圈,孩子抱住爸爸的脖子,“咯吱咯吱”地笑出了声,女人拿出手机,为他们三个人一起拍了张合照......

    “倒计时了啊!十,九,......”

      三个人站在一起,拥抱过后,他跨上车厢,对着家人挥手道别,一句“新年快乐”后,他的泪又不争气地落下,微红的眼眶湿润,他透过窗子看向天空......

      “三,二,一!”

      新年快乐!

      仰望天空,绽放的烟花就宛若多情的流星雨淅淅沥沥,又似银光瀑布一飞冲天又飞泻而下,又如萤火虫在夜空中翩然起舞,无需花笔墨描写,烟花自是万种风情……

      烟花绚烂,伴着声声巨响,飞上天,绽出斑斓的一朵,旋即消逝,落下无尽的余亮,见证着他们的相聚……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他们在替你负重前行。”为了我们与家人的团聚,他们付出一切,却只换来与自己家人一分钟的相聚。

      新年之际,当你踏上回家的火车时,当你听到火车鸣笛声时,你是否会想起爱奉献的他们,又是否会递上一句温暖的问候?



            《聚》

    喜欢这样的节日,任冰花与整片的窗户相聚,把我们的心聚在一起……

          〈炸春卷,聚满园春色〉

    提到过年,脑海中便会不自觉的浮出那一根根金黄酥脆的小食—春卷。奶奶一早便在市场上买回了春卷皮,在挑上一把韭菜,几颗鸡蛋,便能开始制作。

    一张张晶莹剔透而富有韧性的皮,包裹着软嫩酥香的摊鸡蛋,碧绿爽口的韭菜,平民至极,却又将满园春色尽收其中。

    油锅中已翻腾着气泡,随着春卷下锅的那一瞬间,白色的皮被点染成金黄色,香气四溢,“噼啪”声不绝于耳—当亲人团聚,年的味道更浓了…

          〈举觥筹,聚亲人祝福〉

    远在天津的舅舅舅妈乘上载满思念的列车,一年一度的相聚时刻,我们围坐在餐桌旁。

    本是最为轻松愉悦的话题,这样轻声说着,小声念着,眼里便泛起晶莹泪花。这一桌故乡的吃食,就聚合成了远在外地的离人割舍不断的牵挂,它是我们时代繁衍的味觉密码,固守着地老天荒,生生不息。

    万腔思念,杯酒离愁,酒杯与酒杯碰撞的时刻—你听,亲人的祝福也相互碰撞,聚出一桌年的味道……

          〈燃烟花,聚天空绚烂〉

    吃罢年夜饭,便到了我最期待的环节—放烟花。

    拿出早已采购好的烟花,心中夹杂着喜悦与期盼,点燃引线,火光四溅开来,应声而起。黛青涩的天幕上多了几分颜色,仿佛是将过去一整年天空中的绚烂聚合到了一起,看着它这样一片红一片黄地亮着,望下身边久别重逢的亲人,多想时间能定格于此刻。

    一朵,两朵,烟花将绚丽的色彩镌刻天空,永驻我心……

    从春卷到家常小菜,美食与亲朋从来都是相得益彰。我想,团聚的便在于此—和亲人围坐在餐桌旁,吃着平常的饭食,聊着家常的小事,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充满烟火气息,却又能久久留存在记忆里,奔腾与时间的长河中,在独自一人的时刻告诉我,岁月仍永远轻盈,永远滚烫……

    四方的亲人相聚在一起,腾腾的热闹的气息,托起了清晨的新日。冰花消融,折射出点点光斑,久久永刻心间。远望亲人的身影,这样大家团聚的感觉,在这一刻让我真切地触摸到,年的味道。                                                  —刘书雅


              《聚》

    “嘀嗒...嘀嗒...”耳边尽是熙熙攘攘的嘈杂声。他努力抬起眼皮。清晨耀眼的光刺向他的眼睛,他忙紧闭双眼,又昏昏沉沉眯了一会儿......

    ......“妈,我回来了,新年快乐呵!”“哟,回来啦,饭都煮好了,快来吃。”看着母亲欢喜的脸庞,但自己心底却涌进一股酸流:皱纹无情地爬上母亲的脸,就算笑着,也清晰可见。“不了,妈,过年车站忙,我要赶回去工作......”母亲的欢喜渐渐褪去,脸上却还挂着一丝勉强的笑。“来,拿好这两盒饺子。停站时若碰到你爸,就赶快递上去,之前他打电话对我说,大过年的,很想吃我包的饺子......”“什么时候,大家才能聚到一起,吃年夜饭啊......”离开家门,他又深深望母亲那儿望了一眼......

    “起来了!起来了!出去干活了!”睁开眼,一切重回现实。他伸了个懒腰,穿上灰色大棉衣,加绒羊毛裤,再穿上制服,去做他必做的工作了。

    三十,初一。晚上他每每望天空,都能忘到数不清的烟火,他总淡淡笑:这烟花中,总有一朵是咱们家的。

    初二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工作。繁忙之余,他瞥见另一个车站上,有一抖他熟悉的身影。他惊讶而又迟钝,慢慢站起来,缓缓走向他。黑色大马褂,灰色布帽,加绒布鞋......那人无意间,也转过头来。

    “爸!爸!”他一个急步下了车、紧紧拥抱着他的父亲。他的眼角被抹得湿润,天不冷,而他的手却微微颤抖。“好啦!好啦!已经是小伙子了,别那么矫情!”“爸,爸,在这儿,我去拿个东西,等我!”他赶忙从车厢里提上两盒饺子,又奔向父亲。

    “爸!咱们吃饺子!”那老父亲饱经沧桑的脸,染上一缕温柔的笑。

    “你妈最近怎么样?都好的吧?”“都好!”不知为何,他不敢多与父亲交流,怕说多了,鼻子就一酸,泪珠儿就往下掉。“咱爷俩在这儿相聚,我心里好不快活。一年不见,你又长大了,只可惜呀,我也老了......”“爸,快吃饺子吧。过会儿,咱要散了......”他低下头来,再也忍不住眼泪。当父亲的,用粗糙的手,轻轻抚摸孩子的头:“儿子啊,这哪叫‘散’啊,大家都在为这个家拼尽努力,咱们一家人,心是连一块儿的呀!我们都在这个‘家’旁啊!没有比这种‘聚’, 更实在的了......”“爸......”

    “嘟......嘟......”“孩子,你那车要开车了,再见吧。”“再见,父亲。”他快步往前走,不敢回头,汽雾弥漫,快将他俩隔离开来。而他终于下定决心,转身,回头,朝那个已经模糊的身影喊到:“爸!新年快乐!”

      晚上,疲倦的他,一下子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美好的梦—

    “吃饺子了!”母亲端上一盘冒着热气的,香喷喷的饺子。“来了!”父亲忙坐到餐桌。而他自己,倒上一小碟醋,夹起筷子就吃。“慢点!”......“欢聚喜啊!”大家吃着,说说笑笑。“嘭......啪......”烟花,又点燃了......                                —张佳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