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暗恋的

96
阿驴
2016.09.24 20:01* 字数 7998

     我第一次见到林树,是在高一时的一次演讲比赛上,当然,我是以观众的身份坐在台下的。林树是高二四班的代表,他拿着话筒从容地走上讲台的那一刻,我竟莫名地紧张起来。按照正常女生的审美来说,林树绝对是那种让人看了一眼还想再看第二眼的男生。其实,我是很想多看几眼他那头明明很low,但顶在他脑袋却又很时髦的黄色卷发,这样刚好显得他又比其他的男生白了些。在我看来,他其实并不算太爷们,只是他拥有着男生独有的魅力,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独有的魅力究竟是什么。

    那我当初到底喜欢他什么呢?

    我不知道。

    或许,一切都是因为他的从容而开始的吧。其实在那天的演讲比赛中,人气爆棚的林树是很让大家失望的。虽然他的开场白流利无比,他的声音比之前的几位好听了几十倍。我原以为,这次比赛的冠军非他莫属。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们大家都听得很起劲的时候,林树竟然忘词了。他想了半天,但一点都没有慌乱,可惜最终还是摇摇头,跟大家说了句对不起,之后又迈着从容地步伐下台了。说实话,我当时心情真是十分失落,我本想再多看他几眼的。

    幸运的是,林树居然是杨金的好朋友。那天午饭,我撞见了同去食堂的杨金,而林树正好走在了他的旁边。我异常兴奋地跑到杨金身后,重重地拍了他一下肩膀,叫了声:“哥。”

    杨金有点诧异地回头,一看是我,便对我搂脖抱腰起来,换作平时,我一定也钩住他的脖子,但那天我怕我的这种不美好形象被林树看到。于是一本正经地推开杨金的胳膊,然后抱怨道:“哥,你能不能注意点,我都上高中了,我是个大姑娘了。”

    “再怎么大,我不也是你哥?”杨金笑道,但真就没再扑过来。

    我故意往林树那边瞧了下,然后很自然地问了句:“哥,这你朋友吧?”

    “对,我好哥们儿,林树。”转而又对林树说道:“这我表妹,叫她小怪就行。”

   “能不能叫我大名?”我有点生气道:“哥,你是不是都忘了我大名叫啥了?”

   “大名小名不都一样,你这丫头怎么学会跟哥犟嘴了?”

   这时林树突然插了一句:“小怪这名也挺好听的啊。”

    我当时以为出现了幻听,要不是杨金跟着附和了一句,我都以为我是大中午的在梦游。

    等我反映过来的时候,别提我心里多美了,我记得,那是我跟林树的第一次交集。他说我的小名好听,以至于到最后他都不知道我的大名。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运还是悲哀,往往,人们都以为,叫对方小名的那个人,是跟你关系亲密的那个人。

    但,林树和我,算是例外。

    开学后的不久,杨金就换了女朋友,她是高一二班的班长,叫杨欢。平日里有自己的小团伙,在学校混得很开。像这样的女生肯定也得找志同道合的男生,恰巧,我哥杨金就是。他是高二四班的班长,平日里有自己的小帮派,在学校混得是风生水起,再加上他也喜欢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女生。就这样,他们突然就肩并肩地走在了拥挤的校园里,只是起初我并不知道,是杨金先追得杨欢。

     或许谁都不知道,在比这更早之前,杨欢是欺负过我的,就在食堂里,我跟同学刷盘子的时候,不小心抢在了杨欢的其中一个朋友之前,然后那女生就甩盘子开骂,之后又找来杨欢集体开骂。因为我那时还是个新生,一切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为原则,根本没想起自己身后还站着一个实力雄厚的表哥。所以当时只好忍气吞声,最后狼狈逃窜。等我后来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本打算让杨金帮我报仇,可当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我便怂了。

     杨金指着杨欢说:“叫嫂子。”

    杨欢一脸笑容特期待地看着我,似乎真的在等我叫她嫂子。

    要不是后来只因为林树一句话,我想我才不会那么怂。

    林树说,小怪,你快点叫吧,不然你哥多没面子啊。

    于是我突然从不情愿变成了情愿地叫了声:“嫂子。”

    我后来问杨金,如果哪天我被杨欢欺负了,你会帮我吗?

    杨金说,不可能,杨欢不是那种会欺负人的女生,她很正义的。

    我又跑去问林树,我说如果杨欢欺负我,你会帮我吗?

