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爱情(38)

第二天,我回家看了看星星和月亮。送他们去幼儿园又赶去医院。在重症,留下彭杨守着备不时之需,主要是签字,我们都回去了。恢复得很快,两周后出了重症,到了普通病房。老太太意识清醒,只是说话不太清楚,比较缓慢。正如医生所料。医生说只要坚持锻炼,总会恢复的。

彭宇婚期到了,王萌说要不取消了吧。我说不成,你爸妈准备了那么久,不能扫老人的兴。彭浩回来了,拉着婆婆的手哭了一鼻子。我们劝他不要招老太太激动。他才止住。

最后决定我留下来照顾太太,彭杨,彭浩带着星星月亮去参加彭宇的婚礼。

我回家收拾东西来医院,彭杨正坐在床边,婆婆拉着彭杨的手。两个人相对流泪。我不敢进去,在门口等着。婆婆说:“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我怕我还没来得及对你好就死了。”

我鼻子一酸,走上去。说:“那就赶紧好起来,以后对彭杨好。我等着你看星星月亮呢。”

婆婆擦擦眼泪,笑了笑,没说话。我不想屋里有这么沉重的气氛。接着说:“你快嘱咐彭杨,他没经过事,过去别丢了老彭家的人。”婆婆笑着说:“没啥嘱咐的,别花冤枉钱就行。”

我和彭杨相视一笑。都点头说好。

彭宇的婚礼很热闹。办完婚礼,王萌父母跟着王萌回来,在医院里探望婆婆。王萌妈妈特别感性,哭一会笑一会,让婆婆养着。婆婆一辈子坚强如铁,这一病多了一百分的脆弱,别人说一句“老嫂子不容易。”就能流出眼泪。要不是我在旁边威胁医生说不让激动,她恐怕要天天痛哭了。

我爸妈早过来看过。我哥留下两千块钱给我婆婆。我婆婆拿着钱给我,我说:“我哥给你的。”婆婆也没在推辞,放到自己的钱包里,后来又嘱咐彭杨存到她存折里。

正月十三。婆婆出院,直接去了我们家。彭宇和王萌说他家人少,我家人多地小,该去他们家。我倒无所谓,彭杨坚决让我婆婆来我家。婆婆说:“我想守着孙子。”这就成了结论。

我们给我婆婆买了张双人床,把上下床挪到了客厅。沙发茶几都卖掉。屋里显得挤了,热闹了很多。

每天晚上,奶奶仨一字排开,背古诗念儿歌说绕口令。月亮每次都比不上别人,天天哭着找我。我搂着月亮作单独辅导,奶奶放水输给孙子,月亮终于赢了奶奶,欢天喜地得庆祝。又担心奶奶输了会伤心,嘱咐我去给奶奶开小灶。

暑假婆婆又做了个手术,把颅骨上的洞封上。又做了检查,一切都好。她说话也逐渐恢复正常。王萌怀孕了,老彭家又可以期待新的孩子。星星月亮每天期待弟弟或者妹妹的出生。

彭杨更忙了,他常常加班到深夜,回到家,婆婆总是给他煮个面条。然后守着他吃完。彭杨最初时颇为羞涩,对母亲流露出的心疼和爱感到无所适从。我忍着不去干涉,假装睡觉,让他们母子和解。一灯如豆,他们都在努力找寻需要和亏欠。

一个夏夜,彭杨值班没有回来,我半夜醒来,听见外面有细微的声音。星星月亮在睡着,我敲敲婆婆的房门,打开看。她正坐在窗前,满脸泪痕。

“怎么了妈?”我凑过去问。

“没啥,做了个噩梦。”她擦擦眼睛,说。“吵醒你了,你去睡吧。”

“梦都是反的。睡吧。”我说。

我退到门口,看她又望向窗外,似乎没有睡觉的意思。就说:“要不,我给你倒杯果汁,咱们一块儿说会话?”

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惊喜,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我倒了些果汁,又加了点温水。然后坐在她旁边。她就这样说起了往事。

“你公公死了以后,留给我仨孩子,我没有法子,只能出去当保姆。伺候老头挣钱多——每人伺候老头——我就去伺候。有一天我正在做饭,那个老头从后边一把抱住我,一张臭嘴在我身上拱。我拼命挣扎,拿擀面杖打他,踢他。然后夺门而出。一路哭着回到家。彭浩个彭宇正在打架,彭杨站在灶台上骂他俩,锅里正煮着萝卜。彭杨看见我,说妈你快管管我们吧,我们都快饿死了。啥吃的都没有。我一把抓下彭杨,发疯式的打他,要你吃,要你要吃的,你吃了你妈吧。”婆婆哽咽着说不下去,我也流着眼泪。

“第二天,我拿着刀回到老头家,给他跪下,我孤儿寡妇不容易,你高抬贵手,我好好伺候你,你别对我有下作想法。要是你再耍流氓,大不了我一刀杀了你,不然你一刀杀了我。那个老头也还算有良心,没辞了我,也没再对我怎么样,就是骂骂咧咧,我也都忍着。但是,村里没好话。大家都说我挣的钱都是陪老头儿睡挣的。旁不相干的人说也就说了,连我娘家兄弟都说我不要脸,让我永远别登家里的门。收麦子的时候,彭杨他老叔欺负仨孩子,把我们家两垄麦子割了。我打了彭杨,嫌他没心计。然后去他老叔家要,骂他抢孩子们的口粮。他老叔说我在外面偷人给她哥戴绿帽子,我跟他拼命,他拿铁锨拍我,把我的头铲了个坑。我怎么得罪他们了,我怎么得罪他们了!”

我握着婆婆的手,她全身颤抖,涕泪横流。她死死地攥着我:“小佳啊,我没个人依靠,我只能依靠彭杨啊!我天天咬着牙,要争气啊!我的孩子要争气啊!要给这些人看看,我们娘儿们活得好啊!”

我推开小桌,将婆婆拥在怀里,她的身体有着倔强的僵硬,慢慢的在我的轻拍下柔软下来,终于趴在我肩膀上放声大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