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我铁定不要回家过关啦

没临近春节就要焦虑加失眠,心情还很糟糕,一连就这样,好些年了。

很多年前就打定主意不要回家过年,可是临到头又得乖乖回去。有时,是因为一个人过年想想都很寒,就算一个人过个元旦,望着窗外的烟花,满耳灌着鞭炮声,只为自己的形单影只感到羞耻。有时,是没有好的地方,好的项目供自己春节解忧。

有时,比如前年,我刚跟我妈报告我不回家的计划,电话那边就传来呜咽声——哎呀,我的妈,咋越老还越爱哭鼻子了呢!结果是,我乖乖回去。

怎么会恐归恐的失眠健忘了呢?我嫂子跟我同岁,我两个侄女已经上初中了;邻居我的发小正在孕育第二个第二个孩子;我大学宿舍最难孕的老六终于今年在朋友圈晒出了娃的照片。前几天记得网上流传的“出生年月和孩子年龄”的计算表吗?哎哟我去!我的孩子都该上大二了,想想我马上就该当姥姥或是奶奶了,还有些小激动呢!

就这样,岁月如梭,我被活生生蹉跎了。到了除了回家,哪儿都能去的地步。这是新时代独立女性的悲哀啊!不过给单身原因定位于独立,也真是太给自己长脸了。

言归正传。今年提前谋划,铁了心不回家,再也不给那些亲戚邻居制造快乐的话题,再也不让他们似笑非笑的神情把我剥光在零下二十度的大街上。我给自己找了两地儿,一个是便宜的新马泰,飞去热带的岛屿游个泳,浮个潜,在海里哭没人看见,眼泡肿了就说水母蛰的喽!(好像谁会问起似的)一个是大东北,带上我的雪板儿,很久没让它雪道上驰骋,虽然它什么也没说,可我知道它很寂寞。

出发之前,我先回趟老家尽个孝好了。常常梦见不太好的梦,万一有一天我期望的丢掉自己没实现,先把父母丢了可咋办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