   林树说,当然不会,杨欢不是那种人,除非是你先欺负的她。

    我望着林树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我似乎有点明白了,男生都是色狼,他们永远都会因为漂亮的女生失去理性。没错,我承认,我不漂亮,而杨欢,很漂亮。

    又过了一阵子,林树便也交上了女朋友,而且是杨欢的朋友。终于,我彻底地被迫从他们的那个圈子中剔除。某天,我往窗外望,正好看见他们四个人在操场上并排打闹着,心中竟生出无限悲凉,我像个被人抛弃的野猫,无奈本该一心流浪的我,为什么要执着于一个温暖的窝。

    我不再跟杨金说话,就算是无意间的碰面,我都要绕着他走,其实我躲他也只是因为呕气,而我真正躲的是林树。确切地说,是林树和他的女朋友。我从没打听过那女生的名字,就像林树从没过问过我的大名一样,但与我而言,这两种行为虽相同,但这其中的意义却有着天壤之别。我不想知道那女生的名字是我不喜欢她,同样,我也会觉得,林树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也是因为不喜欢我。

    “哪怕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也好啊。”我说。

    “可喜欢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我又这样劝自己道。

    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于是我只能控制我自己,不去想他,不去见他,不跟他讲话,也最好转身就能忘掉他。可越是这样,越是欲盖弥彰。尤其是对我自己而言,我骗不了自己。我把我的想法都写在了日记里,然后藏在书桌的最里面。可事情还是被败漏了,因为某天我的日记本突然掉到了地上,在我没发觉之前,被身后的一个男生捡去了。当我转身发现他正看得津津乐道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羞愤急了。我一下子夺过我的日记本,大骂了他一句,然后哭着跑出了教室。

    恰巧那天杨金来质问我月考的分数,发现我不在,便让他的哥们去找我。事到如今,也许我应 该感谢那个男生偷看了我的日记,若不是这样,我就没理由跑出去,若不跑出去,我也就不会被林树找到。林树发现我的时候,我正躲在操场边上的树林里。已经深秋的天,风吹过树叶,有灰尘散去,记忆中,那不是一个很浪漫的天气,空气、阳光都很不尽人意。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心情不好的时候,究竟什么才是尽如人意的呢?

    “你在这躲着干嘛?你哥正在找你呢?”

   林树不痛不痒的话语听不出来他是在关心我,还是在关心我哥。

    我蹲坐在地上没说话,因为满脸全是不明液体的混合物,也更害怕一抬头,林树就更加嫌弃我了。

    林树也蹲在了我旁边,瞬时让我以为有了依靠,可我哪敢往他身上靠,我很害怕他的女朋友看见对我甩脸开骂,之后再召集杨欢她们集体对我甩脸开骂。

    “别哭了,知道你成绩没考好,怕杨金骂你,但你也不能怕成这样啊,再说你哥成绩比你还烂。不,你们俩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我一听这话,心里突然好受一点了,但也由此证明,我更加喜欢林树了。他不光人长得帅,也很会哄女孩子,难怪会有一帮女生围着他。

    之后林树冲我伸出一只胳膊,我没反应过来,他却很慷慨地说了句:“这只衣袖借你,限你在五秒钟之内把脸擦干净了。”

    我犹豫了一会儿,心想,不擦白不擦。于是我扯过林树的衣袖把鼻涕和眼泪混乱地都抹在了上面,擦完之后,我说了句:“要不我帮你洗洗吧。”

    林树笑道:“哪里轮到上你洗,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我一听,顿时又想哭,但怎么酝酿,眼泪还是没有下来,倒是看见杨金气冲冲地从远处跑过来了。但我没跑,我知道无论杨金怎么对我连轰带炸,还有林树在呢,尽管他是个有女朋友的人。

    那天,杨金隔着站在我身前的林树对我进行了一场思想教育,并让我保证下次月考一定挤进年级前一百名,他就不会把这次成绩告诉我爸妈。

    又过了一天,林树的女朋友就跟他分手了,我高兴之余去球场上找林树,我假装去安慰他,其实是想知道为什么。林树用校服擦掉脸上的汗,然后说:“你这么关心我干什么,你有空还是把心思都放到学习上吧。”

    “我以为你会很难过,所以想安慰安慰你。”

    林树喝了一大口水,很不在乎地说了句:“放心,我都习惯了。”

    我仔细回味了这句话,似乎有点明白“习惯”的意思了,在这之前,他到底交过多少女朋友啊?

    “哎,想什么呢?”林树弹了我一下脑门。

    我回过神来,看到杨金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正在球场上玩得起劲。因为不想跟他说话,所以就赶紧溜走了,走之前,我问了林树一句:“你还有没有可能跟你女朋友和好?”

