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者

红楼四十一回,让我们认识了又一个有着“玉”的人物——妙玉。妙玉是一修行者,用贾母的话说“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他们修行的是怎样的呢?我不知道。妙玉至少是带发修行,自傲高洁,不容半点污秽,抬水给她洗地的小斯是断不能进山门的,刘姥姥喝过的成窑杯子弃之若敝履。我不懂茶道,也不是修行者,妙玉是。她用五年前收集的梅花上的雪水煮茶给黛玉宝钗喝,讥讽辨不出何水的黛玉为俗人,欲盖弥彰地正色于宝玉:"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贾母既出,即闭山门。好一个修行者!修得心高气傲,藐视众生。赖头和尚也是修行者,流连于陋巷繁华,不修边幅,笑对芸芸众生,无有权贵贫贱之分。我们说赖头和尚为得道高僧,妙玉还在修行路上。何为修行?曾有人曰:把心中最美好的东西最珍惜的东西破坏于你的面前,你看着它在你面前以你认为最不堪的模式渐渐消灭,你却无能为力,修行是痛苦的,痛苦在于,你无法保护你想保护的东西,也无法消除你想消除的东西。就在这种痛苦的纠缠中心才能得到真正的修行,否则修的只是身。比如妙玉。妙玉茶艺高超,才华馥郁,精通佛学,入得她眼的也不过是玩伴邢岫烟,到了大观园也只才华横溢的宝黛和她相交甚好。悲哀的是,身为佛门中人,她却认识了宝玉。“槛外人”和“槛内人”终是殊途陌路。妙玉正在这修行路上,所以艰辛,她看不破凤姐精明世故,她看不破李纨隐忍吞声,她看不破刘姥姥的市井小民,她亦看不破与宝玉的未断情缘。她关上的山门,更关上了心门!与黛玉一般,她心高气傲却只能寄人篱下,自负的骨子里却是无可奈何的自卑!修行难,身难,心更难!妙玉,一个痛苦的修行者,权贵不容,世人不容。有“大菩萨”之称的李纨“可厌妙玉为人”,自卑懦弱如贾环也说“妙玉这东西最讨人嫌”,连倾心者宝玉都说她“不合时宜”,只有真正的修行者贾母见栊翠庵的花木繁盛,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注定“肮脏”的刘姥姥要到栊翠庵来一遭,注定贾母要把自己喝了的茶杯给刘姥姥喝,这是贾母在助妙玉修行哪。不知,几年后,贾家没落,妙玉终陷泥潭之时,她是否窥破其中奥妙,是不是已修得正果?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妙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