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你摔门而去,却不许她转身离开

01

男人说,我又没有摔门而去,我又没有拈花惹草,我也没有养小三,我更没有将她打成残疾,她有什么理由离开?

男人,你是否忘记,下班回来,你不是对着手机讲的眉飞色舞,就是抱着手机聊得轻舞飞扬。你不是卧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便是呼朋唤友。你不是不醉不归,便是沉默无语。

她被工作和家庭琐事压得抬不起头来,想找你诉说一下积压的烦躁,你不是闷声不吭便是封她为“嘟嘟”。

久而久之,她想大吵一架,想发泄一下心中的郁结都没有了对象。偶尔,不过是抱怨一下,你便觉得她又 “嘟嘟”附身,抄起手机便去呼朋引伴。夜深,她辗转反侧,刷微信,看笑话,都抵挡不住那阵阵袭来的落寞。

你终于归来,带着满身的酒臭,还没等问一声怎么回来的,便呼噜声四起。独留下她在深夜里徘徊却不得安睡。

晨起,你带着宿醉,拉开家门而去。看都没看一眼,餐桌上,她精心准备的早餐。

晚上,又是重复昨天的故事。

终于,挨到个节假日,她翻了很久攻略,策划了出游的路线,却被你一句,谁节日出游谁是傻子而全盘否定。

待在家里,你从床上滚到沙发上,手机不离手。她却从卧室到厨房忙得四脚朝天,只为给你清理一个整洁的家。

整整忙乱了两天,家终于像个样子,她终于闲下来要和你聊一聊。

你始终抱着手机,不是一言不发,便是一个嗯字代表了全部。

她耐心耗尽,洗漱化妆,穿上时装赴了闺蜜的约会。逛了一天,买了衣服,喝了下午茶,吃了晚饭,夜宵时间都要到了,你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她拖着疲惫与焦虑的身体回到家,你方便面盒子摆得茶几和餐桌上都是,不明汤汁更是撒了一地。

她进门,你眼皮都没抬一下。对着那满地狼藉她突然落泪,你起来上厕所瞥见她坐在餐桌前独自哭泣。你一句无理取闹,气冲冲的回卧室去了。

02

曾经两人也如胶似漆,卿卿我我,怎奈如今却渐行渐远。连一句问候都显得多余。

那时,只要一天没听到她的声音,便如猫爪挠心。

哪怕是加班到深夜,都要和她道声晚安。

那时,一打电话便是一两个小时,从来不觉得浪费时间。

那时,每到周末两人便腻在一起,从不嫌她眼角的眼屎,哪怕嘴里的蒜臭都觉得是香的,只觉得时光匆匆,还没有腻够。

那时,从出生聊到工作,从同学聊到同事,从文学聊到政治,你觉得自己就像个演讲家有说不完的话。

那时,你洗菜,她做饭;你拖地,她擦桌;你洗衣,她晾被……

时光荏苒,从如胶似漆却走不到相敬如宾,而是从你侬我侬步入了相敬如冰。

她做饭洗衣,拖地擦桌,你躺在沙发上独抱手机。她挥汗如雨,你聊的乐不可支。

每到节日,你给通讯录、qq、微信里的所有人发问候短信,就连八百年都不联系的人也问候到了,你生怕漏了任何一个通讯录里的人,却独独忘了枕畔的她。

你在办公室侃侃而谈,在酒桌上笑容满面,独独在家里时,你不是面无表情,沉默无语,便是一言不发,愁容满面。

似乎,她是你的债权人。

03

曾经,入睡前总要听上一会儿收音机。夜深人静,主持人温暖的话语会是一剂深深的催眠剂。夜深,多的是情感倾诉类节目,一开始带着猎奇的心态,听别人的故事,揣摩别人的心理。时间长了,便觉厌烦。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爱与不爱的故事,却非要与陌生人分享,实在是没意思透了。陌生人给你的建议就适合你吗?你就真的能从痛苦中走出来?陌生人的话就真是灵丹妙药?

如今,我终于明白,她与他不是真正要去陌生人那里寻找解决之道,不过是想找个倾听对象,其实内心里他们早有了自己的主意。

生活中,朋友一大堆,却难以找到一个无话不说的。想寻枕边人,一诉衷肠,不是充耳不闻,便是话刚开头,便传来了呼噜声,或是你烦不烦,纵然有万千情绪都难以倾诉。

所以,那些情感节目,从广播到电视,从博客到公众号,多少年来,一直畅销。无数号称情感专家的人,无论经营好经营不好自己的感情,都口吐白沫,在场上给他人的感情指手画脚。

04

站在民政局门口,你似乎身在梦中,没有小三来电话,没有婆婆上门来闹,没有穷亲戚来住,更没有聊骚记录被发现,为什么就走到了这一步?不过是这个女人太作,离开或许值得庆幸。

当你孤身一人回到家里,再也没了饭菜香,没了人间的烟火气,更没了“嘟嘟”的吵闹,你本以为自己会过得自在而又潇洒。从此可以乱衣成堆,从此可以畅快聊骚,哪怕是视频都不会有人来打扰。从此可以臭袜子满天飞;从此可以喝酒尽兴,不再有电话催;从此可以夜不归宿……

可是日子只过了一两天,你便觉浑身不自在。似乎,孙悟空习惯了紧箍咒,乍一取掉觉得从此山河任我行,可是只翻了两个筋斗便觉得无趣。

酒桌上,别人的一个电话,你曾取笑个够,如今手机就像你曾经的沉默。

一个个都被电话催走,独剩下你一个不知道何处是我家?

曾经你在酒桌前侃侃而谈御妻之术,如今你巴不得成为妻管严。

独望灯火通明,却不知可以去何处取暖。

男人,不要只许你摔门而去,却不许她只身离开。婚姻里,她不怕大打出手,也不怕婆婆的无理取闹,更不怕小三找上门来,她怕的是满腔热情没处放,满心委屈无处诉。她不怕一地鸡毛无从收拾,只怕没个知心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