    林树想都没想就说:“没有。”

   “但她可是杨欢的好朋友啊。”

    “这跟好朋友没关系,你小屁孩不懂。”

    我冲他撇了下嘴转身跑了。其实我心里早乐开了花,管他小不小屁孩,最重要的是林树现在单身了,那就说明我有机会了。那天晚自习,我出乎意料地做完了两张数学卷子,还背了一首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但那天之后,我并没有怎么幸福。杨金说要请我吃午饭,等我乐呵呵地到了食堂,我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庆祝林树和他的女朋友重归于好。杨欢和她的小团体都在,她们都温柔地对我打招呼,可惜,我连她们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我问杨金:“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是这件事?”

    杨金还没开口,林树就先说了句:“是我叫你哥别说的,因为我怕你不来。”

    我笑:“你的好事,我怎么能不来呢?”我就近坐了下来然后接着说:“说好你请客的,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反正咱学校食堂的饭也不贵,我要两份红烧排骨,一份炸酱面,一杯西瓜汁,要大杯的,对了,还想再要两个炸鸡腿,好了,先这些吧。”我以念绕口令的速度点完了我想要的餐,我知道大家正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瞅着我,但我依旧向他们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杨金有点生气地问我:“你吃了这么多吗?”

    我点头说,吃了。

    “我告诉你,今儿要是都吃不完,你别想出食堂这个门。”

    我没理他,杨金被林树拽去了买饭,我则被丢在了杨欢的小团伙里,这感觉就像唐僧掉进了盘丝洞里一样,那一双双邪魅的眼神,让我有点不寒而栗。

    “晓言,你哥脾气就是有点急,你别跟他生气啊。”杨欢笑着对我说。

    我嘴上说知道,心想他是我哥,我跟他从小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你能有我了解他吗?我看就是想跟我拉拉关系吧,还是怕我把之前欺负我的事跟杨金说出去。

    “晓言,你平时跟林树的关系比较好吧?”这时林树的女朋友突然这么问了我一句。

    我一听觉得话里有话,心想得防备着点。

    “你这话说得没劲,你是他女朋友,什么关系能好过你们俩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林树平时跟哪个女生关系近一点,就像朋友那种的?”

    我突然觉得这女生长得倒是挺干净利落的,怎么说起话来这么磨叽呢?我有点烦了,于是说:“你有什么事直接说,抓紧时间,一会儿林树回来了。”

    只听这女生突然问了句:“林树在校外是不是还有别的女朋友?”

    我有点懵了:“你有什么证据?”

    “我前几天去他们班找他,刚好碰见他从外边回来,我拽他的衣袖的时候,发现是湿的,而且还有些黏糊糊的,不像是打球擦汗时弄的。而且我说帮他洗他还不让,说是太脏了,还是他自己洗吧。所以我怀疑那是别的女生在上面流的眼泪和······”

    “和鼻涕什么的。”不用她说,我就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所以你就怀疑他外面还有女朋友,你就跟他闹分手,一个衣袖能说明什么呢?你这就是不信任林树,难怪······”

    “难怪什么?”其实我想说的是难怪林树那么干脆利落地说不想再跟她和好。

    可没等我说完,杨金手里端着烤肉拌饭和俩屉小笼包回来了,他的胳膊越过我把东西放到了杨欢旁边,对她说:“你先吃着。”

    我一看没我要吃的,便问了句:“我要的排骨呢?”

    杨金没瞅我,正忙着帮杨欢掰方便筷,只轻声道了句:“排骨没了,你先吃点包子吧。”

    我一听便急了,冲他喊道:“杨金,难道你忘了我不吃肉馅包子的?”

    杨金没理我,只是对杨欢她们说了句:“别管她,你们先吃着你们的。”

    都说,男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果然,说得没错,连娘都忘记了,更何况我这区区的一个表妹呢,我望着杨金转身的背影,心生无限惆怅。

     杨金刚走,林树就端着大盘小盘的回来了,我看没有属于我的东西,我问林树:“我的西瓜汁呢?”

     林树笑呵呵地递给我一个橙色的果汁说:“大冷天的,哪还有西瓜汁,这是芒果味的,我最爱喝,你也尝尝?”

