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石猿记》第七章(26)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接上节(连载)《石猿记》第七章(25)

话说水母娘娘,化成一位老态龙钟,弯腰弓背的老婆婆,肩担乘有五湖四海零三江的一双小水桶,随着人流,进了泗州古城。

这临淮泗州古城,真是一个热闹非常之所在。你看那街道宽阔,店铺连连。大街上,买的,卖的,走的,跑的,站的,坐的,骑马牵驴的,推车坐轿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文官武生,乡绅秀才皆全。

再看那些林立大街两旁的各种店铺中,柴米油盐酱醋茶,魚虾蟹鱉龟蚌鰍,绫罗绸缎锦,衣衫鞋帽带,应有竟有,市景异常繁荣,真乃人间美好所在。

水母化身老太婆,肩担那双水桶,闲游于集市间,好不惬意。

起初,人们忙于买卖,并无几人在意这一孤老婆婆,但后来,婆婆这儿瞧瞧,那儿望望,虽然步履姗姗,那一双小水桶,却是始终在肩,并未放下,且不觉得其有劳累之感。那满满两桶清水,更是滴水不漏。

有那挑夫或生意人,体显粗壮者,见这婆婆如此不知辛苦,便向婆婆问道:“婆婆一直担着这一对水桶,走街穿巷,做何用?累否?莫若放下歇歇”。

水母见问,笑着一脸皱纹答道:“不累,不累。卖水为人解渴,你买否”?

那人问:“如何卖法”?

婆婆答道:“一钱尽喝”。

有人憨笑道:“如有三两人,不知可够喝?如此一双小桶,能卖几个小钱”?

婆婆边笑,边打趣道:“如有那能喝一桶者,便是一个小钱也不收”。

有那肚大腰圆者傻傻笑道:“婆婆笑话了,如此小桶,我便两桶也不在话下”。

婆婆略带神秘的笑曰:“可做一试否”?

那人手摸肥胖之大肚皮,看看左右围观之众,见大伙对自己喜笑有声,便增添了许多不好意思。越发憨憨的笑道:“看这婆婆,如此老迈年高,以卖水谋生,甚是不易。我这八尺壮汉,怎好意思,一口断其财源生机?如此,岂不让人骂咱家缺品少德”?

有那好事者喜笑道:“你竟管放心去喝,我等把钱,救济她便是了”。

那肥胖大汉,又看了看嬉笑的众人,一拍肚皮,爽朗笑道:“也罢,我先给你十钱,足够婆婆今日费用”。说罢,由那腰包内,掏出十来个小钱,向老婆婆递了过来,并不断大摇其头,尚有不在话下之意。

婆婆见状,也是乐在其中。见那大汉,果然给钱,连连摇手笑曰:“不可,不可。君子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己言明,一钱尽喝,怎可如此失信,多收你钱”。

