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的时候 这里是春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年冬天,因为整理单位档案的需要,和同事去辽中托养安置中心给安置对象拍照片。虽然从事救助工作时间不长,但先前和流浪乞讨人员也有过零星的接触,对安置对象的情况也不算是一无所知。然而,当我真正面对这个群体的时候,还是很震惊。

上楼后,四个男女护理人员站在电梯门口微笑着迎接我们。门廊里摆着几排连体椅子,左侧墙壁悬挂着一个大号的液晶电视,几个穿着蓝色上衣的托养人员懒散的坐在凳子上看电视。看我们进来,冲我们“呵呵”痴笑,还有一个站起来,用手比划着,嘴里“啊啊”叫着,过来和我们握手,脸上的五官因为兴奋而扭曲,有些狰狞。护理人员介绍说是个哑巴,好言安抚住他们,领着我们看他们住的房间。宿舍里干净整洁,阳光从宽大的窗户洒进来,暖暖的。每个屋子住三个人,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淋浴。最难能可贵的是屋子里没有什么异味,这点对于托养安置来说是个难点,曾听一个老救助人讲,味道最能反映出卫生条件和生活质量的好坏,他曾去一个条件极差的托养安置点检查,距离几百米远的时候就能闻到剌鼻的味。

我们开始拍照的时候,协助我们的护士中有一个清秀的姑娘,姓周,我们暂且叫她小周吧。小周称呼她的服务对象为“养员”,她笑着给我们说他们就像“孩子”。可是我眼前的这些“孩子们”大都已是白发苍苍,且患有严重的精神智力障碍或是残疾,有呵呵笑的、高声叫骂的、嘴里念念有词的、手舞足蹈的……几个瘫痪的,矮小的身体佝偻在轮椅里,耷拉着头像一株萎顿的小草没有任何声息,呆滞的眼神和变形扭曲了的五官,只有呼吸证明着他们尚有生命……我的心一阵抽搐。

照相让几个护理人员忙的团团转。大部分人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小周大声叫着“养员”的编号,没有回应时就进进出出逐个屋寻找,手脚不停的拖拽、搀扶不听话的“孩子”,逐个按在凳子上、扶到轮椅上坐好,轻言轻语哄着,把持着让他们尽量坐正拍照。待每个“孩子”拍完照,小周便高兴的赶紧夸赞,把他们哄的眉开眼笑再扶着胳膊送回宿舍。如此往复,忙的一头汗水。我注意到几个精神状态较好的“养员”看小周的眼神真的好似孩子对母亲的那种依赖,从心底里涌出来的暖洋洋的情感……

托养中心的陈院长是位老大姐,热情干练。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她领着我们穿过精神病区病房时,一个年轻的姑娘只穿着病服赤脚从病房里跑着出来追着叫她“妈妈”。陈院长停下脚步,柔声细语的安慰着姑娘,询问她昨晚按时睡觉了么。笑着对我们说,好几个病人叫她“妈妈”。她叹了口气:“这些没有亲人、没有户籍、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和能力的人啊,他们是“上帝的弃儿”,庆幸的是我们的党和政府没有遗弃他们,给予他们每人每年一万多元钱的基本生活保障费用,安置到我们这里,给了他们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这些天来,我眼前总是出现这些人的影子,那些痴痴的或是变形的脸,喜怒哀乐的表情,我耳边总是萦绕着陈院长的话。这些“上帝的弃儿”何其不幸?可他们依然来到这个世界。我有时想,他们或许是上帝故意安排到人间来的,作为检验这个世界善恶美丑的试金石吧。

最近,新闻爆出了某地短时间内死亡二十个安置对象的事,官员让判了死缓和无期徒刑,还有一百多人被问责。我看了一下新闻评论,当中有一条写道:“我们不惧怕黑暗,只是怕黑暗的地方被人挡住不让我们看”。可悲的是,这二十个被上帝“遗弃”在黑暗角落里的弃儿,遭逢了恶魔,他们的生命成为恶魔攫取利益的诱饵,贱如尘埃,命如蝼蚁。

由此,我由衷的为我所遇到的这些“上帝弃儿”庆幸。他们遇到了善良温暖如白衣天使般的小周姑娘和陈院长等一众菩萨,把他们拽出黑暗,照耀明媚的阳光。

严寒的冬天,这里是温暖的春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有好多信息(cdp 屈臣氏 ispa…) 提醒着我 我要生日了 我要22岁了 我离25岁更近了 好像即使没人祝...
    是我啊啊吗吗阅读 42评论 0 0
  • 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冬至,惯例是要吃饺子的,寓意美好祝福,正好下午有时间,便...
    XuZiHan阅读 55评论 0 0
  • 午后的阳光勾出石碑的轮廓,在人类已经宣告进入“永生时代”的今天,仍然保有这个传统,绿草、石碑。前面就是“红碑”,一...
    杨彤宇阅读 130评论 0 1
  • 简书第38篇 今天嘉给我说的一件事情让我想说说这个小孩。 (一) 她有些得意地说,妈,我今天没去跑操。 我说为啥?...
    玲玲筱雪阅读 137评论 0 2
  • 天公欲止声未绝, 朱墙墨空寒意袭。 谁知雷雨夜何为? 无奈只身向天明。
    李贤殳阅读 118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