    “好喝你喝,我不喝。”我抱着胳膊,拒绝接受。

   “为什么不喝,不喝也就别吃饭了?”杨金又从背后冒了出来,语气生硬。

    “不吃就不吃,谁稀罕?”我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谁也没顾,就跑了出去,有意思的是谁都没有留我,更没有追出来。我嘴里骂道:“都是小气鬼,不想给我买还请我吃什么饭啊?”更有意思的是,杨金竟然忘了我对芒果过敏。

    但那天晚上林树还是请我吃了糖醋排骨,还跟我解释,他真的不知道我对芒果过敏。我看在他诚挚向我道歉的份上,我原谅他了。

    我问他:“为什么突然又跟女朋友和好了?”

    “人家一个女孩子来求我,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再说她还是杨欢的好朋友。”

    我听他这么说,觉得他对待感情很不认真的样子,我问:“那你到底喜不喜欢你的女朋友?”

    林树竟然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心里骂道,靠,自己不会喜欢上了一个渣男吧,但我总觉得自己看上的人不会有错的。

    “之前你女朋友跟你分手是因为她怀疑你吧?”我试探地问了他一句。

    “说起来还真跟你有点关系,不过你放心,就算天塌下来,你有我还有你哥,你都不会有事的。”

    我撇嘴道:“真到那时候,你们还不都要去护着各自的女朋友,我这个小人物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林树胸有成竹地像在宣誓一样。

    我心想,但愿如此吧。

    但世上哪有那么多事事如愿的事啊。平安夜那天,我听说林树正在跟一个女生大张旗鼓地表白,我跑到操场的时候,人家俩人都抱上了,我看见林树之前的哪个女朋友也站在人群当中,不时地抹下眼睛,不知是被感动哭了,还是给冻哭了。再看她旁边,杨金跟杨欢正在带头鼓掌,对此,我嗤之以鼻,真是世态炎凉啊,人家的前女友可是自己的好朋友呢。

    出乎意料的,圣诞节那天,林树来找我说晚上带我出去玩。我果断拒绝,上次因为往他身上抹鼻涕害他被女朋友怀疑,这次带我出去玩,万一人家女朋友脑洞大开说他在外太空有女朋友怎么办。

    “不去。”我说。

    “大家都去,你哥也去。”

    “那就更不去,还有回去告诉杨金,以后有他去的地方,我都不会去。再有,以后你们小帮派的活动也别来找我,我可没交保护费什么的,用不着带上我,我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再见。”

    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显得我有点小气了,但我真真的是不想再看见林树和别的女生在一起,而我则像个傻子似的还得给他笑脸,凭什么啊,就算本人喜欢你又怎样,我可没那么大度,有一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慈悲的心。

    有时候,我承认,我是太过自私了点,凡事都不给人家缓冲的余地,就连杨金也不例外,我就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白眼狼,只要我高兴,随便别人的感受。

    我看着林树有点失落的背影,突然叫住了他说:“林树,你昨天跟那个女生表白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前女友的感受?”

    林树转身想都没想地就说了句:“没有。”

    我觉得,林树真应该跟我在一起,因为我们同样都是自私的人。可惜的是,我们共有的自私被安排在了不同的世界里。

    后来我听说林树他们一伙人在圣诞节那晚集体翘了晚自习去唱了一宿的歌。我当时听了真觉得这几个人很没趣,唱歌就算了,而且还唱了一宿,那嗓子不得劈好几节。转念一想,可能是因为外面太冷了,几个人不抗冻。

    现在想想,我真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单纯还是真蠢啊。你以为人家大半夜的出去只是为了把嗓子唱劈?

    第二天一早林树来班级找我,他确实是嗓子有点哑了,他送给我一个光盘,说里面都是他昨晚录的歌。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每年的圣诞节都是林树的生日。我想着等到下一个圣诞节的时候,我也去陪林树录一晚上的歌,我管他有没有女朋友。说不定那时候我已经跟林树表白了。可若是林树能平安地等到那时候该多好。

    林树被学校开除那天,刚好是我高一下学期开学的一个星期后。刚开学,我就听见周围的流言四起,都是关于林树和他的女朋友的事,我这种急性子就直接去找杨金了。经过一个寒假的沉淀,我跟杨金早就和好如初。我知道只有从杨金嘴里说出来的话才是最权威的。

     但当看到杨金严肃的表情时,我就知道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小怪,你要相信林树不是那种人,那个女生怀孕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听到这话,我的情绪一时没压制住,我扯开嗓子跟杨金喊道:“那能跟谁有关系,她是林树的女朋友,怎么就没关系呢,我真庆幸圣诞节那天没跟你们出去,你们出去就是干这种勾当的,杨金,你跟林树都一样,你只不过比他幸运一点而已。你们都恶心,都他妈的恶心。”

