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小微:三个艺术小故事

哈喽,大家好,我是艺术小微,今天呢,小微想给大家讲三个艺术小故事,这三个小故事呢,是关于艺术收藏的故事。

听好多人说,只有有钱人才能够去做一个艺术品收藏家,我认为并非如此哦~今天呢,我就给介绍三位艺术品收藏家,告诉大家,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品收藏家。

第一位:日本藏家 宫津大辅 工薪族收藏家

宫津大辅图片

相信大家已经看到一些公众号在分享他的故事,宫津大辅是日本一个普通公司的职员,1994年至今,他用打工的钱收藏了超过300件当代艺术作品,作品横跨录像、绘画、装置、行为、观念艺术等丰富类型,1999年他与多个艺术家共同建造自己的“梦想之屋”。曾撰写出版《如何买现代艺术》以及《用零用钱收藏当代艺术》两本著作,而他的藏品曾在多个美术馆和博物馆展出。他的眼光非常独到,“我收藏的原则很简单,就是喜欢和不喜欢而已。很多人会去考虑这个艺术家是否很出名,有没有做过双年展,或是有没有被大画廊代理。而忽略了考虑自己喜欢的感情,但喜欢这种感情就是最简单的收藏冲动因素。” 宫津大辅认为,收藏当代艺术作品最大的好处在于可以与艺术家做直接的交流,这是深入了解艺术作品深沉意义的捷径。如果艺术家已去世,即使你是他们的狂热爱好者,你也不可能和他交流了。宫津大辅亦表示:“拥有好的收藏不是富人的权利,我是普通的上班族,我要告诉大家如何用有限的钱买更多的藏品。”宫津大辅对当代艺术的热情,始于安迪·沃霍尔。他第一次看到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时,刚跨入青年行列,在此前他只熟悉日本的传统艺术。日本传统艺术的主题通常都是美丽的女人,花或者是风景,它们都雅致非凡。但突然间看到了安迪·沃霍尔的罐头、电椅的图像。令他非常震撼。“它们与我所熟知的艺术大相径庭。”


草间弥生创作的镜框


但还是本土艺术家日本怪才草间弥生才令他成为真正的藏家。每当他见到草间弥生的作品,心中出现一股强烈的收藏瘾。1994年,当宫津大辅拥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他找到了代理草间弥生的画廊。“他们只有一幅很小的素描。虽然与现在她的作品相比价格还算合理,但在当时不算便宜。它非常漂亮。我的藏家生涯就是从收藏草间弥生1953年的那幅小素描开始的”。然后他又看中一幅草间弥生1965年《无穷网(InfinityNet)》系列中一幅大幅绘画。这幅大画当时价值65000美元,比他一年工资的总收入还多。为了买这画,他不得不在晚上“炒更”赚钱,每天拿到钱就去支付定金。这种收藏热情在别人看来似乎不可理解,对宫津大辅而言却是理所当然。最后,家人提出垫上自己的钱帮他应急,这让宫津大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吗?为什么?”原来当时日本街边满是放高利贷的广告,每个高利贷有属于自己的标志,宫津大辅睡觉时候不小心摆出付高利贷的状态,他家人见到后甚是担心,害怕他疯狂到为艺术而借贷了。“所以说在收藏道路上,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某些人某些方法会帮你解决。”宫津大辅笑着说。


韩国艺术家郑然斗作品


宫津大辅的收藏有个原则,就是收藏跟他同年龄层的艺术家,可以说他的收藏某个程度也呼应了半个世纪以来当代艺术的发展轨迹。但最让他得意的一点是他在这些艺术家们尚未成名前就以慧眼收藏了他们。比如蔡国强、奈良美智、Olafur Eliasson、田中功起、森山大道、Paul McCarthy等炙手可热的国际艺术家。在90年代,对于一个工薪阶层来说,可以说不用花太贵的价格就可以买到像奈良美智这样艺术家的作品,当然,现在奈良美智的作品价值已经非常高了。

