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毒品王国开创者——异域征程的国民党残军

导语:尽管金三角自英法殖民时代就开始种植鸦片,但真正让其发酵成为举世闻名的毒品王国,是一支从中国溃败而来的国民党残军。他们以军护毒,以毒养军,不仅开启了金三角毒品王国的大门,还培养出了罗星汉、坤沙等全球知名的大毒枭。

泰国北部,美斯乐金三角民俗村93师博物馆门口,有一副对联—— 上联:年年难过年年过 ;下联:处处无家处处家;横批:十年北伐、八年抗战、四年内战、叱咤金三角、胜败论狗熊。

这讲述的是一只辗转异域的国民党残军的真实写照,一支借土养命的部队,一支没有祖国的孤军,他们在异域战胜,仍是天地不容,他们在异域战败,只有死路一条,他们在异域战死,便与草木同朽。

借土养命

1950年1月的一个晚上,夜无繁星,一支总数仅千余人的国民党残兵不计一切地向西南边陲逃命。他们的领头人叫李国辉,此时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团长。谁也没想到,多少年后,正是此人开启了金三角毒品王国的大门。

李国辉,河南人,被金三角当地人称为“小李将军”。那天晚上,他带领残兵逃出国境线后,在缅甸的小勐捧正好遇到93师278团副团长谭忠带领的残军。两边一合计,决定合并,仍沿用93师的称号。

稳定军心后,李国辉通过电台跟台湾当局取得联系,咨询下一步去向,得到的答复却是,自谋生路,自生自灭。李国辉当时气得吐血,冷静下来后,把部队命名为“中华民国复兴部队”。

李国辉决定以小勐捧为中心,开启以军护毒,以毒养军的异域征程。为了扩充兵源,李国辉不仅在当地招收华人子弟兵,还发动了一场“军民联姻”运动,并下了一道命令:“全军无论谁如果娶了本地女人做老婆的,赏二十块大洋。”

看到国民党的军队在此盘踞,缅甸政府坐不住了,立刻派国防军前来围剿,其主力是驻景栋的军团 ,以缅99师为主,其中一个团已经进驻大其力,正准备切断了残军退往泰国的后路。

李国辉一开始并不想兵戎相见,先是给大其力的缅军长官坎丹信写了封信,说到:“我们是借土养命的部队,只是借道,马上……”。随后派邓克保与蒙振生前往送信,并进行谈判。

但坎丹信很狂,先是把信一把撕了,然后将蒙振生扣押,放邓克保回去报信,要他转告李国辉:十天之内必须缴械投降,否则只有被歼灭。见此情景,李国辉只得做好准备背水一战。

缅甸原本以为,扫荡这支从中国溃败的残军是手到擒来的事,却没想到碰了一个硬钉子。不仅正面攻击仗打得极为艰苦,重炮还被残军组织的敢死队在夜幕的掩护下偷袭所缴获。

随后,残军利用缴获的十门重炮反过来向缅军阵地一顿猛轰,然后步兵迅速跟进,很快就把缅军打得落花流水,一退再退,直到残军占领了大其力,才缓过一口气。

这场战打了40天,缅军见胜利无望,只好与残军展开和平谈判,释放了蒙振生。李国辉见好就收,也同时释放了全部缅方俘虏,并撤出大其力,回到小勐捧、孟撤、孟果一带重新安营扎寨坚守了下来。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倾刻间《国民党残军大败缅甸国防军》《李国辉将军是个战神》《残军的敢死队全歼缅军炮团》等等标题新闻,在《曼谷日报》《新加坡早报》等媒体刊登出来,一时之间,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到了金三角。

李弥到来

蒋介石得知消息后,火速召见李弥,大骂到:“娘希匹!一支这么能打的部队就扔在缅甸?“骂完后。蒋介石给了李弥两个头衔,一个是“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另一个是“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让他去滚去缅甸整合部队。

李弥,号文卿,又名炳仁,云南腾冲人。黄埔四期毕业生,在抗日战争末期曾血战松山,但是解放战争时期却一败涂地,在淮海战场差点被活捉。到了1950年初的时候,卢汉起义,李弥的部队几乎又是全军覆没,逃到缅甸的李国辉正是其麾下的一名团长。