    我说完转身的时候正好撞到往教室走的林树。我瞪着眼睛望了他一会儿,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看他,他就站在我眼前,他冷峻的嘴角,好看的黄色卷发,多么让人喜欢的少年,可惜我最后却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嘴巴。我从书包里拿出我每天都带着的他给我录光盘,然后用力地摔在了地上。

    我跟他说,林树,我李晓言真的看错你了。这个光盘还你,他跟你一样,都恶心。

    林树却说,李晓言,我还是觉得你叫小怪比较好听。

    但我可从没觉得“小怪”好听,或许在林树眼里,我就是个怪物,自私,任性,冷血又刻薄。

    其实他们最在乎的还是我的左手吧,要不是因为小时候淘气,就不会被鞭炮炸掉一根大拇指了。就是因为这只手,我才被别人当成怪物看的。

    倒是林树却不这么觉得,他还说,我的手长得很好看,以后可以弹钢琴。

    我问他,只有四根手指头怎么弹?

    他说,这样才能显示出你比别人弹得又快又好啊。

    我从前都没想过,这么善良的林树怎么能干出那种事呢?

    但无论怎样,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个女生的爸妈来学校闹了一遭,林树的爸妈也一再给人家道了歉,并当着众人的面给了林树一个重重的耳光,我想肯定是他爸妈不知道事先我已经替他们打过林树了,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舍得再打。可打骂归打骂,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眼前最实际的就是钱了。不过还好,林树的家庭背景好,给点钱不算什么,他们最气的就是林树给他们丢人了,就算林树不被学校开除,他们也不会让林树继续在这个学校念下去了。

     天气回暖的时候,林树已经走了两个多月了,我跟杨金在食堂里喝着西瓜汁。他最近也比较郁闷,好哥们走了不说,连女朋友也去找了别人。我问是谁这么大胆,敢抢走你的女朋友。杨金很语重心长地道了句,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是你的就永远都不要去挽留。

    我问:“那你觉得杨欢到底是你的还是不是呢?”

    杨金没说,一口气喝掉剩下的西瓜汁,揉着我的头发说:“该去上课了,你都考进前一百名了,我也要加油了。”

    我看着杨金有些弯曲的背影,突然叫住了他问:“哥,你最近有没有林树的消息?”

    他回头,微笑道:“他很好。”杨金转身之前又对我说了句:“小怪,你要相信林树,他是个好人。”

    我点头说:“我知道。”

    事实上,林树是被人给冤枉了,但他没有辩解,他知道女生的家庭条件不好,再加上出了这种事,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会被人看不起,所以在女生没说出真相前,林树就承担了一切。可能是女生最终在良心上过不去而有所悔悟,她说出了事实,可对于林树或者是所有人来说,这事实来得太晚了。

    我就说,我小怪从来不会看错人。有时,真的希望时光能够倒流,我能早点告诉那个好看又从容的少年,我喜欢他。可是那个少年最终没能让我看到他离开的背影。他什么也没给留下,也不知我留给了他什么。

    高考后,我考进了一所师范大学,暑假期间,我学起了钢琴。老师说,我现在学得有些晚了。我说,没关系,我只想弹给我喜欢的人听。我希望有一天,林树能看到我弹琴的样子,然后问他,我弹得好不好?快不快?

    大二那年,学校美术系办了一场大型画展,那天我正好没课,就独自去逛了逛。听说这些作品除了本院学生的还有一些市级的获奖的优秀作品。我随着人群慢慢前行,因为对艺术一窍不通,也听不懂身边的专业人士在讨论什么,于是就自行地觉得哪个作品好看,就多看上一眼。越往前走着,人就越多,大概在画展大厅的中央,更加热闹了一些。出于好奇,我也凑了过去,原来那是上个月市级绘画大赛的一等奖作品,听说下个月的还要拿到省里去参赛。

    我好不容易挤进了人群前面,也终于见到了一等奖作品。说也奇怪,看到那么好的作品我应该是欢喜的,可我竟忍不住要哭了。画上是一双弹钢琴的手,在手腕处长出了一双金色的翅膀。

    “奇怪,为什么左手只有四根手指头?”

    “也许作者画得就是自己啊,你看那双翅膀真的像在钢琴上飞啊!”

    我心里偷笑在我旁边说话的两个女生,怎么这么笨,作者画得怎可能是自己呢?那画的下面明明写着作品的名字:《我暗恋的》。

    而作者,是林树。


目录

上一篇   大象没眼泪

下一篇   流泪的情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