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我有点赚钱焦虑

二十岁,我们到了不愿向父母伸手要钱又无法养活自己的年纪。


最近,朋友圈里又多了n条代购推销信息,以为是恶意刷屏想要屏蔽时,看到头像的时候愣住了。这不是XXX同学吗?这不是XXX朋友吗?还有,这不是我基友吗?什么情况?!

我随即把她发的那条朋友圈截屏发给她并问:“怎么回事?怎么开始卖鞋子了?”

立即就有消息回复的通知,“过不下去了,父母给的钱不够又不好意思向他们要。只能自己想办法去赚钱,这相比发传单还是轻松很多的。”句末还附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实际上,这个尴尬的情况之于我们,实在是太普遍了。

现在偶尔在聊天群里说“下个周末一起约个饭吧。”十次有八次都是约不到的,除了大家时间凑不到一起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钱了没钱了,我都穷到吃土了,你们还要出去吃饭。”“亦或是,大佬请客啊,我奉陪”“月末聚餐,还有没有人性了”之类的话。

的确,我们都觉得自己肩负着成人的责任,已经是可以决断很多事的大人了,有的时候即使山穷水尽我们宁可选择向同学借选择蚂蚁花呗也不会拉下面子去和父母要钱。

前几天我在小组的聊天群里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一直保持着高冷的组员们纷纷炸开了锅。

“每次我打电话给父母停顿半天说不出话的时候,他们就会问我“是不是没钱了?没钱给你打过来啊。”这个时候我就会感到作为人的一种深深的挫败感,那种感觉糟糕极了。

“是啊,我们现在这个阶段真的很尴尬,平时课排得满满的只有周末有时间去兼职,但是免不了周末有急事,而且安排在周末的兼职大多都是出卖体力劳动的工作。我都不知道这个时间是去上一些课外补习班好还是去打工好。如果让我爸妈知道了他们肯定会觉得还不如培养以后的工作能力好,但是谁知道以后是怎样的,说不定比现在更糟呢?”

“我之前发过传单也在餐厅端过盘子,说真的,那些老板真的会因为你是学生来压榨你的,说好的8小时工作时间会因为顾客的就餐时间而无限的延长,晚上下班回去的时候街上连车都没有了,而且一天的工资还不够你好好吃完三餐。”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还不如当初去读艺校或者学一门技术,之前的好多成绩不怎么样的同学现在都能够自己带学生赚钱了,噢,对了,我有一个当导游的同学一个暑假就赚了一两万,这简直都可以自付学费了好吗?跟他们一比我简直是个菜鸡啊。”

“对的对的,说的什么热门专业,每天讲的东西又大又空,毕业就是失业这句话大概是要印证在我身上了。”

一瞬间,聊天组就被各种慨叹所挤满了。你看,很多人都是这样,在过去十几年的生活中为了考试而考试,以为大学就是自由就是美好,谁知道,在没有走上社会之前就因为没有一技之长而处境尴尬。

以前想着过那种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的日子,觉得世界之大,放下手头的一切就可以说走就走,但是,现在,连一场喜欢的乐队的演唱会的门票都得精打细算存好久好久的钱。我们一边拒绝寄生于父母,一边又无法赤裸地面对生活的柴米油盐购物旅行。

“我想,坚持下去总是会有希望的,都已经二十啦,不能再向父母要钱啦,我也会努力地找到可以养活自己的出路的,在那之前,过不下去的时候就再厚颜无耻地当几次“大孩子”吧。总有一天我会拿着卡子扔给爸妈说“拿去刷”,那可能是现在的我所能想到最有幸福感的事情了吧。”聊天的最后,基友发来这样一段话。

二十岁,是一个略显尴尬又可以在受挫后拍拍屁股满血复活的年纪,人们总说“年轻真好”我想,就好在这里吧。敢想敢做撞上南墙再回头,为什么要装作一副历尽沧桑垂垂老矣的模样呢?我宁愿你,愤世嫉俗地与人争辩一件在别人看来可笑的事情,毕竟,我们才二十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冬日的夜来的比较早,下午五点天已经黑透了。透过窗子望去,楼下是一条三叉路口,来来往往的车灯仿佛要汇入大海的河,缓慢...
    6cb106582cd2阅读 53评论 0 0
  • Hmm,actually,teaching is my last choice. 小时候被旁人问及长大后要做什么时...
    轩辕子桑阅读 193评论 0 1
  • 发动机开始轰鸣 我就知道你即将离去 带着你的梦想和斗志 我怀里揣着一件我缝补的素色衣衫 里面包含着我对你的爱恋 走...
    wft唯梦阅读 141评论 0 2
  • 与Objective-C相比,同是苹果公司御用开发语言的Swift明显在语法上要复杂很多,并且同一个语法功能的写法...
    戴维营教育阅读 504评论 0 4
  • 《中庸》 1、白话:天命就是性(天之命,人之性。天代表形而上的道,命是当成禀赋,生命当中自然有这股力量给你,这就是...
    冷川日记阅读 1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