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还是爱,深藏于心(二十)

96
盛靳
2017.01.06 22:51* 字数 3224
图片来自网络

目录 但还是爱,深藏于心

前情回顾 19 从开始到现在

Sam缓缓起身,低头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抬手为她擦拭眼角的泪,轻轻吻下去,Anson轻柔地回应着,整个世界都是甜的。

冬日的早晨虽寒,但清。户外的一口空气,让整个人都清醒起来。

Anson一早起来烤好蛋糕,因为两个儿子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蛋糕。Sam去花店买好花之后,接了Anson往墓园的方向开去。

这是Sam第二次来这里,第一次是他们刚过世的时候。

Anson在拆蛋糕的时候,Sam把花瓶里的旧花拿掉,换上新的。花瓣摸起来依然润泽,想必也是不久前刚换上的。

“Sam,这是我先生方霖,我的两个儿子方梓涵和方梓容。” 在听Anson介绍的时候,S心里酸酸的。虽然事情过了这么久,但是站在这里,听着她的话语,他终于体会到她当初锥心的痛,忍不住为她心疼,搂着她的肩膀,温柔而有力。Anson轻轻拍拍他的手,看着照片上的丈夫,继续为他们互相做介绍:“方霖,这是Sam.”

Sam看着照片,缓慢而庄重地说:“方先生你好,我叫靳亦琛,大家都叫我Sam,想不到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在这里。你当初走得太急,没有机会同Anson好好道别,也没有时间告诉她让她好好照顾自己。”Sam顿了一下,调整好情绪继续说:“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你把Anson照顾得很好,从她平时的一言一行都可以看得出来”,Sam牵起Anson的手,继续说:“我向你承诺,在未来的所有日子里,我都会把她照顾得很好,我会让她重拾所有的欢乐,我不会再让她伤心,你放心吧。”

Anson也紧紧牵着Sam的手,看看Sam,继续对着照片说:“我会照顾好自己,Sam也会让我幸福,你不用担心我了。”说着,摘下戴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的戒指,他当初为她戴上的戒指:“我已经答应Sam的求婚。这枚戒指是当初你为我戴上的,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摘下来,就算你已经走了,我还是戴着它。现在,我把它放在这里陪你,它们又成一对了。”

不时吹过一阵风,凉凉的。Sam和Anson一起,陪着他们吃Anson亲手烤的蛋糕。

下来的时候,Sam问Anson:“我刚刚换瓶子里的花的时候,花都还是新鲜的,你应该经常来吧。”

“他们走了之后,我每周都会来和他们聊聊天,开心的时候来说我的喜悦,不开心的时候来诉我的忧愁。其实,方霖是不太喜欢花,可是因为我喜欢,他那个时候就会经常送我,现在换我送他了。”

“那以后换我来送你,好不好?”

“恩。”


Sam的毕业典礼设在早上,大家都坐在下面,等着自己名字被叫响的那一刻。

“Samuel King。”轮到Sam了,Anson帮他整理了衣服,Sam径直走上去。坐在下面的父母看着台上的儿子,满是欣慰。

“Congratulations,Sam.”

“Thank you,Professor Green.”

“Anson,他所做的改变都是因为你,谢谢你。”Eileen拉着Anson的手说。

“伯母,您别这么说。”转而看着台上的Sam,“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并不全是因为我,也因为他爱你们。”

“不可否认,是你让他变得更好,你最终能接受他,我们都很高兴,我和他爸爸也很放心,Sam就交给你了。”

Anson微笑着点点头,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但还是问了:“伯母,我比Sam大,还曾经是他的老师,难道你们都不反对吗?”

Eileen差异Anson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也在意料之中,看着她笑笑,说:“Anson,其实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介意,可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答案——是,我不介意。Anson,你谦逊、温和,从第一次跟你相处之后,我就发现你身上有太多的优点,你的魅力是由内散发出来的,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Sam会被你吸引,因为不只他,我们全家都是。并且,Anson,你是我儿子最爱的人,我怎么能反对你们而徒添你们之间的烦恼。我们所有人都欢迎你加入我们家!”

之前一点仅存的顾虑,现在通通消散。对于这一家人的爱,她只能真诚接受,并报以最好的自己。

典礼结束之后,大家都在拍照留念,三年的时光,至此就结束了。英国,让他沉淀,让他明白怎样更好地去爱一个人,让他拥有承担起整个家庭的勇气。父母,Scarlett,Anson和Sam,被定格在一张照片之中,他们的第一张全家福。

晚上的聚会算是和大家做一个告别。Sam让司机先送父母和Scarlett过去,自己和Anson后面来。

在驱车前往酒店的路上,转角处的草地上有一支乐队在演出,虽然是冬天,可他们的音乐让路过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温暖。

Sam注意到Anson一直看着他们,问:“要不要下去看看,反正这里离酒店也不远,我们可以走过去,我陪你走走英国的街。”

