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西游28.巧偶遇了

南天门,三位守官,早已身首异处。

暗紫色的血液漆满了这周遭的白墙,一股腥臭味在这南天门前,久久挥之不去。

这是继老君殿事件后的又一大事件,只不过,这次要恶劣的多。按太白金星的话说,这老君殿一事中,死的那都是些凡人,无伤大雅。可这南天门一事中,死的,却尽是些神仙,这显然已是乱了规矩,更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老君将这事,粉墨后禀报给了玉帝。玉帝登时捋了捋胡须,义正言辞道,“从今天开始,这天庭内外都要严加戒备,凌霄宝殿作为天庭的根基,更是要里三层外三层的给我好好守住!”

众将得令,躬身而退。

而在这众将之中,就有那托塔天王,李靖。李靖将这事翻来覆去的琢磨后,最终还是有些怕了,他怕这凡间又生了个像孙猴子一样的妖精,到时候,他再来搅的这天庭鸡犬不宁,地覆天翻,岂不又是场灾难?

想到这,李靖最终拿了个法子,那就是主动出击。既然这贼人已经潜入了天庭,那接下来,他就不会干等着什么也不做,他一定是在等待着什么机会,那既然如此,李靖这接下来的路数,便也就好说了。

但说,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敢宰了天将,还能够完好无损的潜入天庭。要说啊,也只有那么两个人了,老猪,老沙。

彼时,老猪与老沙已经是化成了官差的模样,潜入了诸神殿。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就救回春三娘。

可说来奇怪,当老猪与老沙赶到时,却看那诸神殿内竟然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多个人。老猪挤上前去,查明情况,可说一向里头打眼,他却是傻了,嗬!那诸神殿柱子上捆着的人,可不就是他那西行路上的师傅,江流儿。

一股怒气涌上来,老猪当即就要冲上去。可谁料,就在这时候,老沙却一把拽住了他。老沙以为,如今此地人员冗杂,暴露了身份,还不就是死路一条。

老猪于此暗暗的收了收脾气,又向后退了几步。

适时,老猪和老沙这才又仔细的打量起了那里面的境况。可这一打量,两人却是惊了。嗬,这里面的,既不是拷问,也不是惩罚,而是一赌局。

赌什么?赌命!赌谁的命?江流儿的命!

适时,我们眼瞧着那里面的报时官正在张牙舞爪的吆喝着,他将这汗衫往身上一披,跟着,却颇卖力气的吼道,“嗬!南边的北边的,今儿这赌局热闹,这里里外外已经是砸了有不少香火,得!咱接下来最后再开一盘,输啊,赢啊,那就各安天命了嘿!”

众仙听罢,朗声附和,跟着还真就将这香火,从衣服中齐刷刷的掏了出来。

报时官一见,登时嘴角挂着一抹诡笑,他衣服一扯,当即叫道,“雷击五千,狼食三千,来吧,死活一压,买定离手!”

老猪恨得压根直痒痒,竟又想往前冲,但好在老沙拽的紧,他这才终是没有往前挪动一步。

但说来奇怪,这众仙压着的,却都是一个活字。

他们真相信江流儿的命有那么硬?呵,看那江流儿溃烂的皮肤,断裂的骨头就知道,这赌局,它开的不是一时半晌了。

于此,报时官忽的搂过香火,跟着便大喝一声,“雷击五千!狼食三千!”

老猪急了,叫嚣着要冲上前去。但好在这时,惊雷落地,嘈杂之声,将老猪的叫嚣压了个严严实实。老沙赶忙上前阻止,跟着,这嘴里还连连嘀咕道,“不可急,不可急,师傅的命大着呢,你我要等机会才是!况且,如今我们还不知道三娘的下落,匆忙行事,纵是救了师傅,可三娘怎么办?”

老猪闻言咽口唾沫,跟着竟又咬着牙退了回去。

惊雷过,野狼去。一股焦灼之气升起,刚刚散去的众仙家,这会儿,则又慢悠悠的走上前来。他们都想看看,这个东土来的野和尚,到底有多命硬。

但你别说,这和尚的命,还就真他娘的硬。彼时,那江流儿双眼已无黑色,糟烂的皮肤骨骼更是不堪入目,但即便这样,众神却依旧看得出,他还在苟延残喘。

报时官于此笑了,“得,这和尚命硬,今儿啊,你们都赢,我输!我输成了吧!明儿啊,我们换个人赌,这天牢里还有个刚抓过来的丫头,明儿重新开盘,重新开盘!”

丫头?老猪和老沙这心同时咯噔一下,因为他们清楚,这报时官口中的丫头,自然指的就是那春三娘。

众仙一听报时官的话,登时哄笑着应声散去。

可谁料,就在那众仙散去之时,这报时官竟然当即从上衣中摸出了把刀子,这刀子寒光毕露,一看就是个杀人饮血的家伙什儿。他将这刀子抵在江流儿的脖子上,跟着恶狠狠的说了句,“好啊和尚,害老子输了这么多的香火!”

江流儿呲笑着回应,“活...活...活该。”

报时官闻言甚怒,这手腕上稍一用力,登时就攥紧刀子,向江流儿的脖颈剌去。

哧——。

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刀子刚要划开江流儿的动脉之时,老猪出现了。

他一转身,将这九齿钉耙的九根钢锥,狠狠地钉进了报时官的脊背。

报时官一口血喷出,还没闹得请怎么回事,便一口气归去了。

老沙彼时也出现在老猪身边,江流儿看的愣神,跟着却一口鲜血喷出,怒道,“嗬!再晚来一会... ...就没人给你们...找媳妇了!”

语罢,江流儿跟着却又问了句,“得,你们...咳咳...怎么知道我被抓了?”

“我不知道,我来救媳...”,老猪言语利落,刚要回应,但却登时被老沙制止了。

老沙于此摇身一变,竟登时变成了刚刚那报时官的模样。他咽了口唾沫,跟着适时回道,“救您是一件事,莫说,这诸神殿中却还有一人,等着我们去救。”

“谁?”,江流儿问道。

“二嫂。”,老沙义正言辞。

6,"http�~��O;���/��)��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