又道:“看壮士如此豪爽,今日,无论你能否将一桶喝净,我也不愿收你半个小钱”。

如此说来,大汉越加不好意思了,更是不忍心喝那小桶中之水了。

有那老板模样之人,喜笑间说道:“不妨,不妨。等到这婆婆饥饿时,尽可到我这饭馆之中受用,今日婆婆无论吃得多少,我也分文不收”。

婆婆见众人如此说笑,确是倍感有趣,只是微笑,再不争辩。

大汉见众人立意要自己饮之,再不做为,有失情面。于是,一挽双袖,朗朗笑道:“好吧,那我就无理了”。

言罢,欲提桶饮水,可小桶丝毫不动。

水母见桶不动,粗布衣袖轻扶,笑曰:“泥土吸附,如此即可”。

大汉再提,桶起。

众人并未在意,桶起,乃婆婆做了手脚。只道桶小,理应轻松提起。

只看那大汉,双手捧着小桶,仰颈饮起水来,确实狂饮了许多。

婆婆只在一旁,右手扶住小桶,面露笑容。

那大汉狂饮半日后,却始终不见桶中之水少得丝毫。

再看那大汉,大肚圆圆,嗝声不断,实在是不能再饮了。

婆婆笑哈哈劝道:“罢了,罢了,莫要伤了身体”。并将小桶放回原处。

众人见之,都觉得蹊跷。如此一只小桶,看起来,只不过能乘得三两碗水。那大汉即便是喝不得一桶,也是应该喝得大半桶有余了。可是,如今那桶,却是不见少得分毫,一反常理。

大汉更是感觉得古怪,却又不知所以然。

于是,便有那许多好事者,由那馆中取来食具,你一碗,我一瓢,一而再,再而三,狂饮乱喝了起来,却是始终不见桶中之水,少得厘毫。

这时,有一老汉,倒骑毛驴,口中哼着小曲,左手提着一只面盆大小的螃蟹,右臂之上挎着一只青皮大葫芦,一摇三晃,由东向西而来。

起初,由于人们竟相喝水,并未在意此老汉。待到其小曲飘至众人耳际,人们才知,来到了一位老汉。看他情行,倒骑毛驴,哼着小曲,甚是逍遥自在。

只听他歌曰:

轻悠悠,

梦随神游,

得意波秋。

笑往夕,

离肠断喉,

芳泉不休!

昨夜孤身影,

明月空对酒,

遥遥相望,

浪子难回首。

几点情丝,

不曾半点风流,

只对玉兔,

洒尽满杯苦愁。

何双影?

蜜泉甘流,

人醉月羞。

狂豪饮,

千年梦忆,

相伴白头!

…………

歌声娓婉豪放,不象似一位老汉所唱。众人只是觉得好听,也未多加在意。

唱罢,看那老汉,一边玩弄那大螃蟹,一边将那青皮葫芦口,向腔内猛倒。人未到,酒香之气,早己扑鼻可闻。

有人喊道:“好酒”。

这正是:

岂道微葫纳太空,

焉知细兽也天能;

云庭圣水一驴饮,

高宇清池两桶盛。

蝼蚁撼柏依坦荡,

猴猿摇羽自轻松;

溢盈点许成湖海,

散落余滴漫郡城。

…………

看那老汉,头戴青缎乡绅帽,身穿浅红圆花无领剑袄,紫红色灯笼裤,外披浅蓝白底边披风,一缕白胡须垂于胸口,足上一双黑色云靴,其体略显青瘦,但有神韵,且满面红光,一头白发,由帽下泄出,随风飘飘洒洒。

再看他那所骑毛驴,实在是让人不敢奉承了。其高不过二尺,其长三尺不足,双耳竖而卷曲,两眼似睡非睡,骨瘦如柴,毛色灰暗无光,四蹄行来无力,似有罗圈状,一根细长驴尾,道还显得精神有余,只是又显过于活跃。看它驮着老汉,摇摇晃晃,似乎见风必倒,甚是不稳,让人时刻担心。

但,看那老汉,倒骑之,表情悠哉,似乎并无旁观者担心之必要。

那毛驴,驮着那老汉,行至喝水人群近处。由于人多占道,路阻,便停住不前。

老汉见毛驴不行,也就不再喝酒。用一块木栓,塞住葫芦口,左右四下看顾后,抻了两下懒腰,揉了几揉睡眼,仿才知道,是那许多人群,阻住去路。于是,便慢慢悠悠下得细驴来,向路人问得原由之热闹所在后,迈起八字方步,来到近前。

先是围绕那一双小桶,转了一圈,对着一只小桶,伸出他那双老瘦手,看其意欲提起之。可是,那小桶,如生根般,却也是丝毫不能动。

你看那老汉,对着这一双小桶,左顾右看,似乎很是莫名其妙,真乃不知如何下手。

婆婆见之,窃窃私笑,甚感有趣,止不住回曰:“你也要喝水”?

老汉看了看这问话的老太太,大摇其头,答道:“非也,非也。我老汉,已老酒八葫,如此清淡之水,实难饮之。只是,我这头代步毛驴,随我充忙赶路,已有多日不曾饮水,请问婆婆,如此,可否让其饮之”?

婆婆很是大方,笑语说道:“当然可以,请随意来饮,只是莫与那人众混饮就是了”。

于是,那老汉,便由周身,翻了几翻,终于由腰际间,取出一只粗布荷包,向那荷包内,掏了又掏,终于由内,掏出一个小钱,似乎并不情愿的,将那小钱,递于婆婆。

婆婆并无歧视,笑道:“不忙,不忙。饮后再收不迟”。

老汉也就做罢,便牵驴入人群。

不知那毛驴如何取水,看官莫急,听我下节,慢慢道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接下节(连载)《石猿记》第七章(27)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