奈良美智作品


宫津大辅的藏品大多通过画廊购买,他觉得美术界各有其职,画廊有画廊职能,艺术家有艺术家职能,他很少直接通过艺术家本人购买。“因为我不想与艺术家交流钱的问题,我觉得与艺术家有其他很多事情可以交流。”除了基本的生活费、分期房贷、学费等生活必须的费用外,他其他的钱全用在艺术品收藏上了。没钱雇佣顾问的他,只能自己逛美术馆和画廊,自己了解艺术家,发现艺术作品,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他坦言,一边收藏一边上班是非常辛苦的。而之所以支撑他持续18年收藏动力的不是想到这些艺术家是否会成名,而是希望能够结识越来越年轻的、有才华的艺术家。“我喜欢毕加索、凡高,可人家已经不在了。反过来,如果我收藏同年代成长的艺术家作品的时候,买回家以后,我觉得有一段岁月可能和这个作品联系在一起。这比金钱更宝贵,可以把这些画当成自己的日记或者是生命留存一直保存下去。


至今,宫津大辅从没想过要出售自己的藏品,即使得场大病急需要钱,也不会把它们卖了。虽然艺术是一项公共财富,但他认为他和艺术品的关系是很私人的。“如果我把艺术品卖出,就想是在出售我私人的回忆和私人感受,所以我不会这样做的。”

第二位:美国Herbert &Dorothy vogel 夫妇,无产阶级收藏家。


他们的收藏故事就算说是“传奇”也不为过。Vogel夫妇曾经一个是邮局职员,一个是图书管理员,Herbert甚至连高中都没有读完,二战期间去服兵役,之后便在邮局工作,而Dorothy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图书馆工作,一直到1990年从布鲁克林公共图书馆退休。他们毕生拥有4780多件艺术品,却没有通过买卖艺术品让自己过上优渥的生活,变为亿万富翁,而一直生活在40平米大小的房子里,和一大堆艺术品及动物相伴。Vogel夫妇是在用爱收藏,他们过的比较清贫,他们的公寓也是受政府保护的住房他的收藏有三个标准:一是要买的起,不要太贵。二是要足够小件,方便他可以手拿乘坐交通工具。三是适合放进他的小公寓。



Vogel夫妇非常喜欢极简艺术,他们的藏品里包括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手稿,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艾德.拉斯查(Ed. Ruscha),索尔.勒.维特(Sol Le witt)等等。从这些艺术家可以看出,Vogel夫妇的收藏是非常系统的。


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 作品




索尔.勒.维特(Sol Le witt)作品


后来,他们将2500件作品全部捐赠给了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如今,这2500件作品跨越50个州的50个机构,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永久刻有他们的名字。有部纪录片是专门介绍他们的,叫《50x50》,导演是日本人佐佐木惠,各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第三位:孙照(1899—1966)北京市第六中学语文教师。

孙照在世时,他本人作为教师,收藏了很多近现代作品,包括民国的一些知识分子。他家的祖上也比较殷实,其家藏之中国古代书法、绘画等珍贵文物,先后于1982年2月、6月两次捐赠中国历史博物馆,并郑重要求对于其捐赠之事,不予登报宣传,不举行授奖仪式。堂堂义举,令人仰止。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亦为永志孙照子女捐赠之义举,13年四月,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名家珍品集萃——孙照子女捐赠中国古代绘画珍品展》。展品中元代倪瓒《水竹居图》轴,为国内仅见倪瓒设色之作,堪称绝品;元代黄公望《溪山雨意图》卷,乃目前所见黄公望最早之作,弥足珍贵;其它如明代文征明、沈周、项圣谟、董其昌,清代王时敏、王翚、王鉴、王原祁、恽寿平及郎世宁等画品,亦为翘楚之作。丹青流美,造化尽收毫端;水墨淋漓,写出人间依恋,予也附庸之雅鉴,共沐中国古代绘画艺术之神韵,痛快至极也。只叹馆中藏品因经岁月之侵蚀,不堪光灯之映射,只能深烙脑海不能见诸于掘照之中。


好啦,今天的三个艺术收藏家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啦,下一期,艺术小微会继续和大家了解艺术,探讨艺术品收藏那点事,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