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疯子

96
微微向晚
2015.06.16 08:38* 字数 1383

有人说喜欢对身边的人发脾气是幼稚,能对身边的人忍住脾气是成熟。是你麻痹成熟明明是自残好吗。。我小的时候对身边的人有任何不满都冲对方大声嚷嚷,越长大就越摒弃发脾气的行为。曾经以为是岁月让我向成熟改变,现在才知道,是我对自己越来越不好了。

我觉得现在我的心理像极了三毛,自闭的,有点病态的。但是让三毛出名的是她的才华,而她的心理,只让她英年早逝。

我曾经有段时间心累的不想跟任何人争辩,高三时候我写过一段话,写的不好:感觉一颗心就像被淋在瓢泼大雨中,我不躲不逃不打伞,任凭冰凉的雨水打在疲惫的心上。此时我多么奋力悲怆的呼喊都没有意义,我只静静地,在雨中,一个人波涛汹涌。

这段话到现在依然写不好,但是这种感觉却真真切切的一直伴着我。多少时候我心里挣扎着,唾骂着,而面若止水。所以没人知道我一颗心如何千疮百孔,因为从没有人看到。没有人看到我,这曾让我郁郁寡欢,但我更会安慰自己世界本就如此。

这世界上为什么有人?我在矫情的给自己交际能力的匮乏找借口。让我感到自己那么奇葩,那么不合群,那么孤独,那么苍白无力。

我来到这个世界20年,没有知己没有闺蜜,没有人可以彻夜倾诉和倾听心事。常常看到半夜楼道里有人哭着举着电话嚷嚷着,没人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他们,羡慕他们哭的时候有人在电话那端静静地听,哪怕是跟他们吵也是好的。可是我也会难过,我难过的时候翻遍了各种社交应用的通讯录都找不到一个人能让我放心的打扰。想到这里我常常更加郁闷更加沮丧。

有一次我躲在黑暗处哭,有人竟然认出了我,她走过来叫我,我扬起满是泪水的脸,然后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看到刚才骑车的女生了吗?

我心里当时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天那么黑骑车的那么多我踏马知道你说的是谁啊。。

没有。我说。

她的车跟你的好像。她一脸新鲜的样子如是说。

我低了头,没再理她,她就走开了。

别人也就算了,我会告诉你她是我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于是我就知道,朋友一般般,这“最好”,确实是要好好斟酌一下了。

大半夜睡熟的我被室友斗地主的声音吵醒,愤愤然没有了困意,才写下这篇。为自己而写。

我终于理解了那些谋杀室友的人的心理了,大家在谴责他们的时候从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这种长此以往的忽视才注定了这个必然。

他们小的时候受家里的影响往往有话说不出,或者作为小孩子被自动忽视外加看不起,长大以后读了很多歪曲的心灵鸡汤让他们为这种性格找到了合理的借口。但是人毕竟都是有压力的,长期自我封闭一点一点增加内心的压强,直到谋杀室友的那一刻。我想看到室友遇难,他们的心里是会有一点畅快和安心的。

这个夜晚我想起我的前男友,想起高二升高三时候爸妈老师打压下,绝望颓唐的我。那天我找不到他,妈妈又以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指责我,我疯了一样把桌子上的东西扔到地上,我拼命的哭,拼命地抱紧自己。晚上我在空间里写,那时候我只想要你一个拥抱却无法触及。妈妈在后面评论,等你们成功再幸福的抱抱。然而,我再也等不到那一天了。两年过去,失去他的痛觉渐渐消失殆尽,刻在心上也结了痂,而那个渴望他拥抱的晚上,我始终不能忘却,每每想起,依然能惹出眼泪来。

那个晚上,那种寂寥和空旷,铁质笔盒砸在地上巨大的响声,因为哭泣而剧烈的头痛,嚷到喑哑的声音,空虚和无能为力。那是魔咒吧,是魂魄吧,让我时刻记得,这世界的巨大和我的渺小。

我是一个疯子吧,没有感情也没有任何欢悦和失落,可以随意杀人而不被判罪。不知命数几何。

奇奇怪怪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