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04红尘滚滚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红尘滚滚

文/宣宣妹子

那个叫媚儿的姑娘哪里肯放手,抓住我的衣服不肯放手。“哎呦,这位公子,不要害羞嘛!媚儿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包您满意。”说完,硬生生想要把我拽进解忧阁。

我虽是女子,却也是知道这解忧阁是什么地方。这等地方,断不是我一个小姑娘应该来的地方。

“媚儿姑娘的本事,在下自然相信。只是,在下囊中羞涩,只怕要辜负姑娘的美意了。”我用力佛开媚儿的手,抱歉地说道。

岂料,媚儿听完也不恼,用素色手帕掩面而笑。“既然如此,那媚儿便不勉强公子了,公子请便。”

我一听可以脱身,自是欣喜不已。“多谢姑娘,在下告辞!”

媚儿姑娘福了福身行礼后,正欲离去。“姑娘,请留步!”

“哦,不知公子还有何指教?”媚儿姑娘疑惑地问道。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问道:“在下看姑娘的手帕,极为素净。在下……”我吞吞吐吐,不敢开口。

“公子有话不妨直说。”媚儿姑娘看我为难的样子说道。

“在下,在下这里有一些刺绣手帕,不知姑娘可有兴趣看看?”不用看我也知道,此时自己一定是从脸红到脖子,尴尬极了。

“公子会刺绣?”媚儿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姑娘说笑了,我一个大男人,哪里会刺绣这等活。这是家母托我拿出来卖的。”我尴尬的笑道。

我这话,可不完全是假话。虽是女儿身,可这针线还真是没有得到母亲的真传。唯有读书写字,倒是颇得父亲青睐。

“还真是漂亮,看着这花儿就跟真的闻到花香一样。这个怎么卖,我要了!”我拿出母亲绣好的手帕,媚儿姑娘接过后眼前一亮,连连赞好。

媚儿清脆的声音,同时也引来其他姑娘的注意。看到媚儿手里漂亮的手帕后,纷纷围了过来。

“哇,这梅花绣的真好!我要一条!”

“这兰花也是极好的,我要这条!”

“总有一个先来后到吧!”媚儿生气的说道,“你们要买,你们问过人家公子要卖给你们吗?!”

“哼,凭什么我们不能买,让你一个人霸占啊!这条我要了,三十文!卖不卖公子?”一个姑娘拿着梅花手帕问道。

“就是,凭什么你你说了算。人家公子都没有说话呢!四十文,这条兰花手帕我要了!”另一个姑娘也附和道。

“一百文一条,我全部要了!”媚儿姑娘狠狠瞪等着另外两个姑娘。其他姑娘见到此景,吓得不敢上前。

要兰花手帕的姑娘还欲叫价,梅花姑娘拉着她说道:“算了,你还不了解她吗?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肯让给别人。懒得和她争了。”

兰花姑娘听完,看了看兰花手帕,瞪了一眼媚儿,不舍的走开了。人群也散开了。

媚儿姑娘命人进去拿钱,不一会便出来了,拿着一贯钱交到我手里。“拿着,以后有好的手帕或者其他绣品,都可以拿过来找我。”

我接过钱,把手帕递给媚儿姑娘,答应媚儿姑娘下次有新品,一定给她拿来。感谢过后,我拿着钱告辞。

终于有钱了,我心里盘算着,要先去把父亲的药买好再去摆摊。

“钱大夫,钱大夫……”我走进妙春堂,喊了半天也不见钱大夫,正疑惑着。只见钱大夫从梯子上下来。

“来了,来了。”钱大夫下来一看是我,热情的招呼道,“哟,是薇薇啊,今天怎么穿得像个小子!”

我嘿嘿一笑,“没办法,我要出门办事。您是知道的,我父亲这样没有办法出摊,母亲要照顾父亲,要我把绣好的手帕带出来卖掉,好换药。”

钱大夫听完,脸上露出惋惜的表情,“真是苦了你了孩子!你父亲好些了吗?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不苦,不苦。只要父亲能好起来,我什么苦都能吃。父亲回去后吃了点粥,就睡下了,没有哪里不舒服。倒是母亲……”我回想起昨夜母亲用白绫自缢的样子,神色暗淡下来。

“怎么,鱼大嫂哪里不舒服吗?”钱大夫关切的问道。

我把昨夜的事一一道给钱大夫听。

“哎,都知道鱼大哥和鱼大嫂情深似海,谁曾想鱼大嫂竟是如此痴情。”钱大夫听完,连连感叹道。“对了孩子,你今天来我这儿干嘛?”

“我想给父亲抓写药!您不是说父亲的病,只要用好药慢慢调养,就会好的吗?今天我卖了手帕,得了些钱,您帮我抓写药吧!”钱大夫并不动,我知道钱大夫担心什么。“钱大夫,你就抓药吧!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治好父亲的病的。”

钱大夫闻言,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苦命的孩子!”

钱大夫写好药方,抓了两幅药交到我手里。“一副药,三碗水煎成一碗,午后服用,晚上再煎一次服用。每天一副药,这是两天的量。”

我默默记下如何煎药,“记下了钱大夫,一共多少钱?”

“五百文。”

五百文!我心中大惊。虽然知道父亲病会花很多钱,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贵到如此地步。

我掏出钱,数了数,拿出五百文给钱大夫。

买完药,我匆匆赶到父亲以前摆摊的地方。小荣哥看到我,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即喊道“小鱼哥,你今天怎么来了?鱼大哥好些了吗?”

我放下书箱,坐了下来。“父亲还是那样,不方便出门,我替父亲来摆摊。劳烦小荣哥记挂了!”

“这是哪的话?!都是邻居。”小荣哥憨憨一笑。

“小哥,这菜怎么卖?”见有人来买菜,小荣哥也不再与我寒暄,开始忙了起来。

一下午,只有八九个人来写信。我看着手里挣得的九文钱,眉头微微一皱。

“小鱼哥,收摊了,我们一起回去吧!”小荣哥已经卖完菜,等我最后一位写信的客人走了以后说道。

“嗯,好的。你等我一下!”我望望天,确实不早了。想起父亲母亲,心中不免不放心。况且这药也得赶紧拿回去煎才行。我匆匆收拾好书箱,“走吧,小荣哥,劳烦你久等了。”

远远看见家里炊烟寥寥,我心中的担心不由放下一大半。跟小荣哥道别后,我加快脚步奔向家里。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我放下书箱和药,走进卧室看了看父亲。

父亲朝我眨眨眼,我拉着他的手跟他讲来讲今天的趣事。父亲,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还不能言语,但这笑容却给了极大的鼓励。让我看到未来和希望。

文/宣宣妹子

上一章 下一章
未完待续,不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