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日记(02)

我是李斯特,最近在新加坡出差,此刻我正坐在一间南洋老咖啡店里,我点了一杯Kopi O,在夕阳的斜晖下,人们的面庞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温暖的光芒好似穿进我的肺腑,新加坡是个好地方,你总能在烦躁的城市里,转个弯找到一家远离喧嚣的小店,Kopi O是用炼奶和咖啡调制而成的,而此刻炼奶的丝滑浓香让我想起了陆霓可。

陆霓可的身上永远有着淡淡的奶香味,仿佛新生的婴儿,我亲吻过她的额头她的面颊,那香味似有似无,并不是涂了什么乳液和者香水才有的,我非常确定那就是她的味道。她从不吃葱椒蒜这种难闻的东西,她只吃带有甜味的自然食材,从小到大,她竟没试过泡面和可乐,我猜这是她保持香气和苗条的秘密吧。

除此之外,陆霓可总会让我感到很放松,出差的这段时间,我总会时不时的想起陆霓可在床上的样子,她侧身躺在我身边,那对骄小而高耸的乳房变得张扬高傲起来,婀娜的腰肢和孩子气的脸唱起反调。她总是认真的倾听我讲的每一句话,我总能从她得到安慰和鼓励,并给我想要的答案。我喜欢她崇拜我的神情,我们之所以爱上别人,是因为别人让我们更爱我们自己,我承认这很自私,却是实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路过商场的时候,我给陆霓可买了一条 Tiffany 的项链,我并非不想给妻子买项链,她从不带任何首饰,买了只会让她多疑。她倒是有嘱咐我,要在新加坡买一些虎牌的肌肉止痛膏和万金油,这些网上都能买,但她说新加坡便宜,一定要我多买些。她是一名大学老师,常常贴着膏药缓解肌肉损伤,膏药的味道很浓郁,有时候即使不贴着膏药,那味道似乎也早已渗入了皮肤。

我还不打算和老婆离婚,离婚对我而言太麻烦,我不想经历不必要的风波,也不想改变现状,至少现在还不想。我有老婆的事情,陆霓可是知道的,却没给我什么压力,我享受现在这种既有恋爱又有家庭的感觉。

回国后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陆霓可,每次半夜从她家离开时,她失落的神情总会刺痛我,她像一只慵懒又粘人的波斯猫,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她需要我,想我留下来过夜。因此渐渐的我在外留宿的次数变多了,妻子似乎有所察觉,她在手机里偷偷的记录下了我不回家的日子。

我一周会去找陆霓可三四次,而对于妻子平均一个月才象征性的尽一下义务。妻子对我越来越冷淡,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或是常常和我抱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偶尔害怕她把这张纸捅破,但有时候却希望她赶快捅破。

日子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着,直到2月10日那天,我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我并非有意不回家,只是那几天加班到深夜,而陆霓可的家又刚好在公司附近,那天下班的时候,皓月当空,银光素裹,杭州竟下起了雪。我和妻子相识的那一天也是一个下雪天,那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直到半夜一点多,我猛的从陆霓可得家中梦中惊醒,感觉不对。我和陆霓可说我要回家一趟,她看我心慌的很便让我回去了,临走时她帮我带上围巾,在我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没有开暖气的家异常的冷,幼儿园在放假,女儿送到了我爸妈那,才三天没回来,家里竟然变得有些陌生,我的妻子是个极其干净整洁的人,她总是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这次回来,家里竟然堆满垃圾,走进卧室,发现她不在,刚想打给她,手机却自己响了,是本地的座机号码打过来的,“喂,你好,你是家属吗?这里是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家里有两支红酒的空瓶,妻子很少喝酒,只有某些纪念日的时候我们才一起喝一点,那天杭州异常的寒冷,我没回家,她就自己开了两支红酒,酒后有些情绪不知道该要怎么发泄,她感到有些麻木,就拿起了餐桌上的水果刀在手腕上割了一下,那并非是出于理智的选择,而是作为一个女人,她感到了无力又委屈。她并非一个软弱无能的人,软弱的人不敢自杀,她也绝非是个刚毅果决的女子,不然也不会一直沉默。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晚上风很大,妻子忘记了锁门,一阵大风吹过,刚好吹开了大门,上夜班回来的邻居从门外看见了昏迷的妻子,赶紧叫了112,把妻子送到了医院。医生说虽未伤及主动脉,但因失血过多,需要大量输血,而妻子的血液是一种罕见的熊猫血,血站里的血并不够,如果不能及时联系到到捐赠者可能会器官衰竭,造成永久性伤害。而此刻是凌晨三点,三个纪录在案的血液捐供者却集体失联了。

黑夜还残留在地面,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那一晚变的特别的漫长与难熬,妻子有一本日记,是那晚无意间发现的。日记被藏在床角的缝隙里,我在医院的走廊翻开那本日记,那是我婚后第一次真正倾听她的心声,我也是第一次真正的了解她,走进她的世界.......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奥特莱斯既然是一座海滨城市,那当然有自己的港口。 奥特莱斯港虽然不是规模很大的那种港口,但每天的船只也是络绎不绝,...
    杨银阅读 24评论 0 0
  • 百草兰称冠, 千石玉沁香。 通声藏锦绣, 习韵著华章。 ( 彭兰玉,湖南大学文学院博导、教授,余之...
    白河渔歌阅读 214评论 2 7
  • 艇入古劳泊藕榭, 竹影指点穿绿野。 水松翠拥秋水闸, 石狮威镇麻石街。 岸边老榕荫新舍, 瓦当古引留旧叶。 几上几...
    珠江潮平阅读 113评论 33 28
  • 九点半下晚自习, 十点老师基本回家, 十点半宿舍熄灯, 十一点宿舍管理员查人。 我看着面前的作息表,怒目圆睁,胸膛...
    小饮一杯阅读 53评论 1 0
  • 我与阿古共事了半月有余,竟从未听过他的姓名。这并没有什么稀奇,工地上做工的人,除在‘安全交底’之类文件上签下名字,...
    魏公子召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