李国辉是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见到老长官的到来,他马上交出了指挥权。李弥一看李国辉带的兵,精神头十足,士气高昂,于是来了一个阅兵,对外宣扬反共救国军要光复大陆。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蒋介石为了配合所谓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通过台湾国防部给李弥下了命令:“命你部全力反攻云南,先攻取一地或者数地,使共军首尾不能相顾。然后相继占领昆明,光复云南乃至西南诸省。反攻计划尽快电告国防部……"

李弥没办法,在1952年初发起了一场代号为“火炬”的所谓大反攻。当然,他是个明白人,在军队开拔之前,私下对李国辉说:“反攻是态度,打仗靠实力,反攻是一定要反攻的,但是你作为前线总指挥,知道这个仗应该怎么打吧。”

李国辉心领神会,他们那点人哪里可能反攻云南。美国人在朝鲜战争中吃紧,台湾雄兵百万尚难自保,他们的反攻能有啥作用!反攻开始很顺利,因为缅北一块都没有什么军队,边境上也都是一些民兵。

很快李国辉拿下了云南的边境的一个县城—沧源县,胜利的消息传过来后,李弥再三确定没有解放军的大部队,立刻跑去沧源县搞仪式,并叫上了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地的记者。

在沧源县,李弥又是骑马挥手致意,又是发言,拍了多张照片后李弥又骑着马回到后方。临走前,又把李国辉叫到一旁嘱咐道:“反攻是态度,打仗是实力,谁都不能阻止打败仗的!”

紧接着,李国辉又攻下了耿马等其它三个县城。当台湾的记者把李弥在沧源县的照片刊发之后,其身价倍增,他也从从一个光杆司令变成台湾家喻户晓的光复英雄。

但是李弥心知肚明。马上严令李国辉,原地警戒,停止北上。与此同时,美军运来了大批的物资,这些物资是运到了勐撒的简易飞机场上。这个时候李国辉似乎有点恍然大悟,什么叫态度了,原来是指美军的武器弹药援助。

没多久,李国辉察觉到解放军有动作,立刻将军队撤退了回来,等解放军一走,又重新占据,双方来来回回对峙了3个月。最后,解放军偷偷结集3个师的兵力,准备对这支的反攻残军来个一网打尽。

但这个计划被嗅觉敏锐的李国辉觉察到了,再次将军队撤了回来,此后再也没有进入中国。另一边,坐镇后方的李弥,在金三角地区的大肆招兵买马,很快兵力扩张到了35000人,下辖3个军、20个纵队。

其中第四纵的队长最有特点,所有的纵队头头里面唯一一位女性,她就是果敢的毒枭教母杨二小姐,她手上有一个小队长叫罗星汉,正是后来举世闻名的大毒枭。

不接受投降

随着地盘与队伍的扩大,李弥发现从勐撒那个地方来的钱根本不够用,于是给金三角各地的土司送去请帖,通知他们叫来开会,目的就是为了垄断整个鸦片生意。

通过这次会议,李弥定下了买卖鸦片的规矩。军队对鸦片实行统购政策,由军方统一制订收购价,任何人不得私自买卖鸦片,商人须经批准方可进入军管区做生意。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这根本就不是开会讨论,而是通知新规定。此时的金三角,谁拳头大谁说了算,面对战斗力超强的残军,各个土司只有拼命点头的份,哪里敢说一个不字。

然而这支残军最大的危机来了,此时的缅甸政府已经和印度达成了秘密协议,由后者出武器协助缅军赶走国民党残军。

此外,缅甸政府还雇佣了4000多名在二战中和德、意、日、英等军队打过仗的印军老兵,以及以克钦族为主的1万人左右的部队参与进攻。

当时残军总数虽然有很多,但是分散在金三角很宽广的地带,且各自忙着去收鸦片税,真实投入作战的兵力并不多,形势对残军极为不利,但没有退路的他们,只能拼死一战。

战争开始之初,残军打得非常艰难,直到拉牛山大捷之后,局势才开始反转。当时参与进攻的印度雇佣军手段特别恶心与龌龊,他们用残军与当地华人民团的俘虏做人肉盾牌来挡子弹。并对残军喊:“开枪吧!让我们缅甸人和印度人看看你们中国人怎么杀中国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