“也好。”Anson回答。

等Sam停好车,两人下车去寻草地中央的乐曲。

“这里经常会有一些乐队演出,无论寒暑。以前读书的时候,总喜欢晚上下课之后出来走走,听听他们的音乐。”Sam说着,把手放进口袋里,发现里面空空的,“我把手机忘记在车里了,你先过去看看,我回去拿手机,一会儿就回来。”

“恩。”Anson走过去,对Sam的计划毫不知情。

Anson站在草地中央、乐队旁边,一曲《G弦上的咏叹调》听得她仿佛痴了一般,好静、好美。

突然,四周涌出一群人将Anson围住,将她引到乐队的正前方,她整惊讶于这突如其来的人群。突然这一群学生模样的人在她四周偏偏起舞,白色的裙摆一起摆动,仿佛翠绿的草地上盛开的花,又如飞翔的蝶。又一曲结束,舞蹈随即停止。她们列队站在Anson面前,又一个接着一个分开,留出足够一个人走过的距离。Sam站在队伍的尽头。

《梦中的婚礼》响起,轻快却不失庄重,Sam缓缓向Anson走来,犹如上周在学校,他走进她一样。走到Anson面前,Sam拿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戒指,退后半步,单膝跪地。

“Anson,曾经某一刻的心动,让我的心里再无其他。我离开,又回来,都只是因为你。选择回到那间教室找你,来许下我的承诺,是因为那里是我们认识的地方,也是我慢慢了解你的地方,因此我必须回去。Anson,我想与你分享每一本我喜欢的书,我想你陪我品每一瓶我喜欢的酒,我想你陪我去每一个我向往的地方,我想让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认识你、了解你。虽然上次你已经答应了我,但我还欠你一枚戒指,我要把这个小圆环戴在你手上,永永远远。”

惊喜与感动交织,Anson微微颤抖,早已经控制不住眼眶中的眼泪,任它滴落,缓缓抬起左手,让Sam把戒指戴在她手上。

周围的所有人都默默看着他们,只有乐队还在继续演奏,仿佛只有音乐能表达当时的美好。Sam缓缓起身,低头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抬手为她擦拭眼角的泪,轻轻吻下去,Anson轻柔地回应着,整个世界都是甜的。

来到酒店之后,聚会早已开始。人们抬着自己手中的酒杯,与朋友交谈。

“哥,Anson姐,你们怎么这么晚。”Scarlett首先发现了Sam和Anson,立刻跑过来,父母看到他们随即也走过去。

“Scarlett,伯父、伯母。”Anson同他们打招呼。

“路上……”Sam才刚开口,Scarlett就发现Sam紧紧拖住的那只手上多了一枚戒指。

“哦~原来你向Anson姐求婚去了,我说怎么这么晚。还要背着我们,叫我们先走。戒指好漂亮,Anson姐,你好幸福——”说着说着,Scarlett竟流下了眼泪。

Scarlett的这一举措可把Sam吓坏了,连忙把Scarlett拥入怀中,温柔地摸着她的头问:“怎么了?怎么要哭呢?”

“没有,只是替你们感到高兴,哥哥你要结婚了。”

“傻妹妹,哥哥结婚了,也同样会像以前那么爱你,哥哥会永远在你身边,一辈子保护你、爱护你。”

“我知道,我知道你和Anson姐都会对我好好,我只是太开心了。”

“傻孩子。”Sam宠溺地看着她说。

Scarlett离开Sam怀抱,抱着Anson说:“Anson姐,我们第一次相处的时候我就好喜欢你,多希望你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当哥哥说你答应嫁给他的时候我好高兴,比任何一次收到礼物的时候还高兴,哥哥以后有你照顾了。欢迎你加入我们家!”

Anson抬起手帮Scarlett擦干眼角残留的泪水,说:“傻孩子,是你哥哥照顾我,照顾我们大家。”

Eileen挽着丈夫的手,他们站在一边,看着曾经在他们身边跑来跑去的孩子们都长大了,要有自己的家庭了。

“好了,我们过去吧”,Sam说:“我来介绍我的朋友们给你们认识——”

大家都相谈甚欢,仿佛这不是分别前的聚会,而是重逢。

Sam看到Dr.Green正从门口走来,拉着Anson迎过去。

“Hi,Sam.”

“Hi,Professor Green.This is Anson,my fiancee.”

“Hi, Anson,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see you,Professor Green.”

“Congratulations……”

Dr.Green是Sam在英国最尊敬的老师,无论是学习、生活,还是对于爱的追求,他都给了Sam不小的启发,Sam要Anson来英国的最重要原因当然是不想他错过自己人生中每一个重要的时刻,也是为了想介绍她给Dr.Green认识。

大家喝酒,聊天,跳舞,尽情沉醉于这最后的相聚。

之后的一周,Sam同Anson漫步于英国的街道,或停下来看看闻名世界的泰晤士河,或坐于街角的咖啡店,感受浓浓的的英伦风格。

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