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指尖

  我的寝室在17宿,一楼有个洗衣房,里面有6台洗衣机。今天拿着一盆衣服到目的地,只看见5个黑黑的显示器,只有一台亮着微微的红光,上面写着4,代表还有4分钟洗完。
  于是,我默默地看着仪表盘上的几个按键,琢磨了一会,当你按下一个键时,会启动一个"函数",附带着一连串的机械运动。等显示器上面的数字停留到1的时候,有个小伙进来了,"洗衣机里的衣服是你的吗"?他问道。我回答:"不是呀"。"哦,先来后到,下个轮到我洗了,我从早上等到现在了",那小伙顺带指指了角落的那个盆。就这样我们激烈的争执、干起来了。
   好吧,以上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尽管内心不是很情愿,仍勉强地说道:"那你先吧"。过了一会显示器上显式了一个亮亮的35。
  我转头一想,自己洗洗也不失为一种体验。于是,拿着盆上了4楼洗手间,回到寝室,又拿了个盆,带上耳机,撩起袖子,就开始了。刚开始触碰到水的时候,凛冽的自来水流过我的指尖,冰冷的感觉传递到大脑,但是过了一会,反而不觉得太冷了。或许是触觉,亦或是感觉。
  冬天跑步,在大多数人看来,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当你穿戴好必要的装备,真正跑起来的时候,从脚底传来的热量反而会让你在寒冬中感到异常的舒适,那是一种自然的舒适,而非从机械中传送出来的热量。
  既然最终都会合乎情理,自己何必不大气一点,别让